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給她生路】罰嫖不罰娼 法性工作者反對

立報/本報訊 2013.11.20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法國國會將於27日討論一項廢娼法案,希望以罰嫖不罰娼的方式達到廢娼目的。這項法案提議,對初犯的嫖客處以1,500歐元(約新台幣6萬元)的罰款,再犯者罰款還會加倍,並處6個月刑期。

目前,性交易在法國是合法的,娼嫖皆不罰,不過相關活動如拉皮條和經營妓院屬違法行為。這項由法國社會黨議員奧利維耶(Maud Olivier)提出的法案,提議改為罰嫖不罰娼的作法,期能「達到社會教育目的,形成一種普遍觀念,認為付費尋求性服務是不正當的。」

奧利維耶表示:「性工作者是受害者,不該被視為罪犯,我們必須反轉現行法律。」她說:「我們必須剷除『性工作是一項快樂的交易行為』這種想法。此法案的概念,便是藉由減少需求來達到減少性交易的目標。」

根據奧利維耶提出的數據,法國估計有4萬名性工作者,其中有80%為女性、90%是移民。

工作環境將更加危險

令法國社會爭論不休的罰嫖不罰娼作法最早始於瑞典。1999年,瑞典通過一項《反對婦女遭受暴力法律》(The Kvinnofrid law),成為歐洲第一個將嫖客訂為有罪、但不處罰性工作者的國家。這項法律規定,任何形式的嫖娼行為都將受處罰,罰金依照嫖客收入計算,最高刑期為6個月,拉皮條和經營妓院也屬違法。而繼瑞典之後,挪威和冰島也於2009年通過類似法案。

儘管這項提案看似是為性工作者著想,法國性工作者協會(STRASS)發言人表示,若法案通過,性工作者的工作環境將更加危險。「性工作者將被迫改到偏遠地區工作,另外還得躲避警方查緝。這個法案基本上只會讓他們淪為暴力、竊盜及強暴的受害者。」現年26歲、本身是一名性工作者的曼農(Manon)說道。

「這也表示,援助單位及慈善機構將更難與性工作者聯繫,而這會使援助人員難以協助性工作者避免進行高風險行為,或辨認出可能身陷困境的性工作者,幫助她們取得住房等生活需求。」曼農表示:「現在,要向警方控訴我們的遭遇就已經很難了,這項法案將令這件事更加困難。那些會攻擊或強暴性工作者的人知道這些,所以性工作者遭攻擊和強暴的案件將只增不減。」她補充道。

反而鼓勵拉皮條

曼農認為,法國政府並未傾聽性工作者的真正需求。「我們被當成瘋子、或是無法替自己發聲的孩童一樣對待。儘管許多組織都同意我們的看法,政府卻沒聽見我們的心聲。這個法案將讓嫖客擔心自己被警方逮捕,導致嫖客人數減少。而低收入的性工作者將冒著風險,同意客戶提出的要求,縱使這些要求可能相當危險,例如不戴保險套等。這將促使性工作者雇用第三者來保護自己不受攻擊,所以這項法案實際上是在鼓勵拉皮條,而非抑制。」她說。

此外,曼農也認為,若這項法案通過,將如同法國前總統沙柯吉於2003年通過的禁止「被動拉客(passive solicitation,在紅燈區以穿著暴露的方式吸引客人主動上門)」法律一樣,導致「災難般」的後果。因為這條法律,許多性工作者被迫離開市區街道,改在偏僻的地點做生意,許多人更得穿著牛仔褲等休閒服裝,好掩飾她們的活動。新法案若通過,將會取代這條法律。

女權部:讓性交易自法國消失

今年稍早,法國女權部部長瓦洛貝卡森(Najat Vallaud-Belkacem)表示,她希望性交易自法國消失。她說:「我們將信守這項承諾,原因很簡單:這項讓被動拉客犯罪化的法律讓性工作者成為有罪的一方,但事實上,有90%的性工作者是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然而,曼農表示新法案實際上會傷害許多女性。「這將讓女性遭遇的情況更糟,迫使更多人陷入貧窮。她們將從哪賺取生活費?她們將被迫領取失業救濟金,而這只會讓政府花更多錢。」她說。

曼農表示,與其制定法規、讓性工作者間接遭到處罰,政府應該努力保障性工作者的工作安全,讓她們能夠租賃公寓、以便工作。「我們想被受到和其他工作者一樣的對待。」她說:「我們沒有任何差別。」(綜合外電報導)

(圖說)法國巴黎一位男子穿著戲服,與性工作者權益運動者一起參加一場反廢娼提案的示威遊行,圖攝於2012年7月7日。(圖文/路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