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顧立雄奮力一搏 台北從「新」開始

蕃騰人物/李冠頡 2013.12.26 15:41

義無反顧,決心奮力一搏

宣布參選2014台北市長選舉的顧立雄,過去在大眾的印象中,律師嚴肅拘謹的個性瀰漫在腦海,直到受訪前推開門的那一瞬間,迎面而來親切招牌的微笑與問候,才了解,原來這位鼎鼎大名的大律師,很不一樣。

對於「顧立雄」,在目前既定的印象外,較鮮為人所知的,或許正是在成為名律師之前的那段過去。顧立雄出生於一個單純的家庭背景,父親是從上海過來,外省第二代的一名船員,當初顧立雄的雙親原先是要來台灣渡蜜月,但船開到了台灣之後,船隻返航的行程不明原因地延宕取消,顧立雄的雙親也就在基隆開始落地深根。在家中排行老么的顧立雄,從小就深得母親的寵愛,在國中畢業之後,到了台北參加升學考試,一路從師大附中到考上了台大社會系,而在大二時轉到了法律,受到當時教授們的影響,也開始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想法,在大學畢業以後、當兵完的隔年很幸運地考上律師、進入了萬國法務事務所,而萬國堅持公益與本土關懷的立場也奠定了顧立雄往後對於社會議題關注的重要經歷。

當時的年代,正處於1983年的戒嚴時期,生活的苦悶與困頓,讓顧立雄興起想到外頭世界瞧瞧的念頭,便前往美國唸書,直到民國88年回國,蔣經國去世、李登輝時代開啟,開始投入律師公會的活動中,而當時律師公會中第一次文學派結合起來打敗了軍法派,台北律師公會也因此成為了橋頭堡,喊出「對內做事、對外要有聲音」的口號,之後更進一步開枝散葉,活躍於當時的各大社運團體中。

與政治圈的淵源,主要是在90年代後,投入了各項議題的改革運動之中,因為當時正處於美麗島時代律師火紅的時期,顧立雄只要有在各項改革議題上的協助,都會找向民進黨籍的立法委員,也因而有著較為頻繁的互動接觸。

到目前為止的經歷,顧立雄與政治圈的淵源看似非常深厚,但其實在此之後,因為家庭背景的因素,大多都堅守在律師的職位上從事公益活動,鮮少有機會更深層的投入。

雖說如此,但法政本一家,在過程中像是2004年也接過總統大選的爭議案件,也意外間成為各方焦點的公眾人物,在2006年也受了蘇貞昌的影響,擔任過極為短暫的國大代表,之後就是各界最熟知的扁案以及在2012年擔任了蘇治芬的辯護律師。

而在與這些政治人物接觸的司法案件中,也開始不斷地受到鼓吹,例如擔任蘇治芬的辯護律師時,或許是因為蘇治芬看見了顧立雄在法庭上的犀利與氣勢的表現,除了鼓吹、推薦之外,甚至還有很多人幫忙背書,也因此在當時被列入了不分區立委的名單之內,其實在當時,還有更多的其他的相關邀約,但顧立雄並沒有認真地思考過這方面的可能。

「就像是懸崖一樣,有人在後面一直推著你走,還沒走到盡頭,因為看見懸崖實在太深,只好急忙著拒絕,直到了今天!」

然而對於今天參選的決定,顧立雄不避諱的說,剛開始選就要選首都市長,其實多少還是會有些疑慮,但在蔡英文以及蘇貞昌的分析鼓吹之下,心想:「老是叫別人往前衝,自己都不投入,所以這次就決定要跳下來試一試,看看自己是否有這樣的可能。」

「因為民進黨近幾年似乎都沒有新人浮現,在大家鼓吹支持以及自己審慎的思考下,既然被認定還是個人才,跳出來參選有若助於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我義無反顧,決心定奮力一搏!」顧立雄是這麼告訴我的。

各個擊破 選戰二階段論

目前民進黨初選表態參選的熱絡情勢,可說是過去所不曾出現過的盛況,雖說如此,如今最特別的應該是出現了一個不屬於任何政黨的柯文哲。而對於這樣的狀況,顧立雄坦言非常傷腦筋,但以他的立場還是維持過去「兩階段論」的模式進行。

「黨內既然有他的提名機制,在基於綠營不能分裂的前提下,在民進黨內看誰能夠脫穎而出,再與柯文哲進行協調。不過這樣的兩階段論必須先贏過呂副總統,未來若是以民調決勝負就要觀察我的支持度是否有攀升的趨勢,到足以與他匹敵,甚至超越到一定程度以上的差距。」

以目前的狀況來說,根據顧立雄的了解,現在與呂副總統的民調是處於不分伯仲的態勢,但在某些泛綠或中間選民的支持度上是超前的,即使如此,在未來民進黨提名的過程中,若是要勸退呂副總統,就必須拉出更大的差距,這也正是顧立雄未來兩個月要努力的重點。

「台北市因為選民結構的關係,我在“空戰”與知名度上必須再加把勁,若是能夠在初選贏過他,那之後的事情就更容易解決了。」至於談到蘇貞昌再次御駕親征的可能,顧立雄認為可能性不太大:「無論從評估、大局甚至個人的意願上來看,是不太可能的!」

台大法律系出身 其實是個優良資產

相同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顧立雄,在宣布參選後,身為律師以及台大法律畢業的背景,因為過去兩任總統的不良紀錄,也成為外界質疑是否適任的因素之一。

「台大法律系在2000年前後,或許還是個不錯的履歷,但現在大家似乎對於台大法律系這個頭銜有著很重的防備心,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過去台大法律系畢業的總統表現不佳,不過我現在要選的不是總統,而是台北市的市長,依照過去阿扁唯一一任台北市長的滿意度可是高達75%以上,那就表示台大法律系出身的背景或許擔任總統有所保留,但若擔任市長應該是在適合不過,除此之外,謝長廷當初南下擔任了高雄市長,讓高雄有了新的蛻變,甚至蘇貞昌早年擔任屏東縣長,後來擔任台北縣長也獲得了非常高的評價,所以台大法律系擔任市長現在應該還是個資產才對吧!」

與城市意象相符 不二人選就是我

相較於其他表態參選的候選人,甚至是未來初選確定提名後可能的對手,顧立雄認為,自己與台北這座城市的特質相符,會是個最適合的台北市長。

「台北市的城市意象是多元與包容,而我自己過去的經歷背景所反映出來的也正是一種多元與包容。」

顧立雄的父母是外省第一代,有著泛藍的色彩,因此對於泛藍有著相當程度的理解,尤其是第一代移民當時在語言上的隔閡,同時代表著新世代的兒子,他們對於政治的疏離與冷感,也常在家中與顧立雄有著理性的論辯,而顧立雄的太太則是一名公務員,身為公務員又有著不同的思考邏輯,加上自己身為律師,在長期接觸不同的案件中,看過許多不同性質的人、甚至產業到所有的次文化,況且在從事法律事務多年的顧立雄因為法政的一體兩面,在過去接受不同政治人物的案件中,也間接了解到他們在政治上的運作與手法。

「除此之外,不同於一般學者般的空談,身為律師的性格會先針對個案進行了解,進而擬定策略然後解決問題,這部分的特質與經歷是所有競爭對手所沒有的,所以我認為我非常適合擔任這個職務。」

多元成家表支持 反歧視、給予實質平等對待

近來炒得沸沸揚揚的「多元成家」議題,當時身為台北市長的郝龍斌曾公開表示應暫緩的發言,但顧立雄對此卻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身為台北市的市長,不該同時說自己是一個友善多元的城市,又認為這樣的議題需要暫緩,非常矛盾,或許很多人對於多元成家這個議題有所質疑,但若是以一個台北市長的高度來說,正是一個值得高度關注與討論的議題,不但不應該放緩更應該藉此機會讓所有的聲音表達出來,才足以顯現台北這座城市多元與包容的精神。」

「難不成你會因為他的性傾向對他們加以歧視?對於他們要求實質平等對待的訴求加以否定嗎?應該做的是反歧視、給予實質平等的對待,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去討論同志婚姻的問題。」

從「心」開始 「新」讓台北不一樣

目前顧立雄的團隊正汲汲營營地掛心於初選民調要勝過呂副總統的工作上,所有幕僚團隊都圍繞在如何區隔出與呂副總統的不同上,讓選民得以青睞。

「新,讓台北不一樣」就是目前當下戰略上的一句Slogan,顧立雄說:「其實當初的概念是要以注音的“ㄒㄧㄣ”,除了有從“新”開始的意義外,更有讓台北煥然一新的雙關語,不過擔心有些人看不懂,就取了「新」字。」

「如果我的出現,不能代表民進黨的未來,那就缺乏意義了。」顧立雄是這麼說的。

中生代的斷層 民進黨的危機

最後針對於民進黨的危機,顧立雄更是侃侃而談。目前中生代的斷層,不僅是顧立雄,更是各界所憂心的危機。

當美麗島時期,之所以會有美麗島律師的出現,是因為時代背景,被迫上陣從事辯護,辯護之後也因為當時的環境因素,不允許他們從事正常的律師工作,社會的趨勢讓他們踏進了政治圈。但隨著民主政治的發展,選舉活動的耗費過於巨大,過程中黑函與動作太過猛烈,讓許多專業人士感到卻步,特別是已經有相當地位的專業人士,而目前這樣的現象的好是代表民主政治呈現穩定,但民主的深化不夠,都僅限於旁觀與批評少了親身的參與。」

而民進黨的危機相較於國民黨嚴重的原因,顧立雄也進一步指出了其中關鍵。「主要是因為台灣的政黨輪替不夠清晰,國民黨在吸納人才方面相較容易,特別加上中國因素的干擾,對民進黨的敵意很深,加入民進黨對於大家來說都有些猶豫,這正是民進黨目前的危機之一!」

然而基於這樣的信念,顧立雄認為更應該選擇加入民進黨,而非選擇一個相較有利的一方,若是可以號召一種更清新與中道的選舉方式,在台灣仍然可為,對民進黨的現況來說,或許能夠顯得更有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