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低音管怎麼吹? 徐家駒寫祕笈

中時電子報/邱祖胤/台北報導 2013.10.30 00:00
《春之祭》開頭神祕飄忽的旋律,《波麗路》俏皮優雅的低吟,《費加洛婚禮》中憂傷的呢喃,都出自低音管!有台灣低音管教父之稱的徐家駒,出版《低音管有聲教材》,收錄〈茉莉花〉、〈安眠曲〉、〈我的太陽〉等12首名曲,由金曲獎得主李哲藝重新編曲,徐家駒低音管室內團樂演奏,讓有心學習低音管的學子快速入門。 徐家駒現年65歲,身材高大,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先吹奏低音管40分鐘,數十年不變。他表示,低音管的音域很廣,中高低音域的音域色彩各不相同,和其他樂器合作室內樂的可能性很高。 李哲藝表示,國內外專為各種樂器設計的教材非常多,為低音管量身訂作的教材卻很少,徐家駒推出的這套有聲教材,可說難得一見。 徐家駒民國64年以管樂組第一名畢業於國立藝專,之後赴德留學,取得德特摩國立西北德音樂學院演奏文憑,回國後擔任北市交團長、南市交行政總監,並於台師大、真理大學任教,學生多達200多人,現為真理大學音樂應用系主任。 學低音管的人雖少,徐家駒數十年來卻從一而終,以推廣低音管為志業。徐家駒表示,低音管又稱巴松管(Bassoon),音色低沉莊嚴,宛如男中音,是交響樂團不可或缺的樂器。但因專為低音管寫的獨奏曲少,再加上重達3、4公斤,價格不菲,對年輕學子是不小的負擔,因此被視為冷門。 徐家駒卻說:「曲子雖然少,但我吹了這麼多年下來,還覺得吹不完呢!再說,還有更重的樂器呢。」 但徐家駒的低音管之路也走得坎坷。徐家駒一開始是學黑管,考進藝專之後,接受師長的建議改學低音管,但其實當時並未有專任老師教授,他一切靠學長指導及自我摸索。 最辛苦是適應吹嘴,很硬,經常吹不動,當時他問學長、作曲家賴德和該怎麼辦?賴德和說:「吹不動,就硬吹啊!」這也讓他下定決心,畢業後到國外深造,專攻低音管,不要再讓台灣的學生這麼辛苦了。 儘管回國推廣低音管長達45年,但學低音管的人還是少數族群,國內目前19所音樂系所,今年竟只有13位學低音管的學生報考,徐家駒感到憂心,於是想以出版教材的方式,領更多學生進門。 徐家駒邀請李哲藝為4支低音管編曲,為每支曲子各寫4個聲部,讓初入門者除了練習旋律,也嘗試不同音域的音色及吹法。他還請樂團針對每首作品錄了5個版本的音樂,除了完整的合奏版之外,另4曲是各聲部的伴奏版,初學者在練習時,等於有現成的卡拉OK伴「唱」。 徐家駒將於12月1日台北國家演奏廳舉行音樂會,演奏韋瓦第《低音樂協奏曲》,由他擔任低音樂獨奏,樂團將由6支低音管組成,難得一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