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一身債、三萬創業、年進帳二千萬 大發嬰兒財的骨力人生

NOWnews/ 2014.03.06 00:00

李鴻典、彭夢竺/專訪

「所以說,只要不『唉』,人生不會百事『哀』」,我擅自為這次的訪問下了這個結尾,瀚可拔兩手托腮,沉思一會兒後,用力的點了點頭。

從三萬的成本開始,到去年創下年營業額二千萬,人稱「瀚可拔」的曾大衛,雖然謙稱「這一行毛利本來就相當不錯啦!」但其實,用三年多時間,打造愛妻口中:這是他人生中最後一擊!成功,並非偶然,背後隱含許多不足為外人道,只有夫妻倆能真正懂得心酸與辛酸,慶幸的是,兩人不低頭的個性,成就了今天。

「我現在藝名叫做『瀚可麻』」認識了十多年,我還是習慣喊歐芳宇一聲「小宇」,曾經在電視製作圈發光的她,在與大衛相識相戀結婚後,毫無準備情況下,意外懷了老大曾瀚可,或許是工作壓力加上日夜顛倒,小宇不像很多準媽媽,在迎接新生命時,做足了前置作業,瀚可來得太快又突然,似乎急著跟爸媽見面,他早產了。

「當初還以為是可愛的蘋果臉,沒想到是早發的異位性皮膚炎」瀚可兩個月大時,夫妻意識到兒子有嚴重的過敏體質,奶粉只能喝水解蛋白,副食品開始的時間也較一般寶寶遲了兩個月,對育兒工作毫不在行的小宇,更是誤觸地雷「吃了不新鮮的雞肝泥,害他腸胃炎、體重直直落」,自此,小宇決心扮演好瀚可麻的角色。

一樣一樣手做食物泥、徵詢了專業醫師,經過近半年時間,小宇總算逐漸將阿可的體重調回來。在「為兒做菜」的過程中,她發現,每天都要花近3小時調製副食品,真的費時又費工,加上,此時肚子中的女兒漢娜已然悄悄來臨,她開始擔心自己將來回到職場後該怎麼辦?於是她上網找答案,這才發現原來日本有許多主婦會將嬰兒食物泥製成冰磚,要吃的時候,只要取出製作好的,就可輕鬆快速上菜,且還有搭配變化。

不久,歐芳宇在跟媽媽商量後,決定以自己照顧兒子的經驗,開始製作食物泥並透過網拍販售,幸運的是,第一天就接到第一筆近千元的訂單,讓她有信心拿出僅有的三萬可運用的存款做為創業基金,雖說是開業,但歷經不久前果汁店的挫敗,小宇對於金錢格外謹慎。

正當「家庭式生意」開始逐漸成形,訂單也多到忙不過來,就在產下漢娜前,她居然罹患罕見的「產前乳線炎」,加上漢娜也是提早報到,歐芳宇這段期間幾乎是在醫院度過,照顧小孩的責任就自然落到曾大衛身上,經評估後,他決心將小宇開創的副食品網拍生意擴大。「說實在的,那一刻,我只能決定做或不做」,各種壓力紛踏而至,當時年紀已將跨進「知天命」之年的大衛,縱使身上揹著近四百萬的債務,他還是下了往前一博的決定。

其實,訪談前,小宇私底下要求「不要問過去生意失敗的事」,她怕先生回憶起這段不堪回首的過往,同樣經歷過失業痛苦,這種「不捨」我懂,只是,我還是殘忍地剝開傷口,因我想聽聽今年已經五十歲的曾大衛,是如何在人生的「砍站」中堅強向前。談起這個轉捩點,種夫妻在片刻眼神交流後,「舔拭傷口」的大衛緩緩道來,「主要是個性問題啦!」他不願就此過著只能工作還債的日子,以後孩子要怎麼辦?因此,決心將家庭式的四人小手工,一步到位,擴大成中央廚房式,「反正最糟也是負債再多一些」。

此外,雖然歷經果汁店慘賠,但大衛還是在做生意過程中累積了不少東西,自己本身也開過設計工作室,而小宇在做網拍時,他雖沒有參與,但人生的歷練,以及小宇網拍成長的軌跡,讓他嗅到嬰幼兒食品是門可做的生意,既然要做,就要玩真的,且,他自己身為早產過敏兒的爸爸,對於吃的格外重視,擁有中央廚房是必須也是必要的,「販售寶寶食物,很多時候,不是只有錢的問題」。

或許是老天爺看見兩夫妻的努力,每天從睡醒到睡前都在工作,第一個月就回本、也賺錢。大衛輕描淡寫地說,食品業沒有秘方,需要的是時間的累積,他也感謝吃好道相報的爸爸媽媽們,用口碑為瀚克寶寶打下堅定的基石,目前,平均每個月會有兩千筆訂單,去年營業額更是高達新台幣兩千萬。

除了去年在捷運南京松江站開設實體門市,分攤網路經營的風險外,他們想讓更多沒有時間親自替家中寶貝烹調人生第一道料理的爸媽,找到可靠又安心的食物來源,「以我們的經驗來幫他們注意細節」;目前的據點,雖然有五層樓,但顯然已經快不夠用,曾大衛讓出自己的辦公室將改建為冷凍室,今年母親節當天更將在捷運新埔站開設第2家實體店面,「我也打算在目前小宇媽媽重植無毒蔬菜的農地附近,建立廠房,我的目標是每年可以開3家,以全台灣共20家為終極目標」。

我問他,成功的祕訣究竟何在?他想了想,露出淡淡地笑,其實就是肯拚、耐磨、願意耗;其實,雖然大衛沒說,但我已看出,小宇口中個性龜毛的大衛,即便在受訪當天,還是進廚房檢視了今天的食材,與每個員工交換意見,凡事事必躬親,要給小孩吃之前,自己一定先嚐過,這種「頂真」跟謹慎,或許正是他成功開創事業的「棉角」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