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老外和視障者當響導 聽見台灣的聲音

中央廣播電台/江昭倫 2014.03.14 00:00
旅行台灣有很多種方式,台灣公共電視最近推出一個名叫「勝利催落去」的公路行腳節目,由來自美國的阮安祖和2位台灣視障朋友許哲誠與林信廷,開著一台國產老爺車「勝利803」,一起沿著台灣公路尋找在地的聲音和故事。原來,旅行中除了視覺之外,經由聽覺、觸覺或嗅覺,同樣可以進行一趟兼具人文與生活溫度的聲音之旅,感受不一樣的台灣生命風景。

(節目片段)在「勝利催落去」節目中,許哲程與林信廷在阮安祖的帶領下,開始了台灣行腳之旅,從三貂角、烏石港、鹿港、麥寮,由北往南、再向東走,一切都顯得相當新鮮。

◎聽覺的行腳之旅

許哲誠是先天視障者,也是一位鋼琴家,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到國內、外演出,甚至參與表演工作坊「彈琴說愛」舞台劇表演,舞台經驗相當豐富。不過,主持節目、甚至要行腳台灣,卻是許哲誠的「處男秀」。

當初聽到被邀請擔任行腳節目主持人時,許哲誠第一個念頭是「我可以嗎?」而且還是跟一個老外搭檔,不過,他還是抱著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很快就答應了。許哲誠:『(原音)那時候我一聽到行腳節目,我就很驚訝了,為什麼?我就想說視障朋友去錄行腳節目,沒聽過,然後第二個是我可以嗎?就是對自己很沒有信心,可是又很期待。』

「勝利催落去」是長期參與聽障、身障節目的資深製作人陳傳惠又一個新的作品,她希望藉由一位明眼人和視障朋友的搭檔,讓觀眾了解視障朋友也可以用不一樣的感官旅行台灣。陳傳惠說:『(原音)我們想要告訴觀眾是說,旅行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層面,不見得一定要用看的,所以我們才會選擇視障主持人的這樣的方式說,他可能用聽的、用嗅覺、用觸覺,其實這也是他旅行的方式之一。』

◎視障者行腳初體驗

因為主持行腳旅遊節目,許哲誠嘗試了很多第一次,包括相當刺激的海上衝浪,讓他印象深刻。(衝浪片段)

這一次的衝浪初體驗,讓許哲誠對生命有了新的體悟,深深感受到生命的渺小。他說:『(原音)我那時候的感覺就是我是微小的,我永遠不要覺得我是最大,我永遠不要看輕週遭所有事物,而且要以尊重的態度來看, 真的體悟一些道理,真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另一位視障主持人林信廷,是運動員、也是一位舞者,因為家族遺傳疾病,長大後才逐漸看不見。他表示自己以前是「看」世界,現在只能依靠聽覺來感受所處的環境,透過擔任節目主持人,他終於嚐到了第一次插秧、第一次踩在泥土上的感覺。林信廷:『(原音)去接觸就了解說原來插秧那個田其實我從沒有踩下去過,哇,怎麼那麼特別感覺!因為它的土非常軟,像沼澤,上面又覆蓋十幾公分的深度....』

林信廷說,這次的主持經驗讓他發現,旅行除了外在的放鬆之外,也讓他對於台灣這塊土地有更多了解和認識,非常有價值。

◎聽見台灣聲音

在「勝利催落去」節目裡,陪伴許哲誠與林信廷2位視障朋友一起搭檔的是來台17年、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的中央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阮安祖。阮安祖說,這個節目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究竟「這是一個明眼人帶視障者、或是一個台灣人帶著外國人旅行台灣的節目」?

因為主持的夥伴是視障者,阮安祖在行腳的每個地方、採訪每個人物或故事的同時,都必須向搭檔解釋並形容他們在現場所看見的人、事、物,帶領他們一同參與。(節目片段)

這樣的特別過程,讓阮安祖深刻體驗到,過去他到一個地方旅行可能只是走馬看花,現在卻學會用不同的感官體驗旅行的樂趣。阮安祖:『(原音)我們站在附近一個山丘上,我站在那邊看海邊,他說那海離我們這邊多近呢?因為我這邊一直在形容,有海邊,那邊可以看到一些房子,有些高的、有些矮的,那邊人有些在衝浪,那邊有些船啊。(他說)我聽不到海浪,應該蠻遠的喔?我就說對啊,沒有很近啦,我想說有2公里嗎?有3公里嗎?然後有時候我可能就用他的手讓他知道方向,就說喔日落,太陽在那邊,我會把手指那個地方;或是這個海灣有多寬,我就會把他的雙手打開,讓他知道有多寬。』

製作人陳傳惠也舉許哲誠為例,說許哲誠是個超級聲音愛好者與收集者,他對聲音的敏感,總是帶領身邊的明眼人進行一趟不一樣的台灣聲音之旅。陳傳惠說:『(原音)第一集裡面有一個仙洞巖上面,就佛手洞上面有一個可以眺望基隆的地方,然後他們就在那邊聊,因為遠處就有輪船,還有卡車,他說我覺得輪船的聲音好像低音號什麼的,卡車喇叭聲好像伸縮號,我們就說真的耶,你沒講我們都沒有聽到,然後他們2個就在那邊學低音號和伸縮號的聲音,2人就開始合奏了起來。』

◎旅行的意義

「勝利催落去」花了將近半年時間拍攝,每個人在過程中都收穫滿滿。林信廷說:『(原音)它能夠去呈現一個給觀眾看到當你在這一個旅行的過程裡面,也許你看到一個視障朋友他是怎麼樣用不同的感官來享受這個旅行,或是認識台灣每個地方不同的特色。也許他能提供給一般的觀眾就是說如果下次你也去旅行,在這個地方,或不管任何地方,也或許有很多地方你重複去了好多次,可是一樣的地方你用不一樣的心情、不一樣的感官、不一樣的角度去看,或是去感受你旅遊地方的話,我想你可能有不一樣的感受。』

許哲誠笑說,因為這次主持經驗,他變得「叛逆」了,開始想要嘗試更多旅行,從中累積更多音樂創作的靈感。

阮安祖說,他來台灣很多年,去過很多地方旅行,這次因為有不一樣的朋友同行,意義特別不同。他鼓勵所有人在旅行時應該邀請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同行,用不同的角度看這個世界。阮安祖說:『(原音)很多時候,我們跟一群朋友出去玩,其實我們忘了旁邊的人也可以給你訊息或者給你解釋世界的方式,所以你看這個節目,你可以完完全全覺得這是一個視障節目,也可以跟視障沒有很大的關係。』

美國小說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曾說:「旅人的目的地並不是一個地點,而是看待事物的新方式。」「勝利催落去」是個提供觀眾了解視障朋友旅行的方式,卻也讓一般人體驗什麼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節目片段感謝公視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