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台灣豫劇一甲子 王海玲笑唱半世紀風華

中央廣播電台/吳琍君 2013.11.15 00:00
轉眼間已經走過60年光陰的台灣豫劇團,15日起分別於高雄及台北推出「台灣豫劇一甲子特別公演」,由獻身豫劇超過半世紀的豫劇皇后王海玲,率領嫡傳弟子及大女兒演出3齣經典好戲,以慶祝豫劇在台灣落地生根,風華不減,老幹新枝,承先啟後的成果。

◎飄洋過海 豫劇在台落地生根

1949年因為國共內戰,輾轉飄洋過海到台灣的河南梆子,在一代豫劇宗師,後來被尊為「豫劇皇太后」的張岫雲推動下,於1953年在高雄海軍陸戰隊成立了飛馬豫劇隊,並培育出豫劇皇后王海玲這位高徒,開啟了豫劇在台灣的輝煌歲月。

直到1996年,飛馬豫劇隊結束在軍中的階段性任務,改隸教育部,成為「國光劇團豫劇隊」;復於2008年改隸文建會,並更名「臺灣豫劇團」;2012年,再隨文建會升格為文化部,改屬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豫劇團。

一眨眼,這個遠從河南傳到台灣的地方戲曲,已經在台灣落地生根了60年。當年被封為豫劇皇后的張岫雲,因為教出了一代高徒王海玲,升格為豫劇皇太后,今年初還以90歲高齡演出了她的第一部電影「親愛的奶奶」;至於王海玲則以新一代豫劇皇后的身分,獻身台灣豫劇超過了半個世紀。

對於豫劇在台灣能夠走到今天,王海玲的心情可以說是百味雜陳。她說:『(原音)你看,好像一轉眼的時間,就已經60年了!那台灣豫劇團60年,那就有我王海玲53年在其中度過的。所以感覺上就是百味雜陳,當然很興奮,那也很感謝這一路陪我們走過來的這些朋友們,然後曾經幫助過我們的藝術家們,能夠讓豫劇在台灣生根發芽,這是最開心的地方。』

◎撫慰老兵 走過大時代悲歡

王海玲指出,政府遷台之初,不光是豫劇、京劇,還有其他各地方的戲曲,包括紹興戲、黃梅調、粵劇、湖南戲等等,也都隨著戰火煙硝來到了台灣。但是就因為沒有傳承,以致逐漸凋零。如今除了台灣本土的歌仔戲之外,從大陸渡海來台的傳統戲曲只剩京劇和豫劇後繼有人。

王海玲指出,不論京劇、豫劇或是歌仔戲,它的基本身段、裝扮、以及唱念作打都差不多,最大的不同則在聲腔,也就是發聲的位置。王海玲說:『(原音)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聲腔,聲腔的不同。你每個劇種,你像豫劇它就要用河南話來說、來唸、來唱;那歌仔戲勒,就要用閩南語;那京劇的話,就要用北京話,捲著舌頭。比方說「我們」,那河南話就說「窩們」,所以它就要改成用「窩」的這個音來唱。而且京劇它像旦角都是用小嗓、都是捏著嗓子唱;但是豫劇勒,它就是真假嗓,就是大小嗓混到一起這樣子來唱,所以它這個難度也會比較高一些。』

回憶當年投身飛馬豫劇隊的時代,王海玲忍不住唏噓地表示,當時都是唱給那些老兵聽,以撫慰他們思鄉的愁緒。王海玲說:『(原音)最早我們都是在軍中嘛,都是屬於國防部的,都到部隊裡啊、到前線哪、到外島去勞軍。因為那些老鄉,這個老兵們離開家鄉,就很想念家。那時候我記得老師她們說,只要一開始唱,還沒看我們出來,聽到那個胡琴一拉,他一聽到那鄉音,眼淚就掉下來了。』

◎往下扎根 從軍中走向校園

時光飛逝,老兵凋零,飛馬豫劇隊也改名「國光劇團豫劇隊」,開始從軍中走向校園,不僅針對青少年編排屬於青少年的豫劇,還針對兒童演出兒童豫劇,逐漸讓豫劇往下扎根,經過一番努力,現在欣賞豫劇的觀眾已經有6、7成都是年輕人。

王海玲說:『(原音)我們以前都是演比較傳統的老戲,那我們就針對學生們就排些青少年的豫劇,像快打三國啦,就是針對他們喜歡玩電玩,不是有那個三國,他們都知道那個裡面的故事,就針對這樣子的他們熟悉的一些題材來編排;另外還針對兒童,我們也排兒童豫劇,就是讓這個欣賞的年齡層下降,我們就把小朋友他們喜歡的像卡通影片哪,把他們熟悉的音樂也融入在裡面。所以他們就,欸,覺得他們又很熟悉,然後又是戲曲的東西,讓他就不會覺得說那個是老佝佝才看得懂的東西。這樣子做了很多努力,這十幾年來,我們已經收到很大的一個成效,就是現在的這個觀眾群,已經從很多老佝佝,都是滿頭白髮,現在慢慢地已經都有這個60%、70%都是年輕的觀眾朋友。』

為了讓年輕學子對豫劇有更深入的認識,王海玲在深入校園推廣豫劇時,還經常就現場唱起來,讓年輕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王海玲:『(原音)甚至於我就用3種不同的,像京劇、豫劇、歌仔戲,我就用3種不同的戲,我就當時就唱給他們聽,甚麼是小嗓,甚麼是大嗓,好像歌仔戲是用本嗓,我就唱「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我就唱一段,然後我就再用京劇小嗓這樣唱一段,再來就用真假嗓,就大小嗓結合,怎麼唱豫劇,我再唱一段豫劇,這樣子去,欸,他們馬上就可以分辨出來。』

此外,台灣豫劇團也改變以往豫劇舞台只打白燈,而且只有1桌2椅,一景到底的簡陋陳設;不僅引入現代化的舞台設計,還打上字幕,為傳統豫劇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生命。

◎豫劇返鄉 帶回美好傳統

除了走入校園、帶領台灣豫劇往下扎根,1989年起,兩岸豫劇也開啟交流的大門,讓大陸相當訝異,最美好的豫劇傳統反而在台灣保留了下來。

王海玲說:『(原音)那我們剛第一次去的時候,我們也是非常忐忑,很害怕,想說因為這是回到豫劇的原鄉了,它的發源地嘛!他們也很好奇,他們說,嗄?台灣還有豫劇?他們也很好奇,那台灣,因為我們都不是土生土長的,他們想說可能也不會說這個河南話會說得多標準,結果一看,他們也是嚇一跳,說,嗄!沒想到我們河南話說得這麼標準!就是他們會覺得我們甚至於比他們還更傳統。因為他們經過一些改革啦、文革這些,所以他們改得非常多。那我們呢卻把傳統最美好的東西,我們還保留下來。』

◎學戲苦 擋不住愛女傳衣缽

有趣的是,8歲就投身豫劇的王海玲,本身卻不是河南人,而是湖北人。投身豫劇還是鬧了家庭革命才走上這條路。王海玲說:『(原音)我當初也是因為鬧家庭革命,我是獨生女,那我也是喜歡戲啊,那媽媽一直不想讓我學戲,因為怕苦、累嘛!就知道要挨打嘛,那我就硬要學啊!』

而從小學戲的過程,也讓王海玲記憶猶新。她說:『(原音)我就說最苦的就是我們這一代,你知道嗎?因為我們在學習的時候,我們的老師是用老的方式來教我們,就是打、打到你怕,就是要你信服,老師怎麼教你就怎麼學,你就不要給我改、不要亂動、不要給我亂耍花招。我為什麼到現在已經都62了,我還能唱?我還能演武戲?就是因為我的基本功練得很紮實,是我受過苦、吃過苦、挨過打的!』

沒想到一生投入豫劇的王海玲,等自己做母親之後,也重演自己的孩子想學戲,她卻千般阻撓的戲碼。她說:『(原音)那我哩就是人家所謂的幹哪行怨哪行吧!那我也是自己鬧了家庭革命,好,結果你看,等到我那個大女兒她在念小五的時候,她那個時候她就要想來,我就不肯,我就不讓她來,我就也是心疼孩子,就是該我換成媽媽的角色了,呵呵…但是她就是喜歡。』

畢竟身上流著的是豫劇皇后的血,儘管王海玲幾番阻擋,她的一對掌上明珠終究還是走上戲劇這一行。如今大女兒劉建華已經成為台灣豫劇團的當家小生,小女兒則成立了一個劇團,自己擔任編導。

◎時代變遷 好戲恐失傳

不過談到現在年輕人學戲,王海玲忍不住感嘆,時代不同,現在講求民主,老師都要用愛的教育,因此許多好戲恐怕以後也很難再看到了。她說:『(原音)現在年輕的這些學生們,我們就是要用愛的教育,就要曉以大義,然後就是盡量鼓勵她,你要好好地學,要有這個使命感,要為豫劇的傳承做努力啊!要這樣子。但是,普遍來說啦,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不光是豫劇啦,像京劇也都是一樣,就是說,現在這個太民主了啦!然後家長也很愛孩子,變得老師不敢多管,你再管得厲害一點,家長找來啦!所以就是有利有弊啦,就變這樣。所以就是觀眾也慢慢看不到好戲了,就是你像以往我們那個3張桌子翻下來的這種,可能現在慢慢慢慢都看不到了!因為大家為了安全哪,老師也不敢要求,那萬一摔下來,怎麼樣了,老師也不敢負這個責啊!所以就是很艱深的這種技藝的表現,慢慢你可能就看不太到了。』

王海玲強調,藝術這種東西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絕對無法偷巧,也就是所謂千錘百鍊。許多基本功,練10次、跟練100次、跟練1000次,那效果完全不一樣。

◎親率弟子公演 盼豫劇風華永續

回首台灣豫劇一甲子,王海玲邊說邊唱,絕代風華,令人如痴如醉;也才知創業維艱,持家尤難!

這次為了慶祝台灣豫劇成立60年,王海玲親率嫡傳弟子及大女兒上台演出「楊金花」、「三打陶三春」及「梅龍鎮」等3齣經典好戲,15日到17日首先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登場,29日到12月1日則在台北市城市舞台開演。

王海玲坦言,面對自己的學生上台演出,她往往比她們還緊張。她說:『(原音)我是覺得這個自己演,跟教學生是兩碼事兒,呵呵…你知道嗎?自己演就把自己搞定就好了,那我覺得老師也很辛苦,就是你的希望不是在你身上,是在學生身上,你要是光替她使勁兒,她演戲,就是我的學生演戲,我會比她還緊張,但你緊張你還使不上力,因為是她在演,不是你在演!』

不過,王海玲還是希望觀眾能夠愛屋及烏,把對她的支持,轉成對整個台灣豫劇團的支持,讓飽歷時代憂患的台灣豫劇,能夠繼續薪火相傳、風華永續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