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賴清德掀起統獨大戰自曝其短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4.02.10 00:00
對中央執政權充滿企圖心的賴清德,在農曆年節前夕,公開批判教育部高中歷史課綱微調,下令要求台南市轄內四所市立中學,全面禁止使用新版課綱。

賴清德動作之猛,讓民進黨中央在尚未充分溝通的情況下,就逼得另外五個綠營執政縣市非表態不可;動作之快,讓民進黨中央在還來不及討論未來學生該如何面對「中央統一命題」的大學入學考時,就倉促擺出與馬政府對抗的姿態。

換言之,儘管課綱調整的主體,應當是聚焦在「學生」身上。但是,這場由賴清德主導的反抗行動,卻是在忽略對學生權益重視的情況下,就讓民進黨站上反殖民史觀,揮舞著「反去台灣化」的大旗,以教育為名,製造一場政黨意識形態之爭。

如果說,教育部新版課綱調整案的內涵,確實如同賴清德所言,是惡意扭曲客觀史實,全面性去台灣化,重回戒嚴時期的大中國史觀,那麼,這場不配合運動就值得喝采。

但是,如果事實並非如此,是否就代表賴清德這麼做,只是在製造仇恨的稻草人,任由長期存在心中的「台灣民族主義」喊殺喊打?

賴清德說,馬政府修改高中歷史課綱,犯下三個違反。

第一是違反規定,因為教科書修訂的使用期限是六年,但現行課綱是在2011年才修訂,怎能時間未到就先更動?

第二,馬英九作為元首,理應團結國家,怎能製造社會對立?所以這是違反承諾。

第三,賴清德說,中華民國領土只有台澎金馬,不包括中國大陸,所以新版課綱違反現實。

先不論課綱更動了哪些內容,但是,賴清德所謂的三個違背,立論基礎就有問題。首先,使用期限六年,不代表課綱需使用滿六年才能更動,提前修訂,不等於違反規定;再者,賴清德所謂馬政府修改課綱是在製造社會對立的說法,其實是站在台灣反殖民史觀,將中華民國視為等同於荷西、日本、中國的外來政權,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對立」問題;所以,賴清德在說馬英九搞對立的同時,自己是否也犯了同樣的問題?

同時,中華民國領土真的只有台澎金馬嗎?沒錯,現實主流民意的認知是如此;但是,中華民國憲法領土範圍,確實囊括了中國大陸,賴清德為何刻意忽略這點?是因為不小心忘記了,還是,他有意藉由迂迴隱晦的方式,主張台灣應走向「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極端台獨路線?

賴清德會這麼做,所為為何?是意識型態作祟?還是想藉此議題墊高政治高度,替未來預留選情炒作糧草?只能說,他這項作為,形同是讓自己走上深不見底的兩岸鋼索上,就算贏,也贏不多;但一旦輸了,卻可能賠上自己更上一層樓的政治生命。

在台北媒體的形塑下,賴清德在擔任大台南市長短短不到一年,就隨著PTT網民的起鬨,將他冠上「賴神」封號。從此,無論他是停車叫119、搭高鐵時請服務員給一名血壓下降的乘客喝溫開水,都讓台北媒體若有似無的以「仁醫精神」,佐證「賴神」封號。

隨著「賴神」效應擴大,民進黨內開始湧現一股「天命」之說,認為他就是有當總統的命,所以,才會經常的天時、地利、人和,擁有每次做善事就被人PO上網的好運氣。所以,這也使得現在的台北媒體在稱呼賴清德時,除了台南市長、賴神之外,經常會一併冠上「蔡英文2016副總統人選」的稱號。

所以,這些現象,加上賴清德私下對友人釋出角逐大位的想法,確實是讓綠營內部對他的未來充滿想像,對他也是竭盡保護之能事。

只是,這樣一位深受新潮流擁戴、備受外界期待的明日之星,是不可能永遠躲在保護傘底下。例如,這次賴清德單挑教育部,嘗試推翻新版高中歷史課綱的作為,就必須受到嚴格檢視。

在民主時代,賴清德當然有權力大聲喊出自己的主張,但是,不過就在去年的7月18日,賴清德在華航開闢台南直飛香港航線之際,親自率領市府官員參訪香港,並首度向北京當局喊話:「如果為了市政需要,未來不排除訪問中國大陸」。

請注意,賴清德當時稱呼對岸的用字,就是現在他拿來批判馬政府搞對立的「中國大陸」。這不禁令人納悶,為何當教育部修訂高中歷史課綱時,把「中國」改為「中國大陸」,就是去台灣化、重回戒嚴時期搞對立;但是,當賴清德在香港喊出「中國大陸」時,就變成守護主權愛台灣?

賴清德與教育部新版課綱,講的不都是同樣一句話嗎?怎麼有如此差別?

高雄市長陳菊在2009年5月時,登陸拜會北京市長郭金龍,當面邀請對方出席高雄世運開幕典禮,順利完成破冰之行;未料,才隔了幾個月,陳菊以替八八風災災民祈福為由,邀請達賴喇嘛來台,儘管是基於宗教人道立場,但仍因為觸碰到北京政治高壓線,讓高雄從此受到對岸全面抵制,造成的經濟損失重創在地觀光業。經過多年來的溝通、折衝,才終於在去年舉辦城市高峰論壇時,逐漸恢復雙方的正常交流。

如今,賴清德發動的「高中課綱微調案」,其行動所隱含的意義,都已清楚的向中國大陸傳達出他個人極端的意識形態,也證明他是一位「台灣民族主義信仰者」,後續所牽動的問題嚴重性,將遠超乎當年陳菊邀請達賴來台。

賴清德可能認為這項主張,純粹是台灣內部事物;又或者認為只要經過民進黨中央集體決議,就會與他個人無關。如果,他真是這麼想,就太低估北京當局實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決心。

換言之,賴清德這位民進黨的明日之星,在歷經這次事件後,已經被中國大陸打上一個充滿不確定的大問號。

如果說,賴清德最終只會是一位地方型的政客,那麼,就算他說要推翻憲法、制定新憲,甚至公開喊出要走向極端台獨,也不會有任何人在意。但是,民進黨或新朝流對賴清德的期待,只有這樣子嗎?還是,「賴神」的政治格局,真的只有侷促一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