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征戰兩岸選秀 孫自佑只想好好唱歌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12.02 12:22

兩岸選秀走一回

如果是動物,孫自佑算是草食性;如果是食物,他算是生菜沙拉。總之天然、無害,沒有侵略性。參加的兩次選秀比賽:《超級星光大道》與《中國夢之聲》,都是檯面上的節目,但比完後都像漣漪泛開復又平靜的湖水。但無波的水面下總還有著什麼等待竄出頭來。現在他唱樂團,還要接演電影,總得試過了才算。放不放棄是一回事,甘不甘心才最重要。

當初比賽《星光》他沒告訴家裡,是別人看到後跟他的父母說:你兒子上電視。父母不反對,也讓他唱了個冠軍回來。他說:「比完賽後也跟唱片公司簽約,那時我大概22、23歲,會有一個期待。」只是期待變成等待,眼看發片計畫遙遙無期,「一定會有一些失落徬徨,父母也覺得不要浪費時間,就去當兵。」

當完兵回來他遇到韓賢光,加入了原來韓賢光領軍的樂團,因為他加入,樂團名字改成「孫自佑 AND RAY BAND」,走一點搖滾、一點藍調,跟一般對他擅唱抒情歌的印象有一點區隔。後來他又去參加大陸選秀節目《中國夢之聲》,雖然沒有拚戰到最後,但也博了一點名聲回來,他說那時走在上海街頭,偶爾會被認出來。大陸地大物博,商機無限。

「當然比賽後還是會有一些商演機會,目前也還在談。因為可能是第一次去,很多事情也不是像想像的可以那麼順利。」「現在主要的通告還是在台灣,大陸那邊主要是《夢之聲》的表演,他們有做一個像演唱會的巡演。」

《一代宗師》裡,宮寶森說:「新人要出頭」。近幾年的歌壇新人從選秀比賽出身的佔去一半。電影裡葉問在金樓裡與各派人馬交手切磋,盡得心法,最後與宮寶森的過招,輸贏已經不在武功,而是格局。孫自佑一路從台灣比到大陸,眼界勢必開了一些,我好奇如此比試一輪後有何轉變,他依然靦腆,但語氣肯定的說:「我想當歌手界的公務員。」

初心就是好好唱歌

在爭奇鬥艷的娛樂世界裡,孫自佑說他想做歌手界的公務員。我當下心想:豈不是死路一條。「世風日下」,放眼所及盡是能上天下地的馬戲團員,如果歌壇還有公務員的話,那大概就是費玉清了,不過典型在夙昔,如此看來,也許孫自佑並非全無機會。

不過既然不想耍花招,我問他覺得自己唱得好嗎?「哇─ 這問題好難回答啊。」但他沒有想太久,是知道誠實為上策。「我覺得自己跟很多歌手比起來,這是實話,我覺得我蠻多不足的地方。我是希望自己要成為一個歌手的話,你的聲音要被人家記住。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在往這目標邁進,希望不管走到外面還是怎麼樣,有個人在唱歌時大家一聽到就知道是我的聲音。」

所以他喜歡流行音樂燦爛勃發的90年代,諸如Boyz II Men、Backstreet Boys,張學友、庾澄慶。他在《夢之聲》後來唱的兩首歌:《真愛》跟《解脫》各是90年代金曲,當時即使消費者對視覺的需求已經開始,但音樂產品最基本的音樂性卻仍然紮實,演唱實力仍被重視,而那也是孫自佑最有勝算的武器。即使我疑慮不搞花招噱頭、生活平淡的他,對演藝圈來說,平淡不是好事,如果給人太Peace的感覺會否可能不夠構成一種魅力?

「我覺得可能回歸到我就是想當一個歌手。之前也有人問我你想要做什麼樣的事情,我回答,我想當歌手界的公務員。這是目標啦,我覺得藝人這個工作是帶給人家開心,比如人家下班很累,喜歡你的就聽你的歌會紓壓,我的工作就是帶給人家這種快樂。」現在流行講「初心」,這就是孫自佑的。問他喜歡唱情歌嗎?他沒什麼想的回答:「還蠻喜歡的。」

「但我其實都喜歡,我也喜歡快的東西。只是可能當初的印象比較在我唱情歌。至於創作是一直到退伍才開始學習,我覺得就是把它當作一種動力,不管作出來好不好,我都願意嘗試看看。」

所以他加入樂團,唱一些不同傳統情歌的歌。所以他接演電影,也是一種試試看。

花開在山野爛漫處

除了樂團演出外,孫自佑目前的具體計畫是明年接拍Dick Lee (李迪文)的電影。Dick Lee的代表作品除了張國榮的《追》外,他在90年代與林憶蓮合作產生的妖嬈多變的音樂風貌更令人絕倒。這次他初執導演筒,影片自然要融合他的擅長─音樂。雖然目前劇本仍在修改,內容也無法透漏太多,但風格上應該類似音樂劇是可以預見的。而唱功沒問題的孫自佑,肢體上能否勝任,令人好奇。

「我之前有去客串過電影,我覺得蠻好玩的,但演戲很累。」「肢體的話應該還可以,可能某一些動作會讓人看來很好笑,但我不會把它當作一個令人害怕的東西。」

除了不害怕,孫自佑恆常有一種淡定的神態,有時候幾乎要超凡入聖般,有時他也就是笑一笑就交代過去了。好像眼前的困境都不是困境,困難也都是一種刺激,或者他內在自有一種幽默化解種種尷尬。人在未經世事前要單純很容易,在歷經一些後還能這樣就不是易事。

「我以前從星光的時候讓人記住可能是我很愛笑,就是一直笑一直笑。當然我覺得人一定是會有經歷跟成長,可能有些歌迷看到我在大陸比賽時候怎麼不一樣了,沒像以前那麼愛笑。我想這一定是有所成長,如果一個26歲的人跟18歲的人一模一樣,那也會怪怪的。所以那時候沒有想那麼多,但是慢慢遇到的人多了,看的也多了之後就會改變,可能對唱歌來說會比較有感情。我之前唱歌都會被嫌沒感情。」

現在他唱歌有感情了,笑還是得笑,只是頻率也許沒以前多,但一旦決定誠懇度日,即使身處演藝圈都能過得踏實。《十面埋伏》裡捕頭問小妹為何不像教坊裡其他女子一樣以花取名,小妹回答:「此處的花根本不能算花,真正的花開在山野爛漫處。」

孫自佑,等待綻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