回到頂端
|||
熱門:

環境前線:連秦朝徐福都夢寐以求的反核聖地祝島

立報/本報訊 2014.03.17 00:00
■宋竑廣

去年底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綠盟)開辦廣受好評的核電影影展之後,目前正受理各界申請播放,並提供講師參與映後座談,而筆者有幸參與到非核紀錄片《祝島》的部份;若是對綠盟活動不陌生的朋友,可能會知道綠盟以前就辦過祝島相關活動,但這次以紀錄片的形式,則是更完整的呈現,以下就為大家介紹本片的基本資訊。

祝島,位於日本本州最西部的縣、山口縣的上關町,瀨戶內海西南端的海域(周防灘),是一座周邊長度只有12公里、面積7.67平方公里的小島,就好像它過去的名字「岩井島」一樣,島上土地崎嶇而少平地,水資源僅能依賴降水與湧泉,非常有限;而且颱風常從東北方入侵。

早期居民生活並不容易,靠著團結一心的意志,以人力把島上一個一個岩石給挖掘起來,在島上各邊築起石牆、做成梯田,再靠著周圍豐富的漁獲資源,作為漁業的基礎,經過蓽路藍縷的開墾,於1955年達到發展高峰,人口超過3千人;不過,就好像現在日本全國的農村或離島,人口流失,僅剩下512人(2009年4月數據),70%的人口年齡在65歲以上,有人口老化、稀少的問題。

祝島之所以稱為祝島,跟它的航海意義有關,位於關西與九州國東半島最短航路之間,從日本奈良時代便是海上交通的要衝與停靠港口,相傳在這座島上,有神官進行祭典(祝),祈禱航海安全,感謝海洋所帶來的豐富資源,也因此被說是神靈之島;傳說,當瀨戶內海上的船隻遭遇危難時,朝向這座島虔心祈禱,島上便會發出靈光、指引前進的方向。

1982年,在祝島對岸僅4公里的田之浦漁港,預定興建上關核電廠,當時祝島就有九成的居民表示反對,時至今日,30年來他們的反核運動從未間斷,也因此數度讓興建上關核電廠的中國電力公司工程延期,預定進度大幅落後;島民說:「海洋是我們的生命」、「有海有山的話就能繼續生活,所以我們不賣海洋。」

2009年10月,山口縣給予中國電力填海造地的許可,約莫這段時間,導演纐纈綾為記錄追求利益的核電廠,和在遼闊的時間流動裡的島民生活,以及兩者所對峙的海洋,於2010年拍成紀錄片《祝島》,並在之後西西里島環境電影節裡得到最優秀獎;電影官網說:「1千年後的未來,取決於我們現在的生活,而我們該做出怎樣的選擇,和生命心手相連地過日子?祝島,暗示著許多答案。」(以上編譯自電影官網)

《祝島》這部紀錄片,有很多的時間只是靜靜地跟拍島民生活,而非高密度地捕捉強烈的反核運動畫面,乍看之下,或許有人會覺得「反核」成份不夠多,倒比較接近某個島嶼的生活實錄而已,但,反過來想,島民之所以反核,不就是為了他們的環境嗎?運動的真正動力,不就是片中這每分每秒的日常生活嗎?因此,為了讓這部紀錄片、讓島民更清楚地呈現出「反核」,放映過後,我繼續向觀眾介紹祝島的自然與人文資產。

拜訪祝島的人們,首先會映入眼簾的是「石積練塀」,一般所謂「練塀」是用瓦和泥土層層相疊後,最後覆蓋瓦片完成的牆壁,而祝島的「石積練塀」,則是以大石建成的人工傑作,厚達50公分,其上有遮簷,以避免雨水滲入;另一項自然與人文結合的資產,在片中也有特別訪問維護的工匠的,是牆垣高聳的梯田(最高達9公尺),這個梯田因為維護者平萬次先生的關係,又稱為「平先生的梯田」。

之所以建立這座高聳的梯田,是因為平先生的祖父,有感於機械耕作時代的到來,欲拓展耕作面積的關係,既然要大,建材也都是選擇直徑1公尺以上的大石,在早年沒有重機械搬運的時代,以人力一顆顆搬上去,決定要建的時候,平先生的祖父說:「有米的話,人類就可以活下去。」彷彿呼應著前述電影官網的文案,考慮到未來1千年的話,現在應為之事為何?島上充滿了暗示。持續維護著梯田、年過80的平萬次先生說:「希望能讓來看梯田的年輕人感受到,鼓勵的力量。」

而比梯田更久遠的傳統資產,則是影片中一樣有出現的、四年一度的祝島「神舞」,傳說在西元886年,豐後果伊美鄉(今日本九州大分縣)的人們,奉祀著從山城國石清水八幡宮的分靈渡海回程,卻遇到暴風雨,漂流到祝島,當時島上只有3戶民家,因此機緣得以祭拜荒神(日本傳統信仰)、大歲神,開始了農耕生活,島上因此日漸富饒,為了表示感謝,每年都會以五穀種子拜祭大分縣的伊美別宮社。

而每4年會從伊美別宮社邀來20多名神職人員與樂師,共同舉辦大型祭典,以3艘神船為中心,搭配其他百餘隻祭祀船,往返於山口縣與大分縣之間長達49海浬的海面上,隊伍浩蕩,有如海上畫軸一般,這項祭典曾獲日本農林水產省肯定,頒給「想留給未來的漁業漁村歷史文化財產百選」,處在這樣的祭典裡,反核島民著眼於未來的堅持,其心意也不難被理解了吧。

祝島的自然人文資源,並不僅僅是這些,可以說還豐富著呢。以保育類動物而言,還有江豚,一種跟海豚不一樣,沒有背鰭的豚類;並非魚類、有著脊索、被認為是脊椎動物起源的文昌魚等等。

傳說也不僅只於前述,還有許多許多,據說在1914年,運送著英國王室給大正天皇即位賀禮的船隻耐爾號,在濃霧中觸礁沉沒,至今有許多人想要拖回此船,只是深達60公尺的深海難以作業,貴重的賀禮繼續沉眠海底;在祝島溪谷深處,有著至今仍存在的一種果實Cocco,別名稱為千歲,以前被認為是吃一顆能延壽千年的奇果,吸引了中國秦朝的徐福前往探求。

筆者第一次較深刻地接觸到關於祝島的資訊,是日本反核人士富田貴史於2010年8~9月來台演講祝島反核運動的時候,還記得那晚跟今年反核遊行的天氣一樣,下著不停的冷雨,富田先生說著關於祝島反核的種種困難,包括像許多弱勢抗爭者也會遇到的阻礙一樣,經過權勢者(電力公司)有心的安排,用媒體加以構陷,或者透過濫訴,對在地反核居民施壓等等,那時還是福島核災前,富田先生對於現場能有2~30位聽眾感到驚喜,因為平時他參與的反核小型聚會,只有5~6個人,類似踽踽獨行的狀態,他還帶著幾本自費印刷的薄薄的小冊子,以工本價賣給有興趣索取的聽眾。

日本常常使用連繫、心手相連的概念,在祝島反核運動裡,在富田先生的、濃縮了許多核電書籍的小冊子裡亦然;我當時翻閱的時候,只是模糊地看到,核電產業會傷害鈾礦所在的原住民等字句,完全沒有料到,福島核災兩三年之後,我會透過文章,詳細寫出書中的若干痛苦。

我覺得,富田先生就像自祝島擴散的反核漣漪,那晚跟今年308反核遊行的億萬雨滴,也都在擴散著鼓勵的力量吧,也因為意識著這一點,把筆名取為富田貴史的貴史,並在這裡誠懇邀請您,透過本片,一睹祝島庶民而雋永的反核日常。(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圖說)遠眺祝島,圖攝於2009年4月。(圖/BrackWorry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相關閱讀

【祭馬--綻放生命奇葩的福島核災紀錄片】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5839

【廣島、車諾比、伊拉克與福島──核災中的4名醫生(上)(下)】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522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5839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