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河合弘之籲台廢核:台灣條件比日糟

立報/本報訊 2013.09.19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爸爸非核陣線邀請律師河合弘之來台演講,十幾年來,他透過法律關心核電問題,曾控告過濱岡核電廠,面臨南海海溝地震,無足夠安全基準;他也提告東京電力公司60位董事,要求賠償5兆5千億,因為福島核災東電董事在位時,嚴重疏忽安全基準。河合弘之訴說核電的危險,呼籲台灣廢除核電。

河合弘之說,福島核災還有15萬人無法回家,核災事故還沒結束,每天有4百噸水必須用幫浦注入原子反應爐,注水工作必須花上30年,下次地震時,可能還會發生事故。機組、燃料池會崩壞,加上每天產生的輻射污水流入海洋,漂到世界各國。目前因核災事故死亡的人數將近1千人,有18個小孩發現甲狀腺癌,數字正在增加。

河合弘之多次到過飯館村,他指出,福島核電廠輻射塵往北邊飄,飄到了飯館村,風向改變後,又吹到了東京,但沒有像飯館村輻射量這麼高。飯館村距離福島核電廠4、50公里,現在是禁止進入的區域,當地除了老人等待老死,其他人不能進入,整個廢村有如死城。

他提到,過去飯館村約有7千人,努力振興村落,牛肉品質優良,生產的稻米也揚名四海,還曾組織婦女到北歐參觀畜牧。他吟唱飯館村在地的歌曲:「這裡是飯館村,我的故鄉,在綠林中,小鳥在歌唱,春陽照耀,蕨類發芽,讓我們手牽手,緊緊握住,要振興村落,有著肥沃的土地,溫暖的人情,這裡是我的故鄉。稻子結穗,陽光照射,我們要復育村莊。」他眼中的飯館村是和平、溫暖的村莊,現在卻化為死城。他感嘆,飯館村就像台灣農村,僅僅3天就遭到毀棄,這是輻射最可怕的地方。

處於地震帶的核電危機

河合弘之眼中的核電廠是龐大的精密機器,由無數開關、電線、IC板、電腦所組成,他以手機比喻,手機是精密機器,不小心掉落到地上,手機常會自動關機,或者不小心掉到水裡,手機就會壞掉,核電廠也是同樣道理。他強調,核電巨大精密機器在地震、海嘯來襲時,沒有抵抗力,台灣、日本絕對不該蓋核電廠。

他質疑,台灣核能發電只提供一部分電力,卻讓人民承擔巨大風險,而且台灣各種條件比日本更糟糕,核電廠離首都台北非常近,不像美國、中國、印度、俄羅斯發生核災,國土面積大,不會因此毀滅。

毀滅性的核電破壞一切

他十年前就對核電提出告訴,但全部敗訴,因為日本法院擁核,認為核電安全,沒有核電,經濟無法發展,認為河合弘之的控訴太誇張,笑他是「放羊的孩子」,直喊「狼來了」,狼卻不來,結果狼(核災)真的來了,而且被狼吃掉。福島核災後,法院才覺悟,才了解他的想法是正確的。

雖然過去訴訟連戰連敗,他現在提出新的控訴,希望所有核電機組全面停止,也提倡廢核的人民運動,為了打造零核電、安全的國家。他指出,日本反核運動現在非常興盛,無論是訴訟、運動,他希望台灣人民一起團結、合作。

他提醒台灣,不是核四該不該運轉,而是台灣全部的核電廠都要停止運轉。他強調,廢核是愛國、救國運動,必須要讓更多人了解核災嚴重性,朝廢核目標前進。

▲河合弘之倡導廢核,擔心核災造成台灣、日本的崩壞。(圖文/李宜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