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追尋文字的源頭 瓦歷斯.諾幹《字頭子》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專訪 2013.11.14 00:00
「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裡。」這是唐朝詩人丘為描述拜訪友人未果,山居中感受到草木風雨的靈動,寫下讚頌大自然的詩句。作家瓦歷斯˙諾幹埋首七年在南投山居書寫字源故事《字頭子》,他在書中引述這段詩,也是這段時間他的心情寫照。 「古代人何以創造這些字?看到河流,怎麼寫出『川』和『水』?寫這本書最困難也最享受的,就是感覺創作者的心靈,像在跟古人對話。」 蒐羅214個部首字 瓦歷斯˙諾幹的眼神中流露出孺慕,古人造字師法大自然,他也在書桌前與靜謐的自然對話,因為太專注,有一天還夢見「字」跑到他夢中,「好鮮活喔!」 書名「字頭子」是瓦歷斯˙諾幹對「部首」的別稱,書中共蒐羅目前國語辭典明訂的214個部首字,從甲骨文、金文、小篆、楷書的演變探討字的起源、意義與用法,他以《說文解字》等經典為基礎,融入研究與想像,編成一部生動的字典。 老師的老師叫字典 瓦歷斯˙諾幹今年剛從台中和平自由國小退休,《字頭子》的前身原是他寫給三年級學生的教材。不像一般字典部首表依筆畫排列,他將這些字分為「生物百態」、「人體與兩性」、「天地與人文」、「生民與戰爭」四類,從圖畫般的甲骨文教孩子們認字、思考文字的組成。他說:「一年教完214個部首字,一年後他們參加測驗的程度竟等於六年級!」 之後他為了將內容普及給所有讀者,鑿壁借光般地投入浩瀚編寫,最密集時每天晚上10點工作到凌晨3點多。由於新研究出土、字的來由多有爭議,他桌上隨時堆滿10幾本書,幾年下來竟成老花眼。 他回憶對「文字」的著迷始自童年,「小時候在窮鄉僻壤,最崇拜的就是什麼都會的老師,直到有一天在老師抽屜裡發現一本字典,才知道老師還有一個老師,叫作字典!」 盼喚起素樸的情感 國中時他就讀幾乎都是客家人的東勢國中,備感孤單,常常待在教室的角落靜靜翻字典。「我覺得吵鬧,就去查『鬧』,發現這個字原來是兩個人在打架。頓時外面的聲音、干擾和歧視都不見了!」 他笑稱那就是「學習的快樂」,也感慨現在小學生教材「太完備」,反而失去翻查字典的習慣,「只用視覺認字,沒有對字的經驗和理解,加上僵化的作文教育,造成大學生也詞彙貧乏。」 他希望藉《字頭子》喚起大家對字最原始、素樸的情感,「為什麼文字、文學可以感染人?因為它安靜不喧鬧,當你靜下來,它會告訴你很多事,那就是文化的力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