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薛紅落馬不氣餒 電影之神鼓勵更寶貴

NOWnews/ 2013.11.28 00:00

記者許世穎/台北報導

以《春夢》入圍第50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薛紅,以一票之差輸給了《爸媽不在家》的楊雁雁,但她非但不氣餒,更笑說自己得到了比金馬更寶貴的禮物,就是來自李安導演的鼓勵和祝福,更以「心中的電影之神」來形容他。

薛紅在金馬獎入圍酒會當天,就以豪爽及開朗的個性讓台灣媒體留下深刻印象,昨(27)日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依舊展現出充滿智慧以及歷練的態度。已遠離演藝圈20年的她,一度選擇經商,被好友導演楊荔鈉找來復出拍攝《春夢》,沒想到一拍就讓她入圍金馬獎。

她提到,能夠入圍金馬獎完全是緣分和運氣,當得知自己入圍時根本不相信,還以為人家在跟她開玩笑!她也大讚金馬獎真的充滿正面能量,「難怪被稱為華語片的奧斯卡」,快人快語的她笑說,若是在大陸講到「獎」就是內幕、潛規則,但入圍金馬獎真的是像作夢一樣。

在知道自己入圍後的隔天,她就自掏腰包花了12萬人民幣去拍攝宣傳照,後來到香港又多花了3萬再拍一組。薛紅說:「金馬入圍是用錢買不到的,我就算花點錢拍照又如何?」

拍戲自備衣物 講話充滿智慧

而當初拍攝電影時,薛紅更自己帶了兩大箱衣物,前往北京拍片現場,到了北京天氣寒冷,洗好澡卻連浴巾都沒有,她直說:「你看這劇組省到沒錢準備浴巾!」讓她馬上用被子裹住自己,後來上樓去找導演楊荔鈉,發現她也因為感冒沒睡好,讓她直往她身上蹭,結果才瞇了10分鐘馬上要上戲,讓薛紅直呼痛苦。

提到拍片過程,原來導演給她的劇本是沒台詞的,所有台詞都出自於她自身對於人身的體悟,或是閱讀過的書刊,平常的薛紅愛好讀書、也愛寫作,講起話來更是字字珠璣。

像是她對現場女記者提到的感情觀:「感情別當真,倒楣的都是女人,男人就是揚長而去」;或是孝順的重要性:「人要是孝順,趴在地上都讓人敬畏;人要是不孝,站在高處都沒人理會」,讓人見識到她充滿智慧的一面。

不過她拍攝《春夢》也有害羞的時候,像是她不懂「按摩棒」還要介紹功用,指好回想自己曾看過的文章;還有和小男生的激吻戲,因為對方吻一吻還「伸舌頭」,因為太投入,不等導演喊停,自己先喊「卡」!

參加金馬如夢境 遇見大導超開心

這次來台參加金馬獎,薛紅說自己就是來享受夢境般的盛典,不過當知道自己一票之差輸掉了還是有點難過。不過她仍開心的說,在典禮上碰到侯孝賢導演,他除了讚她演的好,還對她比出「敬禮」的手勢,讓她回想起來仍超樂,還大讚侯導「可愛」。

還有在惜別酒會上碰到李安導演,他拍拍她的肩要她不要失望,對她說:「妳知道競爭有多激烈嗎?能入圍就是肯定!」薛紅感動的說:「獲得了我們心中的電影之神的擁抱和鼓勵,是比金馬更寶貴的禮物,比冰冷的金馬獎好多了!」

訪談間不時留露出真性情的薛紅,也在提到當時曾寫下得獎感言,可惜最後沒用到,更笑問記者:「你們想知道嗎?」原來她希望能夠在夢中騎著金馬去見天上的母親,也希望88歲的父親活到99歲」,說著更當場哽咽。

在場的兒子也提到,薛紅只要提到她的母親就會落淚,而她也真的當場有些紅眼眶。不過樂觀的她面對事物的態度坦然,更自爆自己曾得過五年的憂鬱症,直說「我也死過了」,但也因此爆發出能量,現在的她則認為身體健康最重要。

電影《春夢》今年僅在金馬影展做過一場放映,製片方表示,目前該片在台灣尚未有電影公司引進,而且電影非陸片,出品國是香港,所以不會受到台灣大陸片上映配額的限制,真的很希望可以在台灣上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