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廣告教母余湘 最「水」的女強人

蕃騰人物/周宜樺 專訪 2013.10.03 11:17

上善若水

手握全台三分之一廣告版圖的余湘,未見其人,腦裡浮現的是三國時期那三分天下、雄霸一方的孫曹劉,若沒有那樣的霸氣、那樣的企圖心,一個來自貧脊之地的後山姑娘,如何於血淋淋的商業沙場與人拚搏?

沒想到一見余湘,只見她待人柔似水,散發感染人心的溫暖與熱情。

身兼聯廣廣告董事長和群邑集團總裁,余湘靠得是哪本寶典秘笈,讓人生從完完全全的「零」,扶搖直上,打下大片江山?

有人說,余湘是靠「游泳」誤打誤撞進入廣告公司,開啟人生的成功路途。當年廣告公司要找游泳選手拍廣告,身為游泳健將的余湘獲得機會,為了一個鏡頭拼了命的游,受導演青睞,推薦進入廣告公司做總機小妹。

余湘離開了游泳的舞台,然而「水的智慧」卻自此滲透進她的人生裡。

上善若水,水的特性便是柔,善與人相處,但滴水又能穿石,無堅不摧,隨著容器轉換姿態,有絕佳適應能力,一有孔隙便趁勢而入;就像當年那個緊緊抓住機會、奮力往前游的余湘,如今成為一位最「水」的女強人。「說不出到底要有什麼樣的特質才能成功,因為成功是無法複製的。」就在余湘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才看見,她的霸氣隱藏於每個堅毅的微笑背後,如巨潭之水,表面澄靜無波,然而內心洪大。曾大病一場,歷經生死交關,這些逆境在余湘身上留下了心隨境轉的平和,看似快人快語、有話直說,實是參透人生千百玄機,又回歸於零的圓融,「我從不做計劃,因為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又趕不上老天爺的大筆一畫。」

「我們生在不同的時空環境,不能做比較。在這個年代,年輕人不可能像王永慶一樣,扛著米袋,挨家挨戶去看米缸。或許,時代不同,對於成功的定義也不同,」因此,余湘認為成功是無法複製的,「但態度很重要」余湘對於100分的追求就是來自態度,「如果把英文字母對應阿拉伯數字,A是1,B是2…只有「態度」的英文「attitude」加起來剛剛好一百分。」

余水知歡

獲得網路票選第一名的民宿「余水知歡」,坐落在環山抱水的台東縣長濱鄉,前身是「真柄老舍」民宿,因主人林金臻先生想結束經營,出手轉讓給有著「在地深耕」理念的公益基金會,而基金會的嚴長壽董事長找上了身為台東人的余湘—「那時候我就一口答應了。」余湘同意接手「真柄老舍」後,交給公益平台作為培訓在地青年民宿經營能力的基地,7成營收捐給基金會,協助落實「偏鄉人才返鄉就業與創業計畫」。這個計畫所提供的就業機會不侷限於民宿內,訪談中,余湘拿起預先準備好的內容,向我們仔細地「報告」:「2012年七月,「真柄老舍」以全新面貌營運,並更名為「余水知歡」,邁入實際營運及人才培訓階段。透過余水知歡穩定的觀光客源,後續不但衍生對於園藝、水電、房務、接駁的人力需求,也開始向部落採買當地栽種的青菜、地瓜及季節特定水果;還請了部落裡的烘焙高手固定供應民宿早餐所需的麵包與饅頭;並輪流邀部落裡手藝最好的婦女提供美味的部落風味餐;有些客人想體驗腳底按摩的療效,則安排長濱天主堂吳若石神父腳底按摩的學生到民宿來提供服務。」

換言之,余水知歡不僅是一間坐擁秀麗風景的民宿,珍貴的公益精神,為在地居民連帶開發源源不絕的工作機會。

報告完畢的余湘,給了我們一個燦爛的大微笑:「這讓我覺得賺九萬比賺九千萬還開心!」

「當年18歲一到台北,我也是舉目茫茫然。」簡簡單單一句回憶,彷彿讓人看見當年那個身上沒有多少盤纏、隻身搭車北上的女孩余湘,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這段過往讓人理解,余湘在功成名就後努力投身公益的心境,為社會、為弱勢盡一份心力,給那些找不到方向的人一份希望。

既使身處高位,雄心壯志從未掩埋余湘的真誠,像第一份總機小妹的工作,「永遠記得每一位客戶的聲音,聽到聲音就認出人」。余湘的關懷是如此的真實、有力,也證明了她的成功來自以柔克剛的智慧。

不必具備一定的特質才能成功,余湘更相信要對所有事情抱持熱情,若真要給年輕人一些鼓勵的話,她說:「最重要的是平時訓練自己承受擔子的重量,如果你可以挑一百斤,別人給你兩百斤的擔子你一定會覺得很重、很累,但若你平常就挑五百斤,那兩百斤算什麼。」問到余湘工作壓力大時都如何放鬆調劑身心,沒想到她早已進入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境界:「老實說,我從來不覺得我的工作壓力很大。」一方面,余湘是位相信下屬、願意授權的主管,另一方面,或許是余湘習慣了身上的擔子,如今的千斤重擔不過輕如鴻毛。

樂山樂水

靠山面海的余水知歡,位在全台灣最美麗的淨土,具備先天地理優勢,後有金剛山環繞而坐,連綿的梯田舒暢了紊亂的身心,無邊無際的太平洋,也毫無保留地為旅人敞開。余水知歡的整棟建築採用會呼吸的清水模建材,家具擺設是厚實的原木桌椅、溫潤的石梯,保有花東地帶那原始樸實的自然風貌,旅客能在此參觀原住民工藝的裝置藝術,展現部落文化的壁畫、以漂流木打造的藝術燈...。

除了配備電視、浴缸的余董專屬VIP房,余湘最喜歡的就是民宿的發呆亭。「那裏有個小池子,我很喜歡光著腳丫泡在池裡,很舒服,會有多魚游過,好像在咬你的腳,」說到興頭上的余湘,開懷一笑:「像是被很小伏特的電流電到一樣。」

大自然就是余水知歡的主人,在這裡,一切人造的也都融入自然景色中。民宿只有兩位部落女孩管家,雖然是一間偏遠地區的小民宿,卻提供最完善、貼心的服務,余湘很有自信的說:「我們可是送她們到大飯店學習如何摺棉被!」所有房型的棉被床單都已換成白色,一切回歸純淨,點綴用的色彩來自管家巧手布置於各個角落的新鮮野花。而余湘最愛的另一個地方是民宿的餐廳,「我們幾個朋友到了那邊,都喜歡在餐廳『聚賭』。」就連開玩笑,余湘也是毫不保留。「餐廳有一整片的大落地窗,窗明几淨,看出去就是一片大海,讓人感覺心胸廣闊、舒暢,不管早晚的景色都讓人好滿足。」的確,民宿內幾乎所有房型都有落地窗,不論身處何處,一望出去便是絕美壯闊的山海景致,主人余湘滿意的補充道「怎麼拍怎麼漂亮,就連陰天也有陰天的美。」

「將來當然還想再開余水知歡1號、余水知歡2號,…。」衣錦還鄉,是分享的開始,余湘期許能將生命的溫暖傳遞給更多人。

從來不做計劃,不依循勝利方程式,與其他企業家相比,余湘的觀點似乎很反常;但她為自己的成功下的註腳很簡單-「相信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充滿知性與感性,山海環繞的「余水知歡」就是一幅兼具智慧與仁慧的人生風景,為順應自然、相信機緣的余湘,描摹出氣定神閒又開闊的人生格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