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林佳龍選舉的致命傷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12.30 00:00
即將在年底舉行的民進黨台中市長初選,基本上只要不出大意外,民調一路領先對手蔡其昌的林佳龍,將是十拿九穩。面對自己的高民調,林佳龍解釋為「泛藍選民不討厭我」,或許,從某種角度來看,目前民調數字的領先,確實是印證了林佳龍耕耘大台中多年有成的事實;但是,隨著選戰開打後,當民眾愈來愈認識林佳龍這個人,情況還會像現在一樣嗎?

為何會這樣說?先從最簡單的現象來看。民眾或許可以思考一下,民進黨是一個將《台獨黨綱》視為神主牌的政黨,而林佳龍,則是一位從學生時代就充滿濃濃台獨色彩的人物,加上他背後的奇美實業奧援,照理說,這樣的政治人物在這樣的政黨裏頭,就算不是最受歡迎的人物,也至少不會讓人太反感。問題是,林佳龍卻是少數民進黨內公認「沒人緣」的一號人物。

或許,完全不認識林佳龍的人會很無法理解,但這其實是其來有自。

就先以追求台獨的價值觀來說。林佳龍,他是台灣解嚴前的第一代學生運動健將,就讀於台大時,就是校園地下刊物「自由之愛」的主要幹部。在留學美國耶魯大學期間,多次返台為台灣人民制憲會議進行籌備工作;爾後該會議所通過的《台灣共和國憲草》,背後就是由他擔任主要智囊。

而林佳龍最廣為黨內人士「津津樂道」的一役,就是二○○七年游錫堃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所強行通過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就是由林佳龍與游錫堃首席智囊葉國興共同攜手譜出的產物。

撇開《正常國家決議文》在黨內闖關時的政治權鬥不說,這套論述暴露出起草者台獨思想的倒退,在當時,甚至連部分獨派人士都無法認同。

因為,一九九九年民進黨所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其實已是認為台灣在歷經民主化程序後,早已成為主權獨立國家;縱使裏頭的文字,仍強調任何改變現狀的作為,須經由公民投票方式決定,但這都無法掩飾《台灣前途決議文》認為台灣現狀已是獨立國家的精神。

結果,在民進黨執政將近八年的時刻,林佳龍卻像是拒絕承認扁已經當總統的事實,回頭否定民主化的過程,從根源顛覆眼前的穩定現狀,認為「台灣還沒獨立」,所以必須透過公民投票來完成「獨立」的程序。

這種論述邏輯的荒謬,以及和現實環境的脫節,不僅在民進黨內既不叫好也不叫座,公投台獨所引發「改變現狀」的憂慮,也開始在社會擴散開來,使得這項決議文,成了二○○八年民進黨總統大選垮台的重要推手。

擁有豐富知識涵養量的林佳龍,以個人對追求急獨的堅持,寫出這套讓民進黨「雪上加霜」的決議文後,面對敗選,理應難辭其咎,結果事後當政黨輪替後,他卻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默默進駐台中,繼續編織起個人的市長夢。

這種無視他人觀感的偏執作為,既然是源自於本身的價值觀,若衍生到待人處世上的話,也就讓林佳龍充滿了「自視甚高」的孤傲行為。

舉例來說,當所有民進黨立委,包括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在內,除非情況特殊,否則穿草鞋出身的綠營立委們,都習慣自己接聽手機,有事直來直往,不搞官僚排場。

但是,目前擔任民意代表的林佳龍,卻把手機交給秘書,自己不接;有時,基層有急事要與他商量時,就像把電話打進官府一樣,先要說明來由,幕僚才會決定這通電話要不要由林佳龍回電。

見微知著,諸如此類的言行,都讓不少人私下抱怨林佳龍「眼睛長在頭上」。或許,從來就不隱諱自己想當總統的林佳龍,純粹是在「預習」未來擔任領導人後的架子,但他卻不曉得,這種無視他人、只顧自己的驕傲與作為,已讓他一步步變得更沒人緣。

或許有人會認為,縣市首長的主權論述,或是自私與否,並不會影響未來行政表現的優劣,但真是如此嗎?

就以無關政治的金馬獎來說,去年的金馬頒獎,二十多個獎項中,因為只有兩個留在台灣,結果,當時林佳龍竟然把藝術競賽拿來與政治掛勾,公開表示台灣影展的國際化,不應等於中國化,要求政府不該辦「另一個金雞獎」。由於這席話等於要求政府應考慮停辦金馬獎,立刻引來輿論反彈,逼得他立刻解釋自己「沒有說要停辦金馬獎」,透過文字遊戲,才終於化解這場「反中反過頭」的爭議。

再進一步來說,地方首長的價值與思想,當然會直接影響城市發展的方向。不然,如果高雄市長陳菊與林佳龍抱持一樣的心態,那麼,今天高雄與中國大陸還能有所謂的「城市交流」嗎?

如果說,林佳龍連對於一個與政治毫不相干的金馬獎,都可以拿來操作反中與親中的工具時,未來,當他當上台中市長後,台中與中國大陸間的城市互動,到底是會更開放,還是會陷入極不穩定的未知狀態?其所擬定的政策,是否也會因偏執的性格,而走向與馬政府一般的「自我感覺良好」?無不讓熟悉他的民進黨人捏把冷汗。

對民進黨來說,拿下台中市,等於是讓一隻腳先跨進總統府;點燃的士氣,將讓二○一六有了更具體的勝選基礎。但是,從以上這些現象來看,林佳龍這位候選人,並不令人期待他能代表民進黨攻下這塊灘頭堡。

因為,必須說,林佳龍之於選民的認知,其實仍處於模糊狀態。目前民調之所以在黨內領先,關鍵原因,除了他已在台中市耕耘多年,頗能吸引中間選民好感的外型,及銀彈充足的娘家實力,讓他得以毫無後顧之憂的長期在地方設立服務處,相對於競爭對手蔡其昌來說,都是難以在短時間內望其項背的優勢。

只是,隨著選舉進入捉對廝殺階段,隨著國民黨開始展開火力攻擊,以及選民開始對候選人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後,過去被視為省府區、藍大於綠的台中市民,還會對有著極端價值取向的林佳龍,維持目前對他的好感度嗎?

更甚者,當選民開始質疑該不該支持一位急獨立場鮮明的人當市長時,過去在民進黨內「人和」問題嚴重的林佳龍,這種負面現象會不會在選舉中蔓延開來?選民會不會擔心他如果連黨內問題都搞不定,未來關係更加複雜、微妙的府會關係,他真能調和鼎鼐?

或許現在中間選民還不討厭他,但未來會如何變化,只能說,黨內大都是抱持悲觀態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