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藕姨亦友亦母 關懷同志不停歇

立報/本報訊 2013.09.22 00:00
【記者李威撰台北報導】一個人到了60多歲,照理來說應該是正準備要退休、開始規畫如何頤養天年的年紀。然而,中國大陸的一位母親,卻因為幾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開啟了奉獻給同志族群的新生活。

出生於1950年的老藕,在中國大陸的同志圈內被暱稱為「藕姨」。57歲的時候,偶然在微博看見「爾冬」自述被母親催婚的文章,開始讓這名異性戀孩子的媽媽關心起中國大陸的同志在成長時所面臨的處境。

▲在中國大陸致力於改善同志親子關係的藕姨。(圖/楊子磊 文/李威撰)

陸續接觸到許多同志朋友後,她將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的博客(部落格),後來集結成故事集《我的同志孩兒們》,前年在中國大陸出版,台灣在去年上市。

勇於接納新事物

一般人到了快60歲的年紀,思想往往開始變得僵化而古板,藕姨卻顯得格外地自由開放。而這樣的人格特質,其實早在她年輕時就已經反映出來。

文革時期,初中畢業的藕姨主動加入上山下鄉行列,來到北方黑龍江省,被分發到松花江畔的一處農場,那裡有大米飯可吃、有江魚可食,生活相對富庶。然而這有違她的理念,所以主動要求轉調至需要開墾的地方。

來到新的地方,他們靠自己的力量,合力打通第一口井、合力開辦第一所小學,然後一直待在學校裡教授語文,直到1976年才離開返回北京。

她在48歲開設了自己的公司,做的是市場調查,這個新興的玩意兒,對於從計畫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還沒有多久時間的中國大陸來說,仍是相當陌生的事物。

根據張北川及李銀河等中國大陸學者的研究發現,中國大陸的「同妻」(同志妻子)超過1,600萬人,且8成以上的男同性戀者最後都會選擇走入異性戀婚姻。除此之外,男女同志共組家庭的「形婚」(形式婚姻)問題,也日益得到關注。

不過藕姨認為,隨著同志的社會能見度上升、自我認同不斷提高,問題正逐漸在緩和。加上各種素材的出現,父母開始可以理解,同志不是孩子的選擇、而是命運選擇了他們。

出櫃難題 親子互相尊重

然而,不敢向家人出櫃的問題,仍舊困擾著許多的同志,就怕出櫃會造成親情斷裂。但藕姨認為,忠於自我與忠於父母並非相互對立;我們不應預設父母會拒絕接受,出櫃也不意味著親子關係會惡化。

她說,即便在相對封閉、現代化腳步緩慢的河北省,我們都能在偏遠的村落裡看見父母願意接納同志兒子的案例。安瑋與燁斌這對同志夫夫,不僅一起在省級公路旁邊開了一家超市,平日兩人也與燁斌的父母同住。

燁斌的母親說,要是孩子早點告訴她,她就不會在10年前逼著當時21歲的燁斌跟女人走入婚姻。藕姨說,恐懼有時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孩子也許認為父母待他們不公,但有些時候是孩子沒能告訴父母自己的情況。對於不知情的家長,他們無非只是希望孩子能夠幸福快樂,催促孩子成婚,是希望他們的心不再漂泊、生活能穩定下來。

藕姨認為,想要出櫃的孩子,需要幫助父母扭轉觀念。「如果他們不理解,你也沒有任何理由要求家長跟你的想法一致。」藕姨說:「也許你10多歲就知道自己的性向,但自己想出櫃,還要經過10多年的思想鬥爭,那憑什麼三天兩早的就要家長完全接受?」我們需要顧慮到歷史、社會及文化帶給父母們的影響。

藕姨說:「所以我覺得,咱們都應該互換位子來考慮,自由、平等、尊重是相互的,不能只要求家長尊重我們,我們也要尊重家長的不同。」至於家長要做到何種程度才算接納孩子的性向?她認為,只要家長不反對、不干預,就代表接受了。

同志議題 政府不表態

談到同志婚姻合法化,藕姨認為,中國大陸面臨的主要障礙未必是來自政府。基本上,政府面對同性戀議題,都是站在不表態的立場。她說,「縣官不如現管」,握有實權的人可能根本不懂這麼多,而實際執行的人則是揣摩上意,有時只是怕自己倒楣,所以就管制你。

藕姨表示,基本上這些人沒信仰、沒原則。今天上面說可以就可以、明天上面說不行就不行,就像去年長沙可以舉辦同志遊行,但今年就被抓起來了。

至於政府會不會開放同志婚姻,藕姨認為大陸有太多突發事件,她說不上來。但她認為,自己還是紮紮實實做起、一步一步來,因為追求平等,首先要從「看見」開始。雖然歧視與恐同仍舊存在,但她認為,更多的問題是來自「不瞭解」。

家長成為孩子後盾

藕姨目前是「同性戀親友會」的北京召集人,除了團體內部事務,只要可以提高同志能見度,或需要同志家長支援的地方,他們都願意參與,有時還會到大學裡講課。

上週週末,同性戀親友會才剛在福州舉行完第6屆的全國同志親友懇談會。藕姨說,全國會議發揮相當大的作用。有些同志的家長,來的時候情緒惡劣,但經過2天的會議,卻是開開心心地離開,甚至希望她替兒子介紹個男友。

總部位在廣州的同性戀親友會,除了每年召開全國同志親友懇談會;今年開始,因為家長人數變多,也開始在其他城市舉辦區域性的親友懇談會。

去年,同性戀親友會的10名家長給全國人民大會寫聯名信,要求同志婚姻合法化,今年聯名家長人數增加到1百位,就是希望同志能獲得平等的權利。

目前,藕姨已經完成第2本著作。同樣以真人真事為背景,但文學性較更高。

這次的故事是以一名70多歲的人物為主角,他曾經因為性向而入獄,一輩子經歷過3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然而由於新書內容涉及監獄、政府及戀老等故事情節,目前無法在中國大陸出版,原本替她出版第一本著作的編輯,現在也不敢再替她發行。

母子關係獲得改善

能夠因緣際會在博客上認識同志朋友,藕姨覺得自己很幸運。她說,自己非常感謝這一群人,他們讓她的世界從二元走向多元。

一直以來,藕姨壓迫式的管教方式,讓她跟兒子陷入了緊張關係。也是因為在認識同志以後,才跟兒子有了跟朋友一樣的對等關係。或許是在爾冬的身上,藕姨發現到自己加諸在兒子身上的可能也是一種不得當的愛。

現在,藕姨每天一早起床,就坐在電腦前面收信,然後與人會晤、談心、演講。這兩年,嗓子開始啞了,兒子也希望她不要太過勞累。但卻期待自己可以思考的更深入、看問題也能更全面,所以她會繼續挖掘、蒐集同志們生命故事,這份努力不因年紀漸老而間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