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索契是否能躋身世界級度假勝地之列?

俄新網/俄新網 2013.12.25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阿列克謝·葉廖緬科

俄羅斯當局為索契冬奧會耗資510億美元,國家領導層試圖讓索契重回世界旅游版圖。

專家們認為,盡管如此,風靡一時的度假勝地索契仍不得不為讓游客掏腰包而做出努力。

俄羅斯旅游業聯盟副主席尤里·巴爾濟金說,“索契人認為,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了。但如果所有人都知道索契,卻並不意味著,所有人都將前往那里度假”。

索契是一個位于黑海之濱的城市,人口37萬,曾幾何時被視為是類似蘇聯佛羅里達的地方。

但遺憾的是,索契作為最佳度假地的時期已經成為過去。而今的索契試圖通過世界級體育設施、滑雪勝地和幾十家賓館挽回局面。

按照地方政府的資料,過去幾年來索契市建成約100萬平方米經過批准的不動產,還有同樣面積的未經批准的不動產。

乘快軌37分鐘就到了距離索契不遠的紅波里亞納,這里已經成為廣受歡迎的滑雪勝地,出現了舉行現代兩項滑雪運動、有舵雪橇、滑雪跳台綜合體的設施。奧林匹克公園沿海建築群6個新體育場館包括能容納4萬人的菲什特奧林匹克體育場(The Fisht Olympic Stadium)和大冰宮。

索契新場館已對建設者們構成問題。大多投資者是國家公司,它們從俄羅斯對外經濟銀行取得貸款。

俄羅斯商務報刊《新聞報》11月報道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和儲蓄銀行,以及私人公司“基礎元素”和國際控股公司(Interros)已經請求重組幾十億的國家貸款。

在奧林匹克運動會後,所有設施將成為國家財產。分析家們認為,這僅僅証明了他們盈利率低。

《新聞報》寫到,紅波里亞納滑雪勝地是例外的,它的所有者是俄羅斯大亨弗拉基米爾·波塔寧名下的國際控股公司(Interros)。

但許多人還是在價格面前望而卻步。

俄羅斯獨立旅游運營商聯合會副總裁伊利亞·烏曼斯基認為,“如果賓館入住率高,那麼非常幸運”。

大多設施將履行自己的基本功能。包括“大冰宮”在內的一些設施將變身多功能音樂廳或是展覽中心,雖然當局推測,它們在索契的上座率將成問題。

“大冰宮”副負責人烏里揚娜·巴爾貝舍娃說,正是對索契冬奧會場館未來用途的擔憂導致了把觀眾席限制在最多1.2萬個的決定,這個數字比2010年的溫哥華冬奧會場館(1.8萬) 要少得多 。

俄羅斯建築與城市規劃專家格里戈里·列夫津認為,“價格不得不提得比邁阿密高,以便在未來10到20年內追回投資”。

2012年,有400萬名游客到訪索契。這個數字雖然高,但無論如何都沒有改變許多年來一直持續的下降趨勢。

在索契度假高于在俄羅斯人中比較受歡迎的其它旅游目的地,如土耳其、埃及和泰國。索契賓館過多,其中一些在冬奧會結束後將面臨破產的威脅。

索契待售不動產過多。但索契Gildin房地產經紀人負責人米哈伊爾·季托夫說,索契一室公寓起價300萬盧布(約合9萬美元)。

按照Kyero.com房地產經紀人網站的數據,這筆錢可夠在西班牙南部度假勝地阿吉拉斯(Aguilas)買個帶游泳池的兩室的公寓。

當地中介因俄羅斯各地區富人對前往國外感到擔憂而贏得競爭。

季托夫說,“我問客戶,您想買黑山共和國的那座房屋嗎?要是美國人突然來了,把一切炸了怎麼辦?”

總有人必定會因此輕易上當。

索契市當局希望,冬奧會期間對索契的關注將改變這種局勢,即便索契難以同更便宜的度假目的地競爭。

俄羅斯大型旅游運營商KMP Group旅游處負責人亞歷山大·馬克里亞羅夫斯基說,索契市缺乏同外國人共事的經驗,本地居民的英語流利程度不高。

好客也成問題。索契市長顧問奧莉加·涅傑利科坦言,當地居民習慣于視游客為障礙,市政府甚至為此舉辦過禮儀培訓課,試圖扭轉這種態度。

但索契作為度假勝地仍有潛力,尤其是在國內游方面。

一個可能的方向是醫療旅游。在蘇聯時期,索契就以療養院聲名鵲起,現在這里的療養院也足夠多。例如,前蘇聯領導人斯大林和勃列日涅夫就曾在馬採斯塔度假地療養過。

另外,還存在其它方案,生態旅游和如今在許多五星級賓館下榻的企業為員工准備的旅游。

但所有這一切還有待重大改進。生態旅游目前處于萌芽狀態,療養院是蘇聯時期的殘余,而集團旅游還需要吸引。

涅傑利科說,今年秋天,索契市政府成立專門委員會,以確定城市在冬奧會之後的形象。

不論如何,但索契作為度假勝地未來的關鍵可能保存在蘇聯過去時中了,當時國家公務人員免費獲得旅行產品。

馬克里亞科夫斯基說,“也許,開始像蘇聯時期那樣向員工們發放度假旅行券?為何不呢?”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