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第三隻眼睛:人道救援的迷思

立報/本報訊 2013.12.02 00:00
■張翠容

最近,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一再向全球呼籲,扶助戰亂國家的難民。打開地圖,那裡難民最多?這當然首推敘利亞,單是湧到鄰國的數目已達2百萬之多。

他們處境淒慘,的確極需援助。但當聯合國親自出聲,要大家捐款援助敘國難民時,我感到很悲憤,不禁問一句,誰製造了這些難民?

敘利亞政府濫殺無辜固然要承擔責任,可是,歐美大國、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等聯合國成員國家,為私利把軍火輸到敘利亞反對軍手中,加劇戰火,名義上為民主,實際上是爭奪地緣政治控制權,把老百姓生死拋諸腦後。

還有巴基斯坦北部,過去數年遭美國無人駕駛戰機轟炸,造成十多萬難民往外逃。被轟炸的地區,經濟也一併受摧毀,一如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多國,政治與經濟難民,一時間也分不清。

聯合國大國成員做的「好事」多,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美國無人駕駛戰機到處轟炸,不置一詞,對成員國軍援敘利亞內部某些派系,採取放任態度。

好了,現在他們所製造的破壞,竟然就叫我們來埋單,豈有此理。

悲憤歸悲憤,受害者是不應該受到懲罰的。我們沒理由不扶助這些不幸的受害者,但伸出援手的同時,請也一同鞭撻那些戰爭製造者,並要求他們負上責任。

聯合國中的西方大國成員,過去一直干預第三世界國家,沒為該地區帶來和平,反之點燃戰火。諷刺的是,衝突也推動了西方人道組織發展蓬勃。

「人道主義」一般泛指拯救生命和減輕痛苦的行動,無論這是由於天災或是人為的災難。而大家所理解的「人道行動」理應基於兩個原則,這就是無論受害者的背景是什麼,都有權接受人道對待;還有,人道機構的政治獨立性。

如果所有人道活動都按人道原則和政策方向走,我們的世界的確可舒援一些痛苦,並且可活出人類作為一個大家庭的信念,在國際上加強人與人之間的團結。不過,問題是,有多少人道團體能貫徹人道原則?或是人道主義這個修辭變成一種公關手段?

事實上,人道主義存在著非常辯證的方面,就以非洲為例,販賣奴隸和殖民帝國主義為非洲帶來危機,而西方帝國的子民又以人道工作者的身分回到非洲為危機作補救工作。換言之,人道危機為人道工作鋪路,倒過頭來非洲人又通過人道救援加強了他們對西方的依賴。人道工作者很少追問人道危機的來龍去脈,因為他們在有意無意地變成危機的既得利益者。

真正的人道主義不應是憐憫的施捨,也不是侵略者的化裝,而是鞏固人類大家庭的一種守望相助精神,感情團結,共同對抗侵蝕我們普世人權的力量。

(資深戰地記者)

圖說:位於黎巴嫩邊界的阿索爾鎮難民營中,敘利亞難民孩童在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前來參訪時於帳篷外鼓掌,圖攝於2013年11月29日。(圖文/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