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房屋繼承 吳宗憲 募款

戰火區讀書 黎國學生難上學

立報/本報訊 2014.03.13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走在巴布特布班尼中學(Bab el-Tebbeneh)的操場上,校長彌爾(Houssam el-Meer)保護戒慎地看著他的學生。孩子們有的往彼此身上灑水嬉戲,有的在打籃球。突然間,不遠處傳來巨大槍響,孩子們開始尖叫,四處奔逃,尋找安全處庇護。校舍裡的孩子們肩上背好書包,跑到戶外,準備回家。「回到室內,什麼事都沒發生。」彌爾大叫。

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這所位於黎巴嫩北部大城的黎波里(Tripoli)的學校,正位處賈巴莫森(Jabal Mohsen)地區和巴布特布班尼(Bab el-Tebbeneh)區的戰火前線中間。

賈巴莫森的大多數居民屬於阿拉維特(Alawites)派,該教派是伊斯蘭什葉教派的分支,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即屬此教派。賈巴莫森的居民在內戰中支持敘利亞政府。而巴布特布班尼屬遜尼教派,支持敘利亞反抗軍。

這兩個鄰近地區的衝突可追溯到1975年至1991年間的黎巴嫩內戰;但敘利亞內戰重新點燃起兩地之間的緊張情勢。自2011年起,雙方已發生了18起武裝衝突,數百人因此喪生。

「看看這個,操場上竟掉下一顆砲彈。」彌爾指著操場中間一小片碎片說:「水塔被狙擊手的槍火給刺穿,讓校舍的屋頂開始漏水。我們必須經常更換學校的窗戶,或請木匠來修理在衝突中弄壞的設備。我們只能做最基本的修繕,因為我們的錢不夠。」

戰亂波及校園 學童安危堪憂

的黎波里是黎巴嫩最貧窮的城市之一,巴布特布班尼則是其最貧困的區域。貧窮和暴力迫使當地兒童離開教室。當衝突爆發時,學校被迫關閉,學生須留在家中。

當戰火衝突變得太過激烈時,黎巴嫩政府甚至必須護送兒童放學,以保護兒童不會成為槍火的攻擊目標。彌爾表示,去年該校只開放了98天,正規學年一般來說應要有175天。

因此,該校大部分學生的學業都落後平均表現,許多人在完成教育前就中輟或轉學。彌爾表示,4年前,學校有1,200名學生,但現在只有6百多人。

「從1月起,學校已經被迫停課2週。每年學校的行事曆都比預期中要完成得要少。這對孩子們的教育造成障礙,特別是他們必須要通過測驗,才能進入更高級的課程或大學。」彌爾解釋。

現年30歲的阿索姆(Lama Assoum)在巴布特布班尼中學擔任英語教師3年。她表示,在這樣的環境下教學是一大挑戰。

「這很艱辛,特別是如果你突然聽見槍響和爆炸聲,你就要快點逃命。當學生聽見戰火一起,他們開始尖叫,他們只想回家。情勢很緊繃,每個人都很緊張。孩子們無法學習。他們心想的只有街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說。

14歲的達伍德(Ahmad Dawood)靜靜坐在課桌前寫著筆記,台上老師正在講課。小小的教室非常簡陋,灰牆上貼著孩子們的塗鴉,黑板上還留有彈痕。

「有時我們正試著要專心讀書,突然間戰火又爆發了。槍手對學校和學生掃射。我一個朋友在巴布特布班尼的另一所學校讀書。他在回家路上中彈。」這名青少年囁嚅地說。

「上學當然很重要,但這裡的情形讓上學變得毫無意義。我們沒有什麼好思考,也沒有什麼要達成的目標。沒有未來。在這裡,你根本無法保證自己2年後還活著。你如果到外頭散步,還能活著回家,就已經非常開心了。」

身處衝突 使孩子投身戰爭

在面對賈巴莫森的教室中,牆面和窗戶全是彈孔。在其中一扇門上,有人用黑筆寫上:「巴布特布班尼遜尼雄獅只會在真主面前屈膝稱臣。」

學校的守衛是名當地的30歲瘦長男子,他也是加入巴布特布班尼民兵的戰士。他表示,他在戰火開始時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孩子們和教師帶離學校。

「有時我們在學校周圍進行戰鬥。如果我們不戰鬥的話,誰來保護我們的家庭。」他問道。

英語教師阿索姆不同意這種說法。他說衝突只會激化兒童間的宗派緊繃和仇恨。「這裡的所有學生都是遜尼教派。他們恨另一方。有天有名學生問我是否是阿拉維特派信徒。他說如果我是的話,他就不會在這所學校讀書。」她回想。

達伍德與朋友坐在一起,他對於這場衝突的起源有強烈意見。

「這是一場開放性的戰爭。永遠不會結束。我們是敘利亞戰事的受害者。我們永遠都是嫌疑犯。我們是那些為的黎波里外發生的事所付出代價的一群。」他解釋。

「當我看到母親們哭泣,人們受傷,屍橫遍野時,當然我也會想要加入戰鬥。」他說。

(圖說)黎巴嫩的黎波里巴布特布班尼地區(Bab el-Tebbeneh)的孩童正逃離戰火,圖攝於2014年2月20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