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享受孤獨的養分 苗可麗鑲金封后

蕃騰人物/林郁倫 專訪 2013.11.07 11:54

很多人會問,八點檔劇不過就是趕戲、灑狗血,半小時的鏡位加上落落長的台詞,演員就是劇情高潮才會被關注,能有"演技"可言嗎?苗可麗拿下金鐘后座,要告訴大家的是,八點檔演員不是不會演,只是沒有機會。相較於其他人,她形容自己是幸運的。

頂真的態度 始終如一

回顧26年,演戲幾乎佔了苗可麗一大半的人生,「即使每天忙到再累再晚,即使半夜兩點回到家、隔天五點的通告,我還是會堅持看完劇本才會去睡覺,不讓人等,也會化好妝才出門,而且我絕對準時!」人稱"姐字輩"的資歷,在她身上看不出任何大牌的架式,即使是做上金鐘候選的后座前,她也是努力去追求所想、同時也演練著各種的可能性,說她憨直,菩薩指示吃鳳梨會得獎、會旺,她就連續嗑了一周的鳳梨;說她實在,被豬大哥澆冷水卻也不避諱的練習沒喊到名字卻也可以淡定的表情,「反正我就先準備好!是相信,不是迷信喔~」苗可麗這樣說…種種的一切,全來自於她的「認份、認真」,讓她即使處於五光十色的演藝圈當中,也從未改變自己的初衷。

拿到獎座,苗可麗說一直到慶功宴結束之後回到家都還很不踏實,深夜1點多回到家,沒急著卸妝、換裝,而是癱坐在沙發上回想這"不可思議"的一晚,轉頭看到那一份金鐘證書,才真的覺得「自己得獎了!」但是她心想,兩天後,那也不過就還是一張靜靜躺在那裡的證書,工作還是得要繼續打拼阿!

「我提前把聖誕燈點亮了,因為現在的我,很幸福」苗可麗分享著前一晚在臉書po的一張家中耶誕樹的照片,她說自己懂得很享受孤獨,她認為,孤獨是一種享受,現在人想要孤獨都很難、可能家庭因素、或是同儕,想要獨處可能還被誤認心情不好,「我現在就是這樣、我也只能這樣,那要怎麼樣讓這樣的狀態開心的,所以,我漸漸開始喜歡跟自己對話,一個人好棒!把房間的燈都關掉,把聖誕燈打開,角落的燈打開,我就覺得我好幸福。」

和自己相處,成長得很快

「以前朋友一堆,禮拜五怎麼可能在家呢?大家都是先吃飯,再來去鋼琴酒吧唱歌,沒有三點不會回家,禮拜六照樣,一直要到禮拜天結束,那陣子以為這樣很開心,錯!那樣其實很空虛的。」回想那一段荒唐的是是非非,苗可麗憤怒轉而焦慮的情緒轉而沉靜,「這票人,我完全沒連絡,那陣子我其實是非常憤怒的,你會覺得你怎麼對別人、為什麼別人這樣對你,一直過不去的低潮,開始把自己關在家裡,不出去、也不跟任何人連絡,我就會開始找答案,為什麼?」其實想要開始找答案是好的,有的時候人沒有遇到一些挫折不會想要找答案,沒遇到挫折,還會以為這就是美好的人生,至此之後,她開始問自己跟自己對話,就發現自己,成長得好快!

大約4、5年前,從胡因夢的自傳開始,苗可麗愛上心靈成長的書籍,她開始習慣在書裡面找答案、找力量「我相信生活中聽到的一首歌、一個畫面、一句話,它不是莫名其妙來的,它絕對是佛祖也好、宇宙的高能也好、智者也好,要給你的訊息。」當她很累或者是有點情緒的時候都會去翻心靈書,她說自己在床頭擺放很多本,每每都是隨手拿,「因為她我曾經情緒不Ok,我需要一個依靠,隨手拿一翻,剛好就是我要的!一翻開我當下那個淚就掉下來,看著天花板,說我信祢、你真的存在…」她相信,隨手翻開的那一頁就是今天的啟示錄。

近兩年苗可麗沒接8點檔連續劇,改拍《含笑食堂》和電影,每周回家陪女兒,雖然收入少了很多,以前1個月拍20集,現在半年只拍25集,但她獲得心靈的滿足,「我有時間可以去過日子、享受生活,有那些過程是幸福的,一顆樹長那麼大也需要過程的…」是否不再接本土8點檔?她表示自己不排斥、有好劇本還是會心動,「我也不能跟你說我不會,劇本跟角色很重要,我覺得都是表演,沒有好跟不好,當然也不要太瞎啦!我覺得那樣的劇本、那樣的戲,還是有人看啊!層次在那裡,用CHANEL跟GIORDANO的人,你能區分好壞嗎?不太設定一定要怎麼樣,這也是我覺得表演不分好壞的想法,都有各自存在價值跟必要。」

風光敲鐘,感動與感恩

得獎後,說很多人po文表示在電視機前尖叫、哭了…「怎麼會?!」苗可麗敘述這種奇妙的心情,如果說自己人、或認識的人會哭那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很多人會期待是苗可麗!會自己歡呼!苗可麗說自己超感恩、超感動。

領獎時,她在台上激動落淚,並把獎獻給她十二歲的女兒,苗可麗除了遺憾下台時沒有再美一點之外,回顧45秒的感言,獨漏掉當初帶她出道的林垂大哥,苗可麗其實是歌手身分出道,為電影《桃太郎》唱的「小飛龍」連女兒都不時拿出來說嘴...苗可麗說進演藝圈之前在歌唱比賽中初試啼聲沒有獲得甚麼了不起的名次,卻被林垂大哥堅持簽下,16歲出道,那時甚麼都不懂,每次做完一個宣傳,一上車就被罵,用這種方式也的確讓她進步快一點,要不是他的賞識也沒有今天的成就。。「準備感言的時候,回想要謝謝誰的時候,真的好多人要謝謝,所以我建議大家,就算沒有要幹嘛,回想一下人生的過程當中,感恩是對的。」

想挑戰「性」題材 未來就等「對的人」.

對於戲劇的野心,苗可麗心中早有擬好想要挑戰的目標,「對"性"的那一塊,就像吳君如主演的《金雞》,要在這麼多人面前進入狀況,那真的很難為情,可是演員要怎麼樣詮釋,就是你在房間的樣子,我覺得那除了演戲之外,就是要克服內心的障礙。」她舉例周幼婷在《含苞欲墜的每一天》演的角色,有一場被姊夫要侵犯的戲碼,很多很內斂的東西,很多人都能演,但這一塊不是每個人都接受,苗可麗說如果能通過那個挑戰其實是過癮的,所以她還滿想嚐試那樣的角色。

不管是月亮還是太陽,女人不是「天生」、「一開始」就變成"媽媽"的,都是後來才「變成」的!苗可麗在含笑食堂裡所謂的「變成」,當然不是像美少女戰士那種變身,是一天天,一遍遍,一步步被磨鍊,變成的。

※苗可麗今年風光奪下金鐘戲后,經紀公司替她舉辦慶功,她的女兒與爸媽瞞著她特地從台中北上,讓她一度紅了眼眶。(圖/自由時報).

「其實我根本不是一個媽媽,其實我跟我女兒的互動真的太像朋友,她太貼心了,我也從來部會跟她說不能怎樣…不准怎樣…例如說她學鋼琴、到小提琴、到吉他,我都說好阿~只要你自己想學,小孩子你不讓她去碰觸,她怎麼知道她喜歡、她行呢?」

到現在都還會一起洗澡的母女情深,女兒還說「你應該去找一個人幫你抓背阿,要不然我不在的時候怎麼辦」苗可麗語重心長地說,對於另一半,自己不強求,也真的不會特地去選,「我剛離婚的時候,大家都會想說要幫妳多介紹,然後你就會想說要多認識,特別看、條件怎樣,就多是是非非的事情」她認為只要想法在正確的位置上,對的人會來,不對的會走,現階段的她對於愛情,就是等對的人來,就是這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