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捍衛婚姻家庭」的論辯奇觀

立報/本報訊 2013.12.03 00:00
左看:捍衛家園、多元成家與毀家廢婚

在2012年至2013年延燒的土地迫遷爭議裡,種種迫遷抗爭中,除了「國家暴力毀家」的鮮明形象以外,另一種不容忽視的集體共意壓迫,出現於每個因「圈地」而暫時形成的社區,以「同意」與「不同意」進行劃界對抗。這條領界不是公共利益,而是「社區高級化」。

在「同意戶」領界內,捍衛家園地產利益,往往成為家戶內部具壓倒性的勝利組。反過來看,「不同意戶」所肩負的「捍衛家園」口號,時常成為大眾的集體投射與寄託,預設「抵抗家戶」應有父慈子孝、堅實團結、始終如一……等理想家園質地,形成過重的道德包袱。

前述「捍衛家園大混戰」的故事說的是:「家園」是複雜而異質的組成。我們無從運用血緣、姻親或宗教想像,規範何謂「正常家庭」。錯誤定義與期待「正常」,只會造成社會集體遲遲停留在「我的家庭真可愛」的超現實階段,看不見真實的社會情境。

或許,我們可以思考:為什麼「愛」需要國家或神的認證才成立?經國家或神明認證,就能保證幸福?如果不是為了確保愛與幸福,那結婚是為了國家社會福利與民政系統的財產繼承?如果是,為什麼沒結婚的人就不配擁有?真實的愛的實踐,只停留在血緣或姻親關係上嗎?如果此言成立,那麼您確定神對您的愛,不是有名無實的花言巧語嗎?

陳虹穎/文化評論人

右看:婚權成家是基本人權

下一代幸福聯盟在上週日號召出高達20萬人次的動員力量,十足讓台灣原本傲視亞洲的同志驕傲(gay pride)瞬間打落凡間,看見真實恐同世界的能量。喔!不,應該說是看見了「同志」能夠「驕傲」的侷限。換句話說,只要在不動搖「一男一女」晉身至「一夫一妻」的家庭單位權力(利)結構下,同志想怎麼驕傲,隨你便。

「下一代幸福聯盟」日前針對伴侶盟與同家會分別提出的同志婚姻權與多元成家法案表達強烈反對。其反對的理由是:不同性傾向的人應該尊重『家庭』及『婚姻』的歷史傳統。異性戀婚配關係作為一種道統,自然是相當欠缺歷史考證的說法。這種說法自恃為當前的主流與「正統」,運用意識形態教條,壓迫了人的自由意志,阻斷了跨越血緣想像的親屬網絡的可能性。

如果真的是為了國家及下一代的幸福著想,法案或制度的改變,都該正視:當前社會問題與歧視的生成,十之八九與法制規範的「社會分類」有關。沒有任何婚姻能夠真正承諾「永久生活」,沒有任何血緣關係能確保「家庭」就是至高無上的親情組成。真要實踐「堅守婚姻價值」,下福盟的下一步,恐怕得倡議禁止離婚了。請停止以愛之名所執行的獵巫伎倆;試想,當前發生的這一切暴力罪行,難道真好意思讓神來為你我贖罪承擔嗎?

陸已興(國小教師)

圖說:下一代幸福聯盟11月30日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為下一代幸福讚出來」活動,數萬民眾上街頭表達反對「同志婚姻」、「多元成家入法」等訴求。一對同性戀人則以行動表達他們支持多元成家的立場。(圖文/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