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給她生路】「別碰我的娼妓」 捍衛誰的權益?

立報/本報訊 2013.11.20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為了反對即將於11月底送交國會的廢娼法案,法國約20名連署者在《Causeur》雜誌上發表一篇「別碰我的娼妓」(Don't Touch My Whore)連署聲明。「我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自由的販售他們的美貌,甚至能享受其中。我們不希望議員通過那些管束我們慾望和享樂的法規。」聲明這麼寫道。

這20人多為50歲以上男性,其中不乏法國知名律師及學者。他們的請願書不僅借用了1985年反種族歧視運動的抗議活動標語「別碰我的夥伴」(Don't Touch My Pal),也自認幽默的自稱是「343個混蛋」,借用自法國1971年一場人工流產合法化運動中對一群女權運動者的稱呼「343名蕩婦」。而這樣的標題和自稱詞是激怒許多人的原因之一。

「343混蛋」 僅為自己享樂

1971年,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發起「343名蕩婦宣言」,號召343位著名女性發表宣言,公開承認曾非法人工流產,成功推動法國實現人工流產合法化。支持新法案,不過不認同這份連署的法國女權部部長瓦洛貝卡森(Najat Vallaud-Belkacem)就表示:「343位蕩婦是在要求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但343個混蛋卻是在要求支配他人身體的權利。這令人啞口無言。」

此外,多位評論家指出,這群人反對新法案僅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嫖妓權,並非為了性工作者著想。女權作家詹姆士(Selma James)便於《衛報》撰文表示,她反對這項將嫖客犯罪化的法案,原因是捍衛女性的工作及生存權,讓她們得以在安全的工作環境中,不遭犯罪化的工作並受到保護,而不是要捍衛男性的性自由。

詹姆士表示,這項法律必會造成的結果是,若性工作者被逼至更隱蔽角落,女性將只能任由暴力的嫖客及沙文主義、種族歧視的警方擺佈,占這些「壞女孩」便宜。任何讓性工作者與嫖客接洽更困難、也因此更危險的法律,都會讓性工作者成第一線受害者。

女性主義者讓女性工作更艱辛

然而,詹姆士也指出,性工作者需要比這群法國男性更好的支持者的同時,部分女性主義者常常只會讓她們的生活更為艱辛。

她說,事實上,在性工作者漫長的除罪化奮鬥過程中,向來都無法依賴女性主義者的支持。那些勢力已穩固的女性主義者一直都敦促政府,讓女性工作更困難。這些女性主義者的目的是要廢除性交易,而不是要幫助女性脫貧。如今,這種老掉牙的故事被包裝了女性主義的修辭法後,再度被強化:這次藉著將男性犯罪化來遮蔽其反對女性的本質。

1975年,法國一場知名的性工作者罷工運動,拉開了西方性工作者權益運動的序幕;這些女性先是占領了全法國的教堂,抗議警方在逮捕她們並處以罰款時,在終止謀殺和強暴案件方面一點幫助也沒有。這項運動促成了法國性工作者協會(French Prostitute Collective),也促使英國成立英國性工作者協會(ECP)。

曾擔任ECP首任發言人的詹姆士表示,協會第一項聲明就是支持性工作者,尤其是年長的性工作者。當時女權運動中許多人對於性工作者滿懷敵意,似乎將她們的工作與從事這些工作的人搞混了;就像過去人們將家庭主婦與家務搞混一樣。她們不斷的重申:「我們不等於我們的工作!」但將近40年過後,全世界性工作者依然面臨迫害與起訴。

在法國廢娼法案爭論中,也許法國的性工作者才是有權作出結論的人。長期致力於性工作者除罪化的法國性工作者協會(STRASS)總秘書梅黛(Morgane Merteuil)表示:「我們不是任何人的娼妓,尤其不會是你們的。如果我們為自己爭取權利,大部分原因是為了要對抗你們,好讓我們制定自己的協議。」(綜合外電報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