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科學 未完待續

立報/本報訊 2013.12.01 00:00
■科學月刊

■趙軒翎(科學月刊編輯)

每年十月是諾貝爾獎的季節,隨著得主陸續公布,一個一個科學巨星躍上台面。不過台上的光鮮亮麗,卻怎麼也比不上追尋真理的過程。人家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此時科學家的執著與認真,那一步一腳印的發現歷程,或許才是科學最美麗的部分。

理論的推演到實際證明,通常得經歷長時間、多位科學家輪番驗證、辯論,才能逐漸明朗。今年的物理獎就是這麼一個例子,得主盎格列、希格斯,以及已過世的布繞特,在1964 年分別提出理論,突破原先基本粒子沒有質量的標準模型,進而預測帶有質量的「希格斯粒子」的存在。等到半個世紀後,這顆「神之粒子」才在CERN 現身,證實了這個理論。

隨著時代的進步,研究方法不斷演進更新,應用新方法突破以往的困境,是科學研究的課題。多數的化學反應用肉眼看不出差異,更遑論看到分子與分子間的作用。化學家卡普拉斯、萊維特和瓦歇爾,運用了電腦的便利撰寫演算法,讓這些複雜、看不見的化學反應過程,能輕易在計算下顯現,因而聯袂獲得化學獎殊榮。

若是根基不夠堅固,怎麼能夠蓋起高樓?今年的生醫獎帶我們回到生物體的基本組成——細胞,來看其內部重要的訊息傳遞機制,小小的囊泡扮演重要的貨運系統。謝克曼、羅斯曼和蘇德霍夫針對其基因調控、運輸機制進行研究,不僅奠定細胞學基礎,也讓糖尿病、精神病患者從中受惠。

股價的起伏漲跌,影響投資人的臉色與心情。投資理財有虧有盈,其重要影響因素為資產價格走勢。要能了解這個走勢,可得層層解構複雜的金融體系。法瑪、韓森和席勒在資產價格走勢實證研究上的貢獻,為此奠定了基礎,但要能正確釐清,恐怕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科學的路是為了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和生存的世界,進而與之共生共榮。但若是走錯了方向,科學卻可能是加速毀滅的開始。從今年和平獎頒給「禁止或學武器組織」,以及之前敘利亞的沙林毒氣事件,在在提醒我們應更謹慎面對科學,避免聰明反被聰明所害。

科學歷程起、承、轉、合的篇章,等待著人類繼續編寫,諾貝爾獎的頒發不會是個結束,只是一個高潮。科學中永遠都有未知等待我們去發掘, 抱持赤子之心去探索,科學的美好和趣味就在這一念之間。(全文見科學月刊2013年12月號封面故事-諾貝爾獎特別報導) 

諾貝爾物理獎

把「光子」變重了—基本粒子的質量起源

理論物理學家布繞特、盎格列與希格斯的數頁推演,揭開了長達半世紀之久的史詩,搜尋所謂的神之粒子。

侯維恕:任教台灣大學物理學系

諾貝爾化學獎

從分子生物到工業化學—用電腦模擬生物分子化學反應

三位理論學家發展了多尺度模型,將化學系統由實驗桌帶入電腦的模擬世界。

黃鎮剛:任教交通大學生物資訊及系統生物研究所

化學家的駭客任務—虛擬實境的化學實驗與研究創新之理論實踐

諾貝爾化學桂冠,肯定了發展複雜化學系統多尺度電腦演算。本文將介紹其發展史及運用多尺度電腦模擬綠能催化材料∕生命體而開啟理論實踐之門。

楊小青:任教輔仁大學化學系

諾貝爾生醫獎

細胞的貨運系統—抽絲剝繭囊泡運輸歷程

囊泡為細胞中負責運送物質的貨運司機,他們該怎麼協調?怎麼交貨?目的地在哪裡?都是一門大學問。

許英昌:任職英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諾貝爾經濟獎

投資風向球—了解資產價格走勢

法瑪、韓森及席勒三位經濟學者,因在資產價格走勢的實證研究上有卓越貢獻,而共同獲得了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周雨田、顏佑銘:任職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

諾貝爾和平獎

裁減軍備致力和平—敘利亞內戰與消弭化武的奉獻者

飽受戰火蹂躪的敘利亞擁有大量的沙林毒氣。在多次國際爭端中,禁止化學武器組織負責調查及銷毀化學武器,做出廣泛的努力。

韓德生:任職台大醫院復健部

黃向文:任教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研究所

本版內容由台灣立報與《科學月刊》合作出版。《科學月刊》網址:http://www.scimonth.com.tw/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