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左右看:一個戰士之死

立報/本報訊 2013.12.18 00:00
左看:蒼蠅只能營營

曼德拉死了。

一個偉大戰士的死去,不單單帶走他個人的肉身,也帶走了那個年代的青春。曾經,世界是那樣熱血年輕,許多人前仆後繼地奮勇向前付出血淚,只為了回應現實對他們的召喚與提問:人該如何活著才能像個人?他們有人默默犧牲,以鮮血澆灌地土。他們有人幸得掌權,在艱難世道彳亍前行。正因為世道艱難,戰士們更珍惜著相濡以沫的兄弟情誼,那是弱小民族休戚與共的世界觀與連帶感。

但那個世代的人們,早已退出舞台。接班的新世代總說戰略夥伴,而非民族弟兄,其意思在於:有利益時才是同伴。不若兄弟共處,無論大局如何艱難,兄弟總得咬牙互助。過於老練的當今世道,誰還認人兄弟,誰就被當笑柄。這年頭人人都想當領頭羊,要當金磚一員,要當文明大國。

當今戰士難尋弟兄,退役戰士在他死後,兄弟互挺的過往還得成為奴才蒼蠅營營恥笑的話題。「然而,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完美的蒼蠅也終竟不過是蒼蠅。去罷,蒼蠅們!雖然生著翅子,還能營營,總不會超過戰士的。你們這些虫豸們!」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歲月為何光輝

當曼德拉在南非力抗種族歧視,美國黑人正爭著民權,巴勒斯坦早已與占領家園的以色列奮戰,而中華民國與美國一起挺著南非國民黨。

那時,反抗者曼德拉成立武裝組織進行反抗,卻招來南非與美國聯手,將他逮捕入獄。時值44歲的他,開始那看不見終點的監獄生涯。除了少數支持民權運動與力抗不義體制的行動者,絕大多數的人們總是把曼德拉視為極端的危險份子,樂見其監禁。

1990年曼德拉終於出獄,幸而過往監禁並沒有傷害他的心靈,反倒成為一個人格者,促成南非的轉型與和解,這段轉型正義的過程,至今仍是許多人們津津樂道,甚至效法學習的對象。儘管終結白人統治的新南非依舊有著難解的問題,他所創健的政黨如今也飽受批評,但曼德拉的受難過往與其人格特質,使他一直是弭平分歧團結南非的精神領袖。

人們傳唱〈光輝歲月〉,也許是對於人格者的欽佩與懷念,但請別忘了歲月之所以「光輝」,是因著他長達27年半的監禁人生所致,更是包括你我在內的人們集體漠視不義體制,共同造成的不幸。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圖說:法國民眾15日在投卡德候廣場點燃蠟燭紀念曼德拉。(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