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幸福24號:歧視是隱形的殺手

立報/本報訊 2013.12.29 00:00
■蕭如婷

日前在家看了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白宮管家》。故事的主角是位在白宮一共服務了8任美國總統,整整效力了34年,最後以「白宮首席管家」身分退休的非裔美國人,名字叫做Cecil Gaines。導演透過記錄他的一生,帶領觀眾見證美國的黑人,在如何從被歧視、被迫害下生存,最後逐漸出頭天的過程,也就是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的那一天。

Cecil出生的那個年代,雖然已是解放黑奴的時代,但是黑人的階級位置依舊是卑微、低下的,白種人依靠著強大的經濟實力,繼續將黑人視為奴隸般看待。甚至在當代,如果黑人被殺害,也不會有人會想多了解或多關心一下,當作沒事發生一樣。

成年後的Cecil在一段因緣際會下,開始到酒店擔任服務生的工作。因為他的努力以及應對得宜,被白宮的總管看上,遂將他帶至白宮,開啟他擔任白宮管家的生涯。雖然進入白宮工作,但他並未因此而獲得平等對待;譬如,他的薪資永遠是白人管家的一半、他的小孩讀書也只能讀「接受有色人種」的學校;到餐廳吃飯,要坐「有色人種區」,否則不會獲得良善的對待;坐公車要坐有色人種專用車。

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幾幕,莫過於當黑人學生搭乘公車準備返家時,被視黑人為異教徒的宗教狂熱分子攻擊,造成多名黑人學生的傷亡;還有,黑人大學生組織一個推動黑人民權的團體,他們發起一個運動,就是幾名黑人學生進入餐廳並坐在白種人區,希望爭取被平等的對待。但結果卻是被白種人不斷地羞辱、毆打,甚至最後請警察帶走被拘禁,還鬧上新聞版面。

這一切的作為均是受到「歧視」所導致,縱使歷任總統在對於黑人人權的維護上有心改革,但因為「歧視」已深刻入骨,要翻轉並非如此容易。電影看完,我深深地感覺,「歧視」猶如一位隱形殺手,其厲害之處就是殺人於無形,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的情形下「殺」了被歧視者。

這就如同日常生活中依舊存在的性別歧視,它可能會造成性別弱勢的孩子在校園中被霸凌,如玫瑰少年葉永鋕、新北市鷺江國中楊同學;也可能會造成職場上有所謂的玻璃天花板效應,如女性很難擔任權力位階最高的管理階層;亦可能會造成性別暴力的產生,如家庭暴力、性侵害、性騷擾等等,而這些事件的最後,往往會帶給來嚴重的後果,包括寶貴生命的損失與殞落。

目前,台灣的性別權力測度在全球排名24名,性別發展指數也有22名,可見政府在性別平權的推動上不遺餘力,值得肯定。但面對無所不在的性別歧視,我們該如何小心應對?且如何使「歧視」不再當隱形殺手呢?我想,透過不斷地檢視自我的性別意識外,培養性別敏感度也是重要的關鍵,唯有建立具性別敏感度的價值觀,如此才有可能使「歧視殺手」消弭,不再繼續傷人。

(台灣性學會理事)

(圖說)《白宮管家》(圖片來源/溫斯坦影業)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