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緬甸媒體解禁 新聞專業成挑戰

立報/本報訊 2013.09.22 00:00
【記者黃文鈴緬甸專訪】從緬甸仰光鬧區著名的蘇雷佛塔(Sule Pagoda)往附近街市走,不遠處是一棟淡綠色的高聳樓房,這裡是擁有近20年歷史的Living Color media媒體集團總部。自1995年發行《Living Color》政經月刊以來,陸續發行《The VOICE》新聞週刊;去年12月,緬甸政府解除審查制度,開放私人媒體申請日報發行執照後,今年4月1日,《The VOICE》日報成立,迅速坐穩緬甸日報前三大發行量的寶座。

軍政府退位 民主新進程

緬甸,這個曾有東南亞米倉稱號的國家,1948年脫離英國宣布獨立後,1962年奈溫將軍發動政變,軍政府就此掌權,緬甸因而成為全世界人權紀錄最糟糕的國家之一。軍政府無所不用其極掌控人民思想,公開場合批評政府者,往往面臨牢獄之災。緬甸學者、文人、記者發表反政府言論作品而下獄者,不在少數。面對極權政府,人民只得噤聲。

▲《Living Color Magazine》月刊、《The VOICE Weekly》週刊與《The VOICE Daily》是Myanmar Partners Think Tank Group旗下3份刊物。(圖文/黃文鈴)

2010年,緬甸政府將國名變更為「緬甸聯邦共和國」,隔年聯邦議會選出吳登盛為新任總統,丹瑞將軍宣布退位,軍政府讓出政權,結束近50年的軍事統治。緬甸開始踏上所謂民主進程,2012年12月,緬甸新政府宣布廢除實行近20年的媒體審查制度。開放至今,除了原本兩家政府發行的日報外,陸續市面上又出現5、6家非官方發行的日報。

對抗審查 與政府鬥智

Zeya Thu是Living Color media集團的副總編,現年36歲的他,從記者一路晉升到副總編,眼看著緬甸媒體身處嚴格審查制度,到如今出版業解禁。他拿出一疊厚厚的影印複本解釋,過去審查制度仍存在時,每逢《The VOICE》週刊發行前一週,就得將複本送審至緬甸「出版審查與登記部」。該部門隸屬於軍情局底下,負責審查印刷品的每一個字、每一段話、每一張圖是否含有反政府內容。

▲《VOICE》日報副總編輯Zeya Thu翻閱著送交給軍情局的複本。這頁以紅字寫著緬文的「inside」,政府指示該篇文章不能放在頭版。(圖文/黃文鈴)

Zeya Thu翻閱複本裡滿滿的紅字,許多圖片、甚至整篇文章都被打了大叉,必須刪除。他說,儘管審查制度實施已久,「我們以為猜得著政府在想什麼,但有時仍不了解某些部分會被刪除。」他舉例,政府可能不喜歡某篇文章的標題、撰寫角度,或是某張圖片,被刪除後,面對多出來的空白,編輯只得放上相關小圖,或是乾脆將其他合格的圖片放大。

媒體有時也會試探政府底線。他翻到其中一頁,上頭以紅字寫上大大的「inside」,意指這篇文章不能被刊載於頭版,只能放在內頁。Zeya Thu解釋,有時報紙會偷偷將重要新聞藏在複本中,若是政府沒注意,最後出刊就能放在頭版。他苦笑著說,其實政府知道報紙在玩什麼把戲,所以會檢查地更仔細。

多了自由 同時多了責任

Zeya Thu說,自從審查制度解禁後,未來緬甸媒體面臨的挑戰反而更嚴峻。相對而言,以前被允許報導的事物不多,例如以往聯合國特別代表Vijay Nambiar出訪緬甸,緬甸媒體一定大幅報導他的行程與談話。如今美國總統歐巴馬、英國首相喀麥隆、甚至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本人都來訪過緬甸,更多重要的國際人士出訪緬甸,意謂著緬甸媒體的新聞專業要求比以往更高,新聞記者的壓力更大。

Zeya Thu指出,軍政府掌政以來,緬甸教育系統愈見崩壞,大學常常無故停課之外,學校為了向政府繳出漂亮的考試成績,考試制度形同虛設。他先前曾寫過一篇《未受教育的學位持有者》,批評緬甸大學如同頒發假學位的學位工廠,導致大學畢業生儘管擁有學位,卻什麼都沒學到。

▲仰光街市路邊有許多書報攤,除了二手舊書,也有最新出版的各類雜誌。(圖文/黃文鈴)

Zeya Thu以新聞科系為例,目前緬甸僅有National Management University of Myanmar大學提供新聞系課程,但畢業生的新聞專業程度令人質疑。目前緬甸的線上記者大多都是從做中學,或是修習數個月的短期新聞訓練課程後,再投身媒體。

培訓記者 NGO開課

Zeya Thu指出,為了幫助緬甸媒體培養專業新聞記者,許多國外NGO在當地開設短期課程,例如,美國大使館、International Media Support、Inter News、J-School等,他自己則任教於Myanmar Egress教授大眾媒體課程。他表示,許多新聞科系畢業生,即便已在大學內修習過3、4年新聞課程,仍來報名短期訓練課程,並向他表示獲益良多,學到許多課堂中沒學過的新知識。

他指出,相較於其他工作需要專業執照,在緬甸擔任新聞記者不需要擁有相關學位或考取執照,門檻較低,但如何增進記者專業,拉近與其他國家記者的距離,是緬甸媒體的一大挑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