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哲學藏蛋糕 朱家安烘焙公民素養(上)

立報/本報訊 2014.01.28 00:00
【記者劉仲書台北報導】「哲學哲學雞蛋糕」站長朱家安,從高中時代開始對哲學問題有濃厚興趣,大學進入中正哲學系之後,書寫部落格推廣「分析哲學」,接著不斷推廣,從宜蘭的哲學講堂,拓展到現在的「簡單哲學實驗室」系列講座、營隊活動,2013年底出了第一本著作《哲學哲學雞蛋糕》,很快成為暢銷書,他持之以恆地撰寫哲學文章在網路從事討論,也在現實中連結出更緊密的哲學互動關係,逐漸累積出一大群關注哲學的社群網絡,勾起了許多人對哲學思辨的興趣。

朱家安逐漸從關注學術殿堂內的哲學話題,轉移到更貼近生活的問題與社會公共事務,尤以社會運動議題為範疇,以關心社會為動機、哲學素養為工具,展現出不同於社會運動內部思辨模式的新風貌,本篇訪談試圖以此為切入點,探究哲學家眼裡的公共議題是什麼樣子,以及朱家安努力推動的哲學活動其動機與過程。

Q、為什麼會設計出「哲學大逃殺」的遊戲?

「哲學大逃殺」是「簡單哲學實驗室」系列活動學員滿意度最高的,它讓大家實際演練課堂裡學到的哲學原則與思辯技巧,提升大家討論的氣氛。簡單哲學實驗室是我在目前哲學工作裡最重視的一塊,因為參加人數具指標性,可看出成效,也能幫哲學研究生們賺點微薄收入。

我希望大家親身體驗哲學討論的氛圍,這個系列活動提供的是哲學性、批判性方面的好奇心與發言動機的友善情境,這讓學員容易進入批判思考的狀態加以學習,講出來的話不會任意被視為「奇怪」、「鑽牛角尖」,大家會互相討論,並且奠基在合理的規則上面。

批判思考很重要,身為學生的責任,是讓自己成為健全的公民。最低標準要能讓自己的學識提升到足以盡自己的政治義務,像是做出明智的投票。哲學在這裡可以扮演的角色是提升大家批判思考的能力,雖然並非唯一方法,但我相信哲學是目前最有效的途徑。

一般進行批判思考時,有非常大的篇幅在處理概念的不確定性與歧義,這兩個正是哲學專業,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大學哲學畢業生在GRE(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測驗考最高分的緣故。

我支持高中要有批判思考必修課,以及哲學選修課,但目前台灣沒有足夠的高中教師可以做。批判思考的具體方法,是從對方的言論分析整理成論證形式,再從論證裡檢驗有沒有隱藏哪些謬誤。這裡的批判思考是給工具,但批判思考的養成需要擁有動機,沒有動機就很難透過演練去學會,而例如「哲學大逃殺」,在那個場域裡就給了人動機,所以操作起來效果很好。

Q、你的「哲學夢想」是什麼?

我希望台灣變成一個更自由的社會。現在社會的諸多負擔,是來自部分人把自己對美好人生的想像藉由政府的力量實現在別人身上。例如有些基督徒反對同性婚姻,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愛的生活不值得過;有些傳統文化的捍衛者認為每人都應該領略古人的智慧或美感,於是現在的高中生還要念文言文。只有當社會大眾學會民主生活應有的謙遜、學會不動用政府力量推廣自己的價值觀,我們才能在社會裡真正地自主生活。

我也希望社會討論的素質更好,這樣民主社會下的政府才會更健全、更少人被政客說辭蒙騙。我不久前才聽到有人說「公民基本責任就是守法而已,至於要不要參與政治,那是之後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這樣想,這種想法對我而言不是不好,而是完全錯誤。在民主社會裡,所有有投票權的人,都有責任讓自己具備足夠的思辨能力和對社會的認識,做出正確的政治決定。

哲學不是提升公民素養的唯一途徑,但一般來說,我們會認為世界各國的公民素養,與他們重視哲學教育的程度有正相關,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哲學剛好是公民思辨最常用的教材。

Q、「相較社會責任,個人責任比較大,畢竟決定者是個人,而個人也可以選擇不做」你怎麼看這句話?

我不敢說哲學應該列入高中必修,但我敢說社會學應該列入高中必修,社會學可以教我們在面對一個情境時,改變分配責任的方式。沒念過社會學的人,可能會覺得開卡車撞總統府是那個人的問題,可是念過社會學的人會看到事件的背景、看到他在體制底下受到不公待遇,進而要解決恐怖分子的問題,並不是加強門口守衛,而是去改變整個社會架構。對公民素養的養成來說,社會學反而比哲學重要。

若卡車司機背後的社會結構完全公正,那我們當然就不能把責任從個人轉移到社會。身為民主社會的一員,我們本來就有責任把結構公正化,而如果這個工作同時能有效避免個人做出悲哀的、侵犯他人的決定,也是一個額外的好處。不公正的結構本來就應該改變,而那些失控的個人就像是整個社會發病的徵兆。(明日續)

【「哲學大逃殺」遊戲】

「哲學大逃殺」是朱家安獨創的哲學討論遊戲,規則如下:

1、每人拿到兩張「哲學大逃殺!」空白小紙條,並在每張紙條上面寫下一個與哲學有關的問題,以及自己的名字。

2、工作人員回收小紙條。

3、每人從工作人員手上隨機抽兩張小紙條。

4、休息十分鐘,讓大家思考手上的紙條,互相或者找紙條作者討論。

5、抽籤,被抽到的人要選擇手上的一張紙條回答,並開放其他人參與回應。主持人會開著筆電,即時扼要紀錄大家的問題和論點並投影在布幕上,讓大家隨時能掌握討論內容。

6、重複(5)直到時間截止。

【在2011年寒假哲學堂實際操作過的例子】

安萍:「沒有把自己點的食物吃光光是不道德的嗎?」

夏生:「沒有不對,因為:如果沒辦法吃更多,就算沒吃完,也算是對得起良心。」

安萍:「那就加上預設:你點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吃不完。」

夏生:「這樣就還滿不道德的。」

朱家安:「不道德的應該是點自己吃不完的東西,而不是沒吃完自己吃不完的東西。」

呂老師:「Buffet的例子:故意夾很多自己吃不完。」

亞伯特:「夾很多可以滿足慾望。而且就算吃完也不見得能完全吸收。」

頌:「道德譴責的來源是,你拿了卻沒有使用那些資源,你浪費了資源。」

大熊:「吃進去沒有吸收,也是變相的浪費,所以第二個行為不管是吃完還是沒吃完,都會造成浪費。」

頌:「我們很難確定自己到底最多可以吃多少,所以第一項行為(夾太多)事實上不容易被判定為道德上錯的。」

洛書:「同樣是浪費,用來滿足某一些慾望的浪費,可能會比用來滿足另外一些慾望的浪費更容易在道德上被接受。道德跟浪費好像沒有直接關係。」

頌:「當我們指責別人浪費,我們指的是這個人沒有用這項資源來滿足我們認為這項資源應該被用來滿足的慾望。」

康寧:「浪費本身和道德可能還是有關係。第一種情況下錯誤可以被原諒,第二種程度下不行。」

頌:「浪費還是必要條件。」

洛書:「把浪費替換成其他道德上不對的行為,結果還是一樣。」

(圖說)朱家安常常四處演講,也不忘身上穿件「昨天拆大埔,今天拆政府」T恤。(圖/王寵裕 文/劉仲書)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