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輕鬆看台灣和KANO的電影

民生@報/蘇嘉祥 2014.03.07 00:00
圖:電影KANO的宣傳劇照。(本文同時刊載在2014年3月7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圖下:1931年參加大阪甲子園棒球賽的真正嘉農棒球隊,全體球員合照。(蘇正生提供)

圖下下:1942年參加滿洲國「日、滿、華三國田徑賽」的6位台灣選手,左起:楊基榮、張星賢、林朝權、王象、董錦地、張立三。。(蘇嘉祥/翻拍)

【文/蘇嘉祥】19世紀末的台灣很動盪,清政府打輸了一場戰爭,把台灣割給日本,是福是禍?到現在已過一百多年還講不清楚;最近有關電影KANO使用的「發音語言」、「三族群湊合打一隊」引發許多論述,有人批評編劇、監製、導演等誤導意識型態,過度美化日本民台灣,其實如果深入瞭解1930年前後的台灣時空環境,及電影文化的特殊表現手法,讓歷史來講話,讓體育歸體育、電影歸電影,政治人不必太緊張。

類似台灣人運動員打贏日本人的事例很多,1931年還有台中商職畢業就讀早稻田大學的田徑選手張星賢,在日本國家隊選拔時跑贏所有日本中距離選手,取得參加1932洛杉磯奧運資格;在日本的橄欖球名將柯子彰,以一位在早稻田大學就讀的學生成為日本國家橄欖球隊隊長,打敗前往訪問的英國隊。更有范姜廷運的軟網隊在東京明治神宮選手權(相當年度國家錦標賽)打敗所有日本人得到冠軍。

他們都是在所謂的「日據」或「日治」時代的台灣青年,擊敗日本菁英成為技服東瀛的台灣真好漢。平心而論,監製魏德聖以很漂亮的手法,拍出他很擅長的台灣日系電影,這部棒球戲有了棒球導演馬志翔助陣,加入許多運動因素,很成功。

1942年日本已經佔領中國的東北三省成立滿洲國10周年,在「新京」長春辦了一場體育大會,舉行一場「日、滿、華三國田徑對抗賽」,當時發生一件很有趣也讓人感觸萬千的場面,有六位來自台灣的田徑好手,居然穿著代表「日本」、「中國」、「滿洲」的制服一起下場競賽,就是沒有人穿「台灣」的。

這六個人都是後來台灣政壇、商場、體壇、教育界有名人物,有圖為證,他們是左起:楊基榮、張星賢、林朝權、王象、董錦地、張立三。當時楊基榮、林朝權、董錦地、張立三在北京留學,穿著代表「中國」的五族共和旗,張星賢(左二)在滿洲鐵路上班,穿著滿洲國制服,只有從台灣直接來長春的王象穿上旭日的日本征衣。

六個台灣郎在長春看到當年中學時一起比賽的故友,如今分別代表不同「國家」,我想他們一定有如今天台灣辦全運時,看到老鄉親或朋友穿上不同的縣市制服一樣,頂多只是問問:「福利有無較好?」

運動員和所有上班族一樣「逐水草而生」,客觀的、後天的有時不可太拂逆,否則遭來殺生之禍,而且大環境有時不是一個人可以左右,作為運動員全力以赴,上場拚命爭勝,得到冠軍、掛上金牌才是成功,別人才會瞧得起,你才有揚眉吐氣的機會。

台灣史只是人類有文字記載中,微不足道的一個小逗點,三、四百年歷史並沒有在歷史長河掀起什麼波紋,更是地球數十億年生命中的一眨眼光陰,就讓電影留下一些回憶吧。

嘉義農林快要過90周年校慶了,這所1920年前後成立的學校當年是為有效在嘉南大平原量產更多糧食,養活更多台灣人而設,當年有資格就讀嘉農的人,都是各地方優秀子弟,今天很多台灣人的長輩都是當年初試通過光榮入學,學校培育了許多人才,如前台南縣長胡龍寶及政壇聞人蔡鴻文、劉金約等。

電影強調嘉農日籍教練深入分析該校特性,發現這支全台灣首見,也可能是全日本、全世界僅見的由漢人、高砂族(原住民)、日本人三族湊合的球隊,居然有棒球領域中最珍貴的「強大投、打」、「快捷跑壘」、「優異防守」的三種體育特質,如果善加訓練、發揮特長,必定可以練成一支他在日本從沒見過的球隊。

事實上,日本教練的想法和最近幾年台灣體育運動電影「翻滾吧男孩」、「拔一條長河」的熱血教練沒有兩樣,他們只是以堅毅刻苦的精神,加上聰明睿智的思慮練就了一支成功的體育團隊,打敗所有當年台灣島內所有純日本學生組成的嘉義、台南、台北棒球隊,並且在甲子園三勝一敗,得到亞軍。

人類歷史有殺燒擄掠,有侵略、併吞、殖民、復國…,悲歡離合無時或止,中國五千年歷史也有春秋戰國、秦一統六國、元滅宋、清滅明,現在也有俄羅斯欲借故再收回當年放出去的烏克蘭…。歷史歸歷史,輕鬆看待KANO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