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督保盟:笨蛋,問題不在波波

華人健康網/記者張世傑/台北報導 2013.12.09 00:00

高雄阮綜合醫院延宕醫療急救致死案,引起社會一片譁然,甚至傳出醫院將責任推給實習醫生,並將輿論全導向「波波(波蘭醫學實習生)」一事。「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痛批這是一種「醫療暴力」,要求衛福部應全面清查教學醫院是否違規濫用實習醫生,並應即日起取消違規醫院之教學醫院資格。

根據醫療法與醫師法相關規定,實習醫生不能單獨執行包含診斷、治療及處方等醫療業務。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轉述媒體報導指出,吳姓女子11月底到高雄阮綜合醫院開刀,術後劇烈腹痛,但家屬前後9次向護理站表達尋求醫師協助醫治,卻未獲回應,導致患者不治死亡。家屬更控訴院方由實習醫師「波波」開藥,甚至外傳到病房探視的值班實習醫師,可能是波蘭醫學系畢業的台灣學生。

實習醫生 不是醫生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指出,實習醫生「不是醫生」,是「學生」。根據醫療法與醫師法相關規定,實習醫生不能單獨執行包含診斷、治療及處方等醫療業務,必須經由住院醫師或主治醫師的指導及確認下,才能執行,更遑論單獨值班。

另依據相關法規,實習醫生必須於實習時佩戴相關證件以供辨識,病人甚至可以拒絕由實習醫生提供診治與服務,而高雄阮綜合醫院卻將責任推給「波波」,無疑轉移焦點,企圖推諉卸責。

針對高雄阮綜合醫院延宕醫療急救致死案,民間團體發言人滕西華(右一)痛批政府「醫療暴力」。(圖片提供/民間監督健保聯盟)

病人安全 淪為口號

特別是,病人的安全與福祉是醫事人員的首要之務,所有的醫事人員對於任何威脅病人安全的情況,都必須慎重以對,不可忽視,更不能包庇,因此在醫療糾紛處理法立法之初,呼籲各界應該關心制度如何在補償病人之際,更重要的是預防再犯的除錯機制。

滕西華指出,令人心痛的是,吳姓婦人生前是如此的弱勢與痛苦,醫院卻交由也是醫療弱視的實習醫生來診治,事後在死亡診斷書上面,更企圖以病人為「海洛因成癮」來汙名化病人,這種不做為與漠視病人安全的做法,是一種嚴重的「醫療暴力」,再度顯示病人安全已經在制度上、實質上淪為口號。

衛福部回應:全面檢討

面對「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的痛批與質疑,衛福部醫事司副司長王宗曦回應表示,實習醫師非合格獨立醫師,必須在合格醫師指導之下,從事醫療行為,教學醫院也不能夠把實習醫師當正式人力來用。

目前全案已經進入司法調查階段,阮綜合當天究竟有無值班醫師、主治醫師在場,除要求地方衛生局訪談調查外,已啟動即時、不定期的醫院評鑑,針對教學、行政進行調查,若指控屬實,高雄阮綜合醫院有可能遭調降醫院等級,同時將對於相關失職醫療人員給予重懲處罰。

★《醫療糾紛怎麼辦?》聽聽專家怎樣說~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50/16859 【影音】實習醫「學徒變師父」 政府挨轟放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