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縱火 掃地機器人

《用心生活》愛女同咖啡店 蔡心愉營造都會溫暖停靠

自由時報/ 2013.10.27 00:00
記者宋小海/專訪

遊走在萬華南機場夜市周邊靜巷,巷口的麵攤鍋爐尚冒著煙,不遠一家咖啡店的霓虹招牌閃著愛心符號及七彩光芒,彷彿作家朱少麟筆下的那家漾著藍色光芒的「傷心咖啡店」,現實生活中的這家Love Lez Café,也散發著獨立於夜市環境的秀異之氣。

店長蔡心愉一邊張羅著飲料、餐點,一邊與沙發區的客人閒話家常,三十八歲的她在這一帶開店兩年多,今年八月才從十坪不到的小店,換到離夜市更近、空間也更大的巷內。店名Love Lez的Lez,意思是女同性戀(Lesbian),蔡心愉大方說,「是的,我就是愛女人。」

「一開始想把店名取做Love Less」,蔡心愉說起打算開店時,看到旅遊頻道介紹美食餐廳,正好講到美國電影會出現的那種閃著誇張霓虹燈的公路餐廳,店名就叫Love Less,而那種在一望無際黑夜中給人停靠溫暖,就是她想要營造的感覺。

捨無愛換真愛 取相近音也無妨

從Love Less變成Love Lez,是因蔡心愉與朋友討論認為「無愛」實在不好,取相近音的「女同志愛」有何不可。並未設限消費客群,她雖一度擔心新店名會造成刻板印象,但後來發現大多數人對Lez意義也不甚了解,倒也無妨。

總被熟客揶揄稱呼「老店」,蔡心愉在女同志圈確實算有了點閱歷及年紀,以前總覺得Uncle(年長的女同性戀)比較吃香,現在也常被年輕女孩視為Uncle。她回憶起高中時跟男生進行幾次沒感覺的約會後,宛如桂綸鎂在《藍色大門》中發現自己喜歡女生一樣。

自嘲跟桂綸鎂差很多的蔡心愉,就讀二專時開始從當時G&L雜誌(Gay與Lesbian,男同與女同)結交筆友,還與國中男同學透過筆友重逢再成朋友,後來漸改由網路留言版在東區泡沫紅茶店相約網友認識。學商的她畢業後經朋友介紹在電視圈歷任製作人助理與經紀公司助理,女同志的身分從來沒造成困擾。

蔡心愉說電視綜藝圈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狗用」的世界,為何開起咖啡店?蔡心愉雖對過去電視圈扮演「幕後推手」感到幾許成就感,但勞動待遇過苛的殘酷事實,讓她累到生病開刀,最後萌生退意。

四年多前離開電視圈後,蔡心愉跌撞摸索,曾花九萬元參加「心靈成長課程」想找回自信,後來還加盟在路邊賣了八個多月鹹水雞,因覺得在「殺生」而放棄,開始學習調製飲料,最後決定開咖啡店。

蔡心愉開店,起先有姊姊協助投資,不少朋友也協助裝潢、佈置,後來有南機場社區的居民,看到她四處蒐集二手家具、做木工,笑她手藝太差出手幫忙,不過進貨到出餐則由她一手包辦。

把這裡當家裡 八對女同譜戀曲

蔡心愉不宣揚也不避諱同志身分,除了同志圈朋友口耳相傳,也有人是獨自前來,在「像家裡客廳感覺」的氣氛下,特別吸引上班族,漸漸打成一片,兩年多來在她的咖啡店至少已譜出八對女同戀曲。社區民眾前來用餐,或廟前聚會長者轉檯來「喝咖啡聊是非」,看到「老店」與她的朋友總是男士裝扮,起先還有些好奇,後來也漸習慣。

「不是每個人都能認同同志,我也不需要別人來認同我,我只是想開一家讓大家放鬆的咖啡店,只是剛好我是同志。」蔡心愉說,家人明瞭,卻從未聊過她的同志身分。對於台灣「同志成家」的未來,以及近來剛進入立法院準備審議的《伴侶法》草案,談過幾場戀愛、現在空窗期的她,還未把自己放進這個藍圖。

還沒想成家 把店經營好是重心

雖然如此,蔡心愉對「家」也有見解,認為不論性向為何,只要共組家庭,透過法律保障彼此的權益是必要的,而性別、家庭教育若只思考如何讓同性戀被異性戀父母接受並不夠,只有當台灣的家庭與教育能進一步思考同性戀父母如何教養異性戀小孩時,才是真正的平權到來。現在她還沒有對這樣「大同世界」想得太遠,「只希望好好經營這家店,就是我的成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