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德佛札克《新世界》交響曲的俄派詮釋

民生@報/陳小凌 2013.12.02 00:00
圖說:聖彼得堡愛樂終生指揮阿雷席夫登台。TSO提供。

【文/陳小凌】你會唱「念故鄉」這首歌,但可能不知道這是德佛札克《新世界》交響曲第二樂章的優美旋律。德佛札克結合印地安人與黑人民歌,加上故鄉的波西米亞旋律,以這首交響曲征服了全世界。臺北市交特邀聖彼得堡愛樂終生指揮阿雷席夫登台,展現「新世界」的俄派詮釋。而當紅次女高音塔拉索娃也連袂登台,打開俄羅斯的「新視界」!

「念故鄉,念故鄉,故鄉真可愛……」這首歌謠,其實是來自德佛札克《新世界》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由英國管娓娓道來的主旋律,加上作曲家李抱忱的中文歌詞,不但成為大家傳唱的歌謠,還變成美妙的下課鐘聲,流轉在各個校園之間。

12月5日臺北市交在中山堂的「新世界!」音樂會中,指揮阿雷席夫來台展現磅礡激昂的俄派《新世界》交響曲。這是德佛札克最著名的一首曲子,來自捷克的德佛札克,遠度重洋來到陌生的美國,就任紐約國民音樂學院院長。雖然接觸了新奇的黑人靈歌和印地安民謠,但是內心還是有一種抺不去的波希米亞家鄉情懷,於是他將這些美國民謠素材,加上自己所熟悉的波西米亞旋律,創作出這首膾炙人口的《新世界》交響曲。除了第二章英國管的吟唱之外,第四樂章強而有力的銅管,讓曲子在激昂雄壯的樂聲中結束,也令人印象深刻。

阿雷席夫從2000年接掌俄羅斯最負盛名的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成為該團的終生指揮。他對維也納古典時期風格的掌握,就像對柴可夫斯基、馬勒、蕭士塔可維奇那樣嫻熟。在阿雷席夫的帶領下,聖彼得堡愛樂演出過全套布拉姆斯交響曲、全套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協奏曲、普羅柯菲夫的幾首作品及荀白克的《悍婦之歌》。與聖彼得堡愛樂的合作,激發他對於採用音樂會形式演出歌劇及芭蕾舞的興趣。

這場音樂會除了演出德佛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之外,還將演奏兩位俄國作曲家的作品-柴可夫斯基的《盧米尼的法蘭奇斯卡》及穆索斯基的《死之歌與舞》。臺北市交邀請當紅次女高音塔拉索娃,演唱俄國作曲家穆索斯基的作品,她曾與普雷特涅夫及俄羅斯國家交響樂團錄製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曲,並與阿巴多和柏林愛樂一同錄製穆索斯基的作品。

穆索斯基的《死之歌與舞》則是一首四首短歌組成的連篇歌曲,最初是寫給低音或男中音與鋼琴的藝術歌曲,歌詞取自作曲家好友詩人Arseny Golenishschev-Kutuzov的詩作。每首歌曲都與死亡有關,也反應了19世紀俄國的社會隱憂。穆索斯基去世不久後,葛拉祖諾夫將第一、三首的鋼琴改編為管弦樂,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改編了第二與第四首。1962年蕭士塔可維奇將整部作品重新改編獻給女高音Galina Vishnevskaya。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