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小孩週三要上學 法新政引反彈(上)

立報/本報訊 2013.11.18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艾瑞克(Eric)和伊莎貝爾.尼札(Isabelle Nizard)這對父母,對於一項實施在他們9歲兒子沙夏(Sacha)身上的罪惡社會實驗感到憤怒。那是法國公立教育體制的最新制度:孩子星期三要上學。

根據《洛杉磯時報》報導,過去法國小學生星期三可以休息、在繁忙的課業中喘口氣。這些小學生原本跟他們的父母一樣,午休和暑假都比其他國家來的長;但今年9月起,法國小學生週一到週五都必須上學。

尼札夫妻抱怨,沙夏因此對上學失去了耐心,以往他們一家人在悠閒的週二夜晚,能一起外出用餐或讓沙夏看電視,無需擔憂明早還要上學,現在都被取消了。沙夏固定安排在週三的吉他課,現在也必須壓縮在週五的午餐時間。

家長:未經同意 改變生活作息

「他們沒有徵詢我們的意見,做出這項決定後就直接強迫我們接受。」41歲的伊莎貝爾表示:「他們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作息,卻沒問我們的意見!」

這項新制度已引發教師抗議及家長請願。總統歐蘭德在去年選舉時便不斷呼籲推動這項改革,但現在歐蘭德政府的支持率極低,讓他在為這項改革辯護時遇到相當大的阻礙。

政府:為減少每日授課時數

雖然對其他國家的民眾來說,這項改革引起的騷動就像法國人典型的無病呻吟,但法國官員表示,這項改革有深度意義。由於過去法國學生週三放假,加上學年比其他國家來得短,教師因此被迫增加每個上學日的時數,以達與其他已發展國家相同的年度課堂時數。換句話說,上課日較少表示上課時數較長。6歲大的兒童通常要到傍晚才能下課,那時天已黑、父母也下班了。

將星期三改為上課日是要減輕負擔,不過在法國學生於國際評比表現中落後一事逐漸成為嚴重擔憂的此時,更有其意義。

而過去法國學童週三能放假,其實是歷史上的巧合。

19世紀晚期,法國開始實施全民公共教育體制時,政府要求學生每週放假一天,以參加羅馬天主教教會舉辦的教義問答講課。為補足不足的教學時數,許多學校週六早上會上課。但2008年,當時總統沙柯吉政府決定,每週上4天課就已足夠。

法國教育部長佩永(Vincent Peillon)認為,新的政策將能帶來「極大的平靜」,改革目的明顯是為了法國兒童的最佳利益。但他個人的這股振奮精神卻受到大眾責罵,連那些承認過去體制有瑕疵的父母都認為政府此舉不妥,主要是因為這項政策開始實施時造成了極大的混亂。

「理論上來說,每個人都同意我們的兒童負擔過重這個基本原則。大家都同意,每個上課日都過度緊湊、有些需要改變的地方。」法國政治學院(Sciences Po University)教授,同時也是撰寫有關法國教育體制缺陷暢銷書的作者坎伯爾(Peter Gumbel)表示:「然而,只要你開始改變,所有人就開始尖叫。」

父母怨 放學時間每天不同

令巴黎的父母們憤怒的是,每週5個上課日的時數並不均等。這座城市的新課表有如一份莫名其妙的拼貼,沒有連續2天是在同樣的時間放學。而那些精巧安排每週35小時工時、好在週三陪伴放假子女的父母,也感到很不公平。

「我們也安排在週三休假,幫助孩子放鬆,建立他們的節奏,讓他們在週二夜晚與我們相處久一點。」艾瑞克表示:「週三沒有任何壓力,早晨不會被催促著早起上學。」

雖然有些兒童確實會在週三參加教義問答,現今許多高度世俗化的父母則發現,週三雖不是用於宗教學習的日子,卻能讓他們的子女在受到嚴格管制的法國教育體制中,獲得追求音樂課、體育練習及其他非學術性活動的空檔。同時,也有各種產業活動因應中產階級的需求而生,提供小學生英語課程等的先修班。

伊莎貝爾住於巴黎富裕的第16區。她志願幫忙鄰人整理請願,要求巴黎市長廢止這項變革,但請願並未成功。

她所領導的家長團體目前計畫串聯法國各地其他家長團體,在13日(週三)把子女留在家中作為抗議。代表教師及其他學校教職員的工會也呼籲於14日進行全國性的罷工。(待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