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庫巴之火:被格外注視的車站

立報/本報訊 2013.09.19 00:00
■Pasuya poiconü(浦忠成)

有民眾在網路發起公民運動,揪團到台北車站大廳,以辦團康、讀書會、野餐等符合「吃喝躺」三要素的活動來「拿回公共空間」,抗議台鐵將柔性禁止民眾在車站大廳黑白棋盤區內飲食躺臥。

號稱「自煮公民」的一群網友認為,儘管台鐵堅稱新規定沒有歧視的意思,卻是針對街友、學生和外籍移工、配偶等社經地位弱勢的群體。

這是民眾對於台鐵部分管制措施不滿的回應,屬於人民意志表達的自主行動,台鐵也表示:不可能、也沒有權力把人趕走,但是基於車站乾淨、整潔與秩序,會「道德勸說」民眾,儘量不要在大廳吃喝躺;民眾若不聽勸,台鐵也「莫可奈何」,不可能有進一步限制或驅離行動。

台鐵將原位在一樓的售票房移到西側,空出相當寬闊的大廳黑白棋盤區,而且將地板舖面整理得乾淨、明亮,搭配南北兩側一二層商店櫥窗的活潑行銷裝置,以及不時張掛的巨幅海報、廳堂矗立的應景物件(如耶誕樹)、藝文展示或公益活動等,很容易吸引由鐵路、高鐵與捷運不同出入口通過的旅客或行人;想來這真是台鐵相當具有創意、好意的興利作為,卻因為每有一些狀況發生,台鐵即時的反應有點像是騎騾的父子般,不僅讓民眾感受不到台鐵的用心,反而因此背上黑鍋。

有人反映外籍移工在大廳隨意坐臥,不雅觀、妨礙行走動線,敏感的員工趕緊拉起紅龍予以限制,卻在幾天之後、在同樣的地方某部長與一群舞蹈系學生大跳街舞;印尼籍穆斯林移工在經歷齋月之後的開齋日齊集台北車站,引起某檢察官在網路PO上「外勞攻陷台北車站」的圖片,表達「不僅有礙觀瞻,也會出亂子」;台鐵隨即表示將柔性勸導以維持動線順暢。

坦白說,我們對於這些為我們的社會提供人力服務的外籍移工,並未建立妥適的休閒空間,全國唯一的外籍移工文化中心在台北市迪化街,每到過年前到那裡購買年貨的台北人,對其附近街區動線的複雜都有印象深刻,移工們要找到恐怕不太容易,而根本沒有類似服務單位的地方,要這些移工到哪裡去相聚?

穆斯林們要上清真寺,有些人信仰天主、基督教或佛教,卻因文化背景差異,移工總得選擇某些熟悉的教堂、寺廟;但是膜拜、禮拜不會是一整天,於是晴天在街道、公園還可以,一旦遭遇熱天、雨天,有空間、空調、商店、餐廳與來去便捷的車站,自然就是首選。

因為工作的關係常有機會搭乘火車旅行,東西南北的,每遇到假期進出各地火車站,大小不一的空間,除了依據時刻進出與過往的乘客,許多是或站或坐、有飲有食,相互攀談,因為難得聚首而難掩愉悅的外籍移工們。台鐵為這些離鄉背井的外籍人士提供便利與舒適的聚會空間,其實正是關懷他者、弱勢者的良善舉措!

在車站大廳內站著、坐著、躺著,喝點、吃點,相互靠背、促膝,或者圍著圓圈對望眼、談心事,即使人多,真會阻動線、礙觀瞻?根據觀察,真會在黑白棋盤區內大剌剌吃喝躺臥的人實在不多,站務人員也承認「一天頂多個位數」,即使在其間聚集的民眾較多,由於進入B1台鐵、高鐵剪票口的階梯分別在東西南北四方一角,不管由哪一方來,通過黑白棋盤區並非捷徑,而更遠處的捷運、轉運站入口,乘客沒事也不會走到這裡。

因此,黑白棋盤區一不妨礙店家與顧客,二不阻擋旅客搭車動線,乾脆就讓它成為旅人過客暫時駐足或坐臥放鬆的灑脫空間吧!

台北車站的角落,年輕的學生會挑在B1獨立空間練舞技默契,移工喜歡靠擠在一樓各個柱子,而長者常在大廳東側牆壁一排倚坐沉思或看報,街民與攤販則選在廳外南北兩側,各就其位,彼此相安,而且漸漸養成一些「潛規則」。

台鐵其實不必太在乎管制與否,倒是想想如何將車站大廳黑白空間營造成良善、包容而溫馨的空間,多一點人性與多元的自主選擇與尊重,讓所有走過或停留過的人都有一種感動,台北就多了一處好地方。 (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