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制衡與自律 立院須展現作為

自由時報/ 2013.09.18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昨天,立法院給行政院長下馬威,以「恢復」休會期間被江宜樺點名踐踏的尊嚴。照理,院際爭議,應由總統來調和,現在總統「公親變事主」,不但失去了憲法賦予的角色,也導致了憲政運作的混亂。在亂局中,國會該如何利用危機發揮轉機的功能?立委諸公必須要有步驟,有策略觀。

若無法確保國會擺脫黨意、充分反映民意,國會暫時停擺,不是什麼壞事,行政院長上不了台,行政院待審的法案,如服貿與核四,當然也無須操之過急。國會要平衡行政立法關係,先要拿回議題主控權。

當前被國人列為最優先處理者,就是檢察總長去留與特偵組的存廢。他們既為濫權者,也是權力者濫權的工具,不論是找總長來報告,促成其至少請假接受調查,或是凍結特偵組的預算,在在需要朝野立委達成共識,聯手作為,才可能回應民意。這點,國會各黨團必須就此聚焦,積極對話。

其次,基於亡羊補牢,國會必須訂定議事中立法,既約束國會議長退出一切形式與實質的政黨運作,也防堵政黨黑手再度伸入國會。使王金平自承向來執行黨主席交辦的任務,成為立法院長最後的羞恥。

第三,立法院紀律委員會應該依據立法委員行為法,啟動對王金平與柯建銘的關說真相調查,以彰顯國會自律。其實,王柯二人若坦蕩蕩,何不主動自請由紀委會調查,藉以樹立典範?

任何改革的實踐,必須立基於現實,按照立法院政治生態的估算,王柯在「帶罪」期間,應該體察國家當前民主回流的險境,在職權尚能行使之際,全力協助前二項目標的達成,則未來,不論將功成身退,或是順利平反,才有利於取得社會重新的諒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