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星期專訪》普廷重要外交智囊托羅拉亞︰俄轉向亞洲 應強化台俄關係

自由時報/ 2014.01.13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美國重返亞洲,俄羅斯也轉向亞洲,並試圖以軟實力改善俄國的國家形象。

普廷總統的重要外交智囊,俄羅斯《世界和平基金會》(Russkiy Mir)主委格奧爾吉.托羅拉亞(Georgy D. Toloraya),甫結束在台灣的訪問。他證實,俄羅斯近年來的外交戰略,已從傳統上被外界視為歐洲大國的角色,漸漸把重心移至亞洲,希望成為名副其實的歐亞大國。他認為,過去,俄羅斯與台灣的交流較少,俄羅斯有必要與台灣發展更密切的聯繫。

身為朝鮮半島問題專家,他也說,張成澤事件後,金正恩已經成為北韓的真正領袖。

記者問:此行主要的目的是什麼?

托羅拉亞:這是我第二次到台灣來,上次來台僅短暫停留三天,這次有三週時間,因此拜訪了許多大學,也參觀了不少地方。我是以俄羅斯世界和平基金會代表的身分來訪,沒有任何政治性任務,也未被授權公開發表任何有關政治的議題。

問:世界和平基金會是什麼樣的組織?

托:世界和平基金會是由普廷總統及俄羅斯外交部、文化教育部等共同贊助成立的機構,宗旨在推廣俄羅斯文化、語言,並致力於提升俄羅斯在全球的形象。我們主要在財務支援上,以及各方面贊助俄國駐台代表杜沃齊(Vasily Dobrovolsky),俄羅斯文化相關的機關、團體,也包括學者、教師、學生、文化工作者、科學家等個人。雖然這是個由官方贊助機構,但僅從事非官方性質的事務,並在全球促成研究俄羅斯相關的學術團體、圖書館及機構能夠設立俄羅斯文化中心。例如,台灣的政治大學已經設有俄羅斯中心。

這次來台,順道參加了元智大學舉辦的「台灣—俄羅斯國際文化與學術合作論壇」,也與文化大學簽約成立「俄羅斯世界讀書室」。很樂見台俄之間的學術交流得到強化,有意願的台灣各大學可以向我們提出設立俄羅斯中心的申請,我們願意提供俄語師資、獎學金和俄文教學圖書及教材。

重視亞太 俄漸成歐亞大國

問:俄羅斯橫跨歐亞兩大洲,普廷總統近年來的外交配置與比重,似乎逐漸由原本以歐洲為核心的思考移向亞洲,這「轉向亞洲」的主要戰略思考為何?

托:南亞與東亞區域是目前全球經濟發展最蓬勃的地區,尤其是東亞地區,俄羅斯聯邦的政策確實愈來愈偏重亞太地區。

亞洲各國普遍面臨人口、基礎建設及外資流入等問題,這些也是俄羅斯正面對的挑戰,既然如此,亞太地區、尤其是東亞,應該做更好的整合,大家一起來解決共同的問題。

二○一二年的亞太經合會(APEC)於海參崴舉行,俄國是主辦方,那次台灣參加的領袖代表是連戰博士。俄羅斯主辦此一會議以及領袖高峰會得到肯定,各方認為非常的成功,這足以證明了一個事實—俄國不僅重視亞太地區,而且俄國已從傳統上被外界視為歐洲大國的角色,漸漸成為了歐亞(Euro-Asian)大國。為了這個目標,我國已深切瞭解到應該持續地重視遠東地區的發展。

俄台交流 有很大成長空間

問:除了文化,俄國有無其他強化台俄關係的具體計畫?

托:目前,俄羅斯與中國、日本,以及普廷總統剛參訪的南韓,都有很廣泛的接觸,但與台灣的交流相對較少。台灣有很好的經濟發展及投資潛力,雙方有很大的強化空間,俄羅斯有必要與台灣發展更密切的聯繫。

具體來講,俄國和台灣雙邊之間能夠在能源、交通、運輸上加強廣泛的經濟貿易與合作交流。彼此具有互補性。台灣在製造業、尤其是電腦資訊業發達,俄羅斯很歡迎台灣前往投資,台灣也是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等能源及礦產很好的市場,可以互相拓展經貿空間。

問:俄羅斯如何看待這個區域中的兩岸關係發展?在俄國著力亞洲的過程中,東亞的和平穩定,是繁榮發展的基石,而俄國與中國有長期的歷史關係,你如何看待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爭議?你認為崛起的中國對區域應該負起什麼樣的大國責任?

托:有關兩岸議題,我既未得到授權,我也不應該表達看法。我只能說,如果,你們聽聞到任何有關於俄羅斯最高當局對於兩岸統一的任何立場,我的建議只有一句話:「這都是謠言」。

雖然俄羅斯與中國發展官方關係,但是我也要強調:俄台之間的非官方關係,特別在文化、經貿和學術上仍有很大的成長空間,雙方可以再多多強化交流的努力。

金正恩整肅 張成澤過於大意

問:你長期研究朝鮮半島問題,過去在首爾與平壤都曾外派過,前不久有關北韓金正恩政府的內部鬥爭問題,外界訊息非常混亂,應該如何正確看待?真相到底為何?

托:過去三十五年,我一直關注這個領域。不只台灣的部分媒體和民眾不瞭解北韓議題,西方部分媒體同樣不大瞭解。例如外電曾報導所謂張成澤被處死是「犬決」,據我所知,這其實出自新加坡一位部落客的網路文章,卻輾轉被西方媒體引述。

朝鮮的金正恩大體上已穩定了北韓的政局,老一輩的領導在張成澤被處死以後,從原先不聽從金正恩的態度轉而成為被迫順從。

雖然外界認為這是一種殘酷的方式,但這種處置方式在北韓的歷史上並不新鮮,從金日成到金正日,再到今天的金正恩,三個世代一連串的政治整肅,顯示出張成澤等老世代是過於大意了。

金正恩的種種行為顯示出他有一種傾向,喜好作政治表演,例如他的生日派對邀請美國前NBA球星「小蟲」羅德曼,以及很多的北韓人坐滿了一整棟體育館齊唱生日快樂歌,如同是作秀。

一般來講,美國和南韓的部分媒體對於北韓政府一度有種幻想,認為北韓存在著政治上的反對派,也就是體制上的改革派,歐美可以與改革派接觸,來影響北韓走向,但如今在張成澤事件以後,其實無論北韓內部或外界,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清楚誰才是真正的領袖。

北韓有改革派? 歐美的幻想

問:北韓這個封閉體系,引爆戰爭的可能性如何?

托:不少學者也問到這個問題,我再三強調的重點是,基於我過去多年駐朝鮮半島南北韓的外交經驗,以及我多年的朝鮮事務學術研究心得,作為一個學者,我個人的意見,我認為完全沒有任何原因、利益來啟動朝鮮半島的戰爭,或是因為意外衝突而導致北韓政府的毀滅。俄羅斯與中國目前在北韓都有為數不少的投資,這是必須觀察的重要面向。

然我也要強調,由於美國等方面對北韓的施加壓力,以致引發外界所看到的緊張關係的現狀,有人認為也許不應排除朝鮮半島發生一些區域性的邊界或是海域上有限範圍的衝突,例如在二○一四年三月預訂舉行的南韓與美國之間的軍事演習,可能會引發北韓當局做出一些諸如核武試驗的挑釁動作。

因此,我覺得有必要重啟南韓、北韓、美國、中國、日本與俄國之間的六邊對話,來解決北韓的核能使用問題,個人也高度樂見南北韓之間能開始和平對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