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林懷民自嘆不及 新舞台起床號-TAO陶身體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採訪報導 2014.01.13 00:00
即將在3月28、29日於新舞台演出的「陶身體劇場」,最初在北京成立,但自成一派的獨特與獨立性質,在國際舞台上發光已久,演出足跡踏遍20多國,由藝術總監陶冶領軍,重塑身體運動定律,以獨特的極簡美學,吸引世界各大藝術節爭相邀請演出。透過林懷民邀請,現今終於將在台演出:「陶身體已經到過林肯中心藝術節、雪梨歌劇院舞蹈節、美國舞蹈節、歐洲各地的藝術節演出,最重要地是,倫敦的沙德勒之井劇院、也就是現代舞的重鎮,評選他們為全球新浪潮藝術家,並且長期合作與培植,今年即將在那第四度演出。」 「陶冶的作品是21世紀之舞,在北京開演時他們邀請我講一段話,我說『我夢想可以編出這樣的舞作,但我做不到』。現在,我還是說一樣的話,我編不出來,可能是我已經老了吧。」除了自嘆不及的讚嘆與驚豔,林懷民給予「陶身體劇場」相當大的肯定與信任:「這次陶身體來台灣表演《2》&《4》&《5》,他們的舞碼都是由數字代表,很純粹簡單,就像他們的舞蹈一樣。例如《4》,他們保持著四個人形成的豆腐干隊形姿態,從頭到尾沒有變化,展現他們靈動的身體,卻不展技,將能量藏起來。四十分鐘的演出,慢慢地你看下去,就會累積出一種能量,或許就能夠進入那個狀態、融入其中;但你也有可能覺得這是什麼東西?然後起身離開。」
(▲ 林懷民與新舞臺館長辜懷群/圖 周宜樺攝影)
新舞台館長辜懷群出席陶身體劇場的宣告會表示:「雖然同仁們說陶身體是新舞台最響亮的熄燈號,但我不這麼認為,陶身體會是新舞台的起床號。」陶身體的演出中,會聽見招魂的樂音、充滿大陸地方民俗色彩的配樂,例如「湘西趕屍」,這樣奇特的演出,讓他們在紐約演出時激發舞蹈評論家的想像:「我們會許該重新界定舞蹈(的定義)。」而林懷民也表示:「就是這樣的奇怪但天真,恰好地讓你看出他們的純粹。編舞者、也就是陶身體的藝術總監-陶冶,你會看到他對舞蹈的忠誠度與憨厚的愛戀,都在舞蹈中呈現。」
(▲ 陶身體精彩舞蹈片段/圖 新舞台提供)
(▲ 陶身體精彩舞蹈片段/圖 新舞台提供)
陶冶:「現在很多人對事情都沒有態度。但編舞就需要態度,一個態度堅持下去、一個精神扎根下去,每個作品就會有著它的特性。而每過一段時間我再去看它們,我和他們之間又有了新的關係。」林懷民形容編舞家陶冶與他的另一半-段妮,都是活得很簡單的人,他們就是不斷地練舞、表演、吃飯、睡覺。而陶冶也這麼形容自己的伴侶:「很少人能這麼安靜地做一件事。在這個年代,我想,能夠選擇安靜地做好一件事,也有它的意義。」從一貧如洗,到成為各大國際藝術節爭相邀請的「新浪潮」舞蹈寵兒,陶身體沒接受任何中國國家投資培育,依然靠著國外演出經費租場地練習,而林懷民也如此強調:「我不覺得他們該被界定為中國現代舞、或是中國編舞家,我認為他們是國際的,是國際的舞蹈劇場。」
(▲ 陶身體:表演中的陶冶與段妮/圖 新舞台提供)
會後,林懷民也對新舞臺的存留提出他的個人見解:「新舞臺既然是『文化景觀』,那重點就不再於他的建築,而是在於它的內涵。對於新舞風,我其實感到淒涼,現代大家都花很多時間在yotube上,只有有名氣的《天鵝湖》、碧娜.鮑許...來台灣時才進劇場,希望能透過學校的教育、社會氛圍的形成,讓表演藝術不再停留為一時的耳目之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