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哈巴狗電台:我的世外桃源(下)

立報/本報訊 2013.12.01 00:00
■陳真

沿著某種軌跡,來到南京,來到玄武湖,來到美麗的秦淮河畔,街上人行往來,見著有人推著奇怪的平板車運送雜糧蔬果販賣,一路大聲吆喝;一時之間,真難想像我真的來到南京。歷史有時讓人覺得很抽象,很遙遠,有時卻又倏忽來到眼前。腳下這片土地,這條江河,如此美麗,當年卻流遍鮮血。

講起歷史,講起記憶,講起電影所為何事,高達說:「重點不在這個人或那個人,不在此地或彼地,重點是時間,時間穿過現象,留下它的軌跡。」我緊貼著窗子,想像「時間」在這座美麗城市走過的足跡。曾聽吾友柏楊說起那個年代,生命可悲,家破人亡尋常事;運氣好的,有個好死,運氣差一點的就活了下來,求個茍活。他說,逃難時,許多女學生沒東西吃,活不下了,就往逃難人潮裡隨機攔了個人求對方一起帶走,顧不了什麼尊與卑、榮與辱了。

心頭一個印子打下了便很難抹去,就像揮之不去的幽靈一般,時不時就會出來折騰一番。你該怎麼理解戰爭?該怎麼理解這一切難以理解的人事悲歡?當善惡美醜超越想像,你該怎麼活?你還有什麼話說?

曾聽高俊明牧師說過信主的心路歷程。他經歷戰爭,見著太多殺戮,死的活的,橫躺街上,無助絕望,一切都如此難以理解。當善惡之事超越某種界限,不是做為一個人所能掌握,於是他信了主。我沒資格說些有關宗教神明的事,但在某種說不上來的世界中,仍能找到一些回應,一種安慰。如果沒有這樣一個世外桃源,人如何在各式各樣的印子底下存活?

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講南京大屠殺金陵女子學院一段典故;這事寫成了小說,據說原著結局悲慘,有人問張導為何卻給故事留個空白?他說:「我沒拍結局,主要還是要看長大後的書娟願意記住些什麼。主角書娟如果活到現在,可能很多事都不記得了,但她一定記得那些美麗的女人,一定會記住那個色彩斑斕的瞬間,因為它如此美好。」

若要說起戰爭,說起那些鮮紅的印子,一段段色彩同樣鮮豔的影像,不知何故,彷彿也跟我產生了某種意象連結;想到那些不可解的悲歡,某種聲音影像便浮現腦海。夜深人靜的悲傷夜裡,就跟書娟一樣,我總給自己像底下這樣一個待遇。白鷺洲,水漣漣,堂闊宇深,好個世外桃源。

(醫師)

《金陵十三釵》電影原聲主題曲MV: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i6fBVjMJB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