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一個「恐怖份子」之死

立報/本報訊 2013.09.17 00:00
左看:陳平骨灰的「不得其所」

前馬來西亞共產黨總書記陳平先生,週一(16日)逝世於泰國曼谷一家醫院。家屬欲將其安葬於自己家鄉馬來西亞,遭到馬來西亞首相納吉以「陳平為涉及許多恐怖活動的恐怖份子領袖」為由,拒絕陳平的家人攜其骨灰入境安葬。

陳平的一生,是連結了馬共及其背後串起蘇共與中共國際連帶的縮影,也是見證日英等帝國勢力入侵、抵抗勢力資源絕對不對等的局面下,如何逐步走向民眾武裝抵抗起義的歷史。從馬來西亞當局以「恐怖份子」去因果的輕易定罪、定調歷史的話語來看,足可證馬來西亞當局仍舊活在冷戰體制時代。

縱使1968年,馬共於黨內進行的肅反清洗,造成許多無辜生命的殞落;但這位馬來西亞政府口中「恐怖份子」,於二戰時期引領馬來西亞、新加坡與泰國民眾掀起一場艱苦的抗日、反英國殖民與獨立運動,對於這段真實歷史的正視與承認,才可能熔化當前「亞洲冷戰體制進行式」的核心。未有對歷史的平反,單單為陳平貼上「恐怖份子」標籤,甚至以「不得其所」作為對其革命之懲罰,這在當前自恃為完成「民主體制」的馬來西亞,毋寧是持續創造集體困索於殘缺冷戰記憶中,以民主和平之名,持續施行現代封建體制的典範。

陳虹穎/文化評論人

右看:遙不可及的「安適其位」之夢

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陳平先是加入英軍對抗日軍殖民侵略的游擊隊,於英軍對陳平授勛之後,陳平又再度引導馬共游擊軍反抗英國殖民。直至1989年12月,他代表馬共與馬來西亞政府簽署合艾和平協議,才中止了一場長達40年的艱辛馬共游擊戰。

這場戰帶領著他與那些心懷著民族主義、民族自決夢想的鄉人們,一同踏上那遠離家園的漫長旅程。縱使,吾人無法在馬來西亞執政當局書寫的正史中,見諸這趟漫長的血淚抗爭史。然而,正是陳平身後,眾多叢林游擊軍的漫長忍耐與苦鬥,不畏「恐怖份子」指控,犧牲自己的平穩順民人生,從而換取了當前這一代馬來西亞與新加坡人的獨立、自由與民主果實。

安適其位,對於這些逝去的生命而言,實際上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一如台灣228事件、韓國光州事件、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所揭之,吾人不可能期待:隨著一堵紀念碑或一片紀念墓園的設立,就能真正讓這些為堆砌出人民民主付出鮮血生命的屍身獲得平反。陳平以降的這些馬共游擊軍,至死對於馬來西亞故土的遙不可及之夢,恰如「民主革命」,仍然流亡在他鄉。讓死者披滿抵抗之罪罰,直至死去─繼馬來西亞2012年大選之後,當前這套假民主、真獨裁的爭議統治,令人不禁再度探問:民主在哪裡?

陸已興/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