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工頭堅:對世界好奇,所以旅行

蕃騰人物/周宜樺 專訪 2014.02.20 09:33

廣告+IT+旅遊的故事達人

剛出社會時,工頭堅趕上台灣廣告業興起的時代,投身做廣告導演,有了一番成就,後來看見美國網路這股潮流趨勢,從頭學習科技新知,為台灣引進「部落客」模式,就此奠定工頭堅「資深部落客」的名號。然而,再順遂的道路難免會遇到一次小顛簸,一波低潮襲擊讓工頭堅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標,「小時候爸爸就是名導遊,家裡在開旅社,有美軍、日本人…我小時候在充滿異國氛圍的環境下長大;對閱讀的熱愛、想當漫畫家所以對說故事的嚮往…種種因素的累積,讓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所以我旅行,也是為了滿足這份好奇。」於是,工頭堅像是誤打誤撞般地繞回原路,以另一種方式「繼承」爸爸當年的職業,開始當起導遊,「那時候覺得,人生過了一大半,但我還有好多地方想去!」。恰巧,又碰上台灣旅遊業成長階段,工頭堅成為新一代「旅遊達人」,可說是繞了一圈,終於找回自己的旅遊夢。(工頭堅/圖 欣傳媒提供)

「旅行的意義,可以說是體驗不同文化下的生活面貌。」眼前的工頭堅雖然已是身經百戰的旅遊界老鳥,卻保持一貫平和的口吻談旅行,「我還不算是資深,在我前面還有更多資深的前輩,有時我和他們聊天,他們說去過了好幾百個國家,我還沒去過那麼多,也還有很多想去的地方!像是到南極看企鵝、到北極看極光,…。因為對世界的好奇,我很喜歡去想像,如果我是住在那個地方的人,生活會是如何?但世界上這麼多國家、城鎮,人生只有一次,藉由旅行,就可以去體驗一次當地人的生活;其實,如果我是一個人去旅行的話,就會讓自己隱沒在人群中,真的假裝自己是個當地人。」透過旅行,工頭堅滿足了這樣的浪漫想像,但也看見理想:「出國旅行,看見不一樣的生活,才能有比較,看看台灣哪裡好或不好。以前台灣也就是這樣,透過很多人出國旅行,看到別人哪些值得學習,帶回來讓台灣慢慢進步。」

「我常說自己有『資訊不足恐懼症』,每次帶團出發前,都會想盡辦法蒐集資訊。我又很喜歡買書,錢都花在買書上面,但出國旅行帶書很不方便,都會先掃描存檔在平板裡,出發時一邊看。」從小就愛閱讀的工頭堅,養成了多元吸收知識的嗜好,又加上過去以廣告、部落客起家,不知不覺中都像是在為今日的自己準備做好一位「故事型」領隊:「我帶團、對待客人,其實就像是在對朋友講故事、那份自己初到此地的感動,可以說是位素人旅行者,和大家分享旅行的故事。」

招收徒弟中 工頭堅傳承招牌行程

※威尼斯嘉年華/圖 工頭堅提供

工頭堅準備開拓一些新景點,但同時也想把自己的「招牌」傳承下去,例如突尼西亞、以色列、吳哥窟、威尼斯…等等,「我現在每年都會回去威尼斯,還是會覺得,沒有第二個城市能和她一樣漂亮。記得十多年前第一次到這,就受到很大的震撼:『怎麼會有人把一座城市蓋在水上呢?』當然,去了解她的歷史後,就能體會更多,原來他們當初是為了躲避從東入侵的匈奴人…。」將故事融入景點解說中,帶旅客們走一趟深度文化之旅,就像工頭堅之前讀完彼得梅爾的《山居歲月》後,感觸良多,便想到法國走一趟;後來帶團到了當地,真的就拿出準備好的一本《山居歲月》,為旅客們現場朗誦一段,「不過當然是搞笑式的朗讀,沒真的那麼文藝啦!」

※法國普羅旺斯賽農克修道院/圖 工頭堅提供

談到自己做領隊這行是如何打出好口碑,工頭堅思考良久,回答應該是「服務」:「舉飛機座位為例子,一團出發的時候,每個人拿到的機票座位不可能都和認識的人坐一起,那當你是領隊的時候,就要想該怎麼做:『要換,還是不要換?』那如果要換的話,有的人可能原本是坐靠窗或靠走道,他們不想換這個『格局』,那你就要想辦法,不動到他們原本的『格局』,又讓認識的團員能坐一起;我覺得,這也算是一種能讓客人感到貼心的服務品質。」

堅持提供高品質服務的帶團方式,讓跟著工頭堅旅行的旅人們,能在旅程中任何細微之處感到幸福,「如果要說我帶團有什麼風格的話,應該就是不怕麻煩吧!有著能和旅客將心比心的態度。」非旅遊本行出身的工頭堅,在外人看來難免覺得這人未免也太幸運,總是跟對時勢,為一身才華找到用武之地,但工頭堅也提到,自己也並非天生會當領隊:「當領隊真的有很多能力需要培養,例如危機處理、隨機應變能力…等等。一開始我並不熟悉這個行業,甚至還會自掏腰包,請公司派一位導遊給我,帶團的時候能一邊學,看導遊怎麼說。事實上,我以前願意去參加其他行程,是在投資自己,到現在我還是覺得,真正想朝旅遊發展的人,這是個必要的投資。」

追求生活品質的景點,推!

※在澳門尋訪古蹟/圖 工頭堅提供

「今年的目標,一個是想去古巴,畢竟他們是世界上僅存、或說少數特殊政治體制的國家,想趁他們快開放前去看看。另外一個,是我發現東歐愈來愈多小國家出現,剛好歐洲鐵路有個『Europass』火車票,可以21天搭乘到歐洲幾十個國家,我滿想去挑戰這件事,也可以說是單純地回到流浪的心情。雖然沒辦法深度地看,但我現在大部份的旅行都是有個單一目的,可能是為了吃和牛、為了看某個展覽…;像這樣21天的歐陸旅行,就是單純地享受城市間的移動。」

和「旅遊達人」工頭堅聊起工作外的旅行,他提到:「我老婆也喜歡旅行,我們會有個默契,讓彼此有時有、空間去一個人旅行;一起旅行的話,因為她喜歡設計,所以我們就會一起看設計展、到有特色的咖啡館或書店,然後花很多錢在買書上…,沒辦法,真的很愛買書!」然而,身為達人的工頭堅其實也並不排斥「跟團」:「我還是會參加團體行程。之前我就參加公司的日本合掌村行程,那次還偷偷遞名片給導遊,跟他說『我其實是同事啦,不用特別照顧我!』所以其實我還是會享受那種徹底放空、放鬆的感覺,就是單純地欣賞風景、看看這個新的地方,好好地享受,不去想太多。」

※加拿大溫哥華街道的櫻花景色/圖 工頭堅提供

採訪周遊列國的旅人們,總是必須問問他們最喜歡的或最推薦的景點,不免俗地,工頭堅也得碰上這道難題,然而他的答案很特別,是他心中私藏的「兩個家鄉」:「以前年輕的時候比較好回答,因為那時候去過的地方比較少;但現在去過的地方多了,會覺得每個國家、城市都有她的特色,如果真的要講一個地方,我的答案可能會令人有點意外,我會說是讓我最懷念的加拿大溫哥華。春天的時候櫻花盛開,一座西方的城市帶著東方的色彩,非常美麗,加上生活機能便利,人口不擁擠,有山有海,天氣暖和的話隨時曬太陽,從鬧區到沙灘只要走十分鐘…。」而說到國內景點,工頭堅推薦自己的家鄉──宜蘭:「有時候我到宜蘭,就會想到溫哥華。宜蘭的城市規劃很嚴格,限制蓋工廠,怕破壞景色和環境,從這裡就可看出一個縣市對「追求生活品質」的規範。雖然我在溫哥華和宜蘭住的時間都不長,但某種程度上,她們對我而言都有著『家鄉』的象徵,一個是讓我體驗到生活品質的城市,另一個則是我對家鄉的嚮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