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批判西方殖民 扭轉非洲同志處境

立報/本報訊 2013.12.26 00:00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經過數年的立法懸宕,烏干達國會12月20日通過一項法案,「嚴重的同性戀行為」可以被判終身監禁。非洲的同志處境,再次引起世人關注。隨後,紐約召開的一場跨國同志會議上,有專家指出,西方倡議權利的方式,可能會傷害到非洲同志族群的處境。

據《全球郵報》報導,對大多數非洲國家的同志運動者而言,同性婚姻合法化仍舊遙遙無期。許多非洲國家瀰漫嚴重的恐同氛圍,不只是法律無法容忍同性性行為,社會也持續壓迫同志族群,導致同性戀者不敢出櫃,要求政府尊重同志基本人權的運動人士甚至人身安全不保。

非洲反同志氛圍強烈

烏干達國會日前通過的法案引起全球譁然,因為該法案規定,某些嚴重的同性戀行為可以判處無期徒刑。該法案最早在2010年提出,世界各國紛紛表示關切,現在新通過的法案,只是移除原法的死刑條款。

在辛巴威,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角逐連任的時候,同性戀議題也成為焦點,同志團體的辦公室遭到搜索,組織成員甚至被警方拘留。喀麥隆、奈及利亞等國家,也被列為全球對同性戀最不友善的國家,同性戀者被關進監獄、運動人士遭人殺害。

另外,尚比亞的情況也值得關注,同性性行為在尚比亞是違法行為,最高可判14年有期徒刑。今年4月,尚比亞一名運動人士在電視上呼籲尊重同性關係,結果隔天就被警察以「慫恿民眾從事猥褻行為」的名義逮捕。反同性戀的強烈氛圍,使得有些年輕同志是被自己的家人送到警局。

除了上述國家,馬拉威、納米比亞共和國、衣索比亞等其他30多個非洲國家,都將同性戀行為視為非法行為。

國際會議上成討論焦點

12月中旬,「國際同志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召開會議,非洲的同志權益成為關注焦點。超過2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志運動者,與聯合國官員、政府代表及媒體在紐約召開會議。

人權捍衛者、官員與代表,討論改變非洲的方式,探討個別國家所面臨主要障礙。最後,包括美國駐聯合國新任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在內等西方官員都承諾會提供更多協助。

鮑爾表示,她會盡全力幫助非洲的同志運動者,協助他們從事救命工作。鮑爾強烈抨擊那些踐踏LGBTI(男女同志、雙性戀、跨性、陰陽人)自由生活權利的國家,她說:「持續要求修訂法律、終結暴力、啟蒙觀念、擴展心胸,我們必須在每個戰上推進。」

公開施壓會有反效果

出生尚比亞、目前住在美國麻州的聖公會牧師卡歐馬(Kapya Kaoma)表示,西方倡議同志權利的方式,往往是透過媒體進行「公開的倡議及發表意見」。但他認為,這對非洲的同志權益不僅沒幫助,甚至有害。

著有《文化戰爭全球化:美國保守派、非洲教會與恐同》(Globalizing the Culture Wars: US Conservatives, African Churches, and Homophobia)的卡歐馬表示:「西方人權組織向各國領袖大力施壓,要求他們公開拒斥同性戀恐懼症。」他認為,這個方法在美國或許可以奏效,但非洲行不通。

事實上,非洲當地的同志運動者,也呼籲西方的政治人物停止國際團結的公開大動作。他們認為,以削減外援作為威脅、對非洲領導者的公開批判,反而會阻礙當地倡議工作的推動。

譬如,英國首相卡麥隆2011年曾表示,包括烏干達在內等國家,如果實施嚴苛的反同性戀法律,英國政府將考慮取消外國援助。

歐巴馬2011年也宣布,各國是否尊重LGBTI的權利,將列為外國援助款項分配的參考依據。

今年6月,歐巴馬與塞內加爾總統薩爾(Macky Sall)在達卡(Dakar)舉行聯合記者會。歐巴馬表示,他無法接受任何歧視,無論種族、信仰、性別和性取向,所有人都應該享有同樣的權利與義務,該原則適用全球。

「我們並不希望英國或外國政府削減給非洲的援助。」尚比亞的姆帕德(Juliet Mphande)表示:「LGBTI的這些人都是非洲人,說到底,這些援助對他們都有利。」

自責比批評別人有效

納米比亞的達烏薩(Friedel Dausab)表示,政府大動作公開表態,會讓那些實際工作的倡議團體被指控是西方的新殖民主義者。

「卡麥隆的大動作,讓我們變得舉步維艱。」致力於愛滋防治的達烏薩表示:「霎時,我們都被冠上西方帝國價值的木偶。卡麥隆應該要做的是承認反對雞姦的法律,是英國過去殖民所留下的遺害。」

卡歐馬也有同樣的看法。她說,美國及英國使用懲罰的方式來威脅非洲國家,其實正好坐實宗教保守派的指控:同性戀是西方進口的產物。

不過,大使鮑爾有不同的看法。她說:「批判LGBT的罪刑化不是文化帝國主義,剝奪男女同志自由生活的權利,以歧視或死亡來威脅他們,不是道德上或宗教上的清教徒主義所能接受的,這根本就是野蠻主義。」

實質資源才能改變現況

紐約的這場跨國會議結論指出,西方的人權團體、LGBTI倡議團體、媒體及大使館,應該要跟非洲當地的同志團體保持緊密接觸,安排他們跟當地領導者碰面的機會。

另外,西方政府應該提供更多實質資源,像是提供獎學金給非洲LGBTI學生,幫助他們繼續升學、從事研究。卡歐馬表示,公開施壓會有反效果,提供資源才能從內部消除同性戀是西方外來進口的想法。

馬拉威的特拉彭斯(Gift Trapence)表示,西方國家可以做的是加強非洲人的充權(empowerment),讓他們有能力伸張自己的權利,有能力自己批評國家。卡歐馬則相信,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透過駁斥西方新殖民主義,才能真正有助於改善非洲同志族群的權益。

(圖說)烏干達首都坎帕拉,同志團體正在大衛‧卡多(David Kato)逝世一週年的紀念儀式上獻唱,圖攝於2012年1月26日。大衛‧卡多是烏干達最活躍的同志權益運動者,他在2011年1月26日於回家途中被鐵鎚打死。(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