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海峽兩岸建設自由經貿區的相互影響與因應

美麗島電子報/唐永紅 2013.11.25 00:00
當今世界的國際經貿活動自由化,超越以往的貨物貿易自由化在服務貿易自由化、產業投資自由化與金融活動自由化等領域深化發展。順應這一發展趨勢,以及自身經濟發展的需要,當前,海峽兩岸都在建設自由經貿區,先行先試經貿活動自由化政策措施。一方面借助經貿活動自由化,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另一方面,為將來參與全球層面(如WTO)與區域層面(如FTA)的經貿活動自由化探索經驗,奠定基礎。海峽兩岸都在建設自由經貿區以推進經貿活動自由化,必然相互有所影響。總體說來,應是機會與挑戰同在,競爭與合作並存。而相互影響的結局如何,則取決於如何因應。

一、貨物貿易自由化的相互影響與因應

中國大陸貨物貿易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短期上對大陸在地競爭性產品形成衝擊,但競爭壓力有助於迫使在地產業品的改進與提升,並有助於中國大陸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國際物流中心的形成與發展。

中國大陸貨物貿易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相應對臺灣在這方面的目標的達成會有競爭衝擊。例如,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鼓勵跨國公司建立亞太地區總部,建立整合貿易、物流、結算等功能的營運中心,先前設立在臺灣的跨國公司核心業務有可能轉移到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從而影響到臺灣期望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目標的達成。又如,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推動中轉集拼業務,提升國際航運服務,有可能加劇臺灣高雄港、基隆港等港口邊緣化。

但海峽兩岸在將貿易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給予對方的基礎上,可以主動尋求對接合作,以有助於協同發展。而對方貨物貿易自由化也有助於己方產品出口對方市場,從而有助於己方廠商增資擴產,並可能增加就業和提升薪資水準。

二、服務貿易自由化的相互影響與因應

中國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將在金融服務、航運服務、商貿服務、專業服務、文化服務以及社會服務領域擴大開放,暫停或取消投資者資質要求、股比限制、經營範圍限制等准入限制措施(銀行業機構、資訊通信服務除外),營造有利於各類投資者平等准入的市場環境。

中國大陸服務貿易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有助於中國大陸服務業招商引資與發展。相應對臺灣服務業招商引資有所競爭與磁吸。例如,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希望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航運中心的努力,可能影響到臺灣相關預期的目標的實現。

但兩岸若將服務業投資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給予對方,不僅會有助於自身服務業走出去跨境發展,也有助於對方服務業進入己方市場,以有助於己方經濟發展、就業增加、薪資提升,並通過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壓力促使己方在地服務業的改進與提升。

三、產業投資自由化的相互影響與因應

中國大陸產業投資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對外商投資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同時開放給外資和內資私人資本),有助於中國大陸產業招商引資,為經濟發展提供新動能。

中國大陸產業投資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相應對臺灣招商引資有所競爭與磁吸。例如,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發展電子產業的高階製造技術,將可能擠壓到臺灣電子產業的發展空間。

但兩岸若將產業投資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給予對方,不僅會有助於自身產業走出去跨境發展,也有助於對方產業進入己方市場,以有助於己方經濟發展、就業增加、薪資提升,並通過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壓力促使己方在地產業的改進與提升。

四、金融活動自由化的相互影響與因應

中國大陸在自由貿易試驗區內對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人民幣跨境使用等方面創造條件進行先行先試;推動金融服務業對符合條件的民營資本和外資金融機構全面開放,支持在試驗區內設立外資銀行和中外合資銀行;深化跨國公司總部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試點,促進跨國公司設立區域性或全球性資金管理中心。

中國大陸金融活動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的推行,有助於中國大陸金融產業招商引資與發展,有助於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形成與發展。相應對臺灣金融產業招商引資以及金融中心目標有所競爭與磁吸。例如,臺灣銀行業打算透過兩岸ECFA特別是服務貿易協定而成為外商進入大陸市場的跳板,達成財富管理業務與籌資中心的目標,將因外商可能直接進入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而難以實現。又如,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將開放離岸金融業務,也可能會擠壓臺灣發展人民幣離岸中心的空間。

但兩岸若將金融活動自由化及其相關政策措施給予對方,不僅會有助於自身金融業走出去跨境發展,也有助於對方金融業進入己方市場,以有助於己方金融業發展和金融中心目標的達成,並通過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壓力促使己方在地金融業的改進與提升。

總之,當今世界國際經貿活動自由化深化發展,大陸和臺灣也不例外。兩岸幾乎同時設立自由經貿區,推進經貿活動自由化,競爭性是必然存在的。競爭性的自由化政策措施雖然相互有所抵銷,但若相互開放,彼此都將自由化政策措施相互給予對方,就有合作的機會與空間,可以協同發展。而在競爭中有了合作,也可相對削弱競爭性。面對國際經貿活動自由化深化發展趨勢,作為小型經濟體的臺灣,資源腹地方面比較劣勢,更應借助更加自由化的政策優勢,在提供更多發展機會的同時,彌補其他方面的劣勢,增強整體競爭優勢,避免被磁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