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林濁水:民進黨危機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09.16 00:00
馬王交鋒10天下來,在民意支持度的浮沉上,王勝馬敗的懸殊程度令人驚嘆。 6日王金平開始被猛烈砲轟「關說司法」,王人在國外,直到10晚上才回國還撃說自己只是「關心」不是「關說」,才努力兩天,依聯合報11~12兩天民意調查,是王大勝馬大敗:33%民眾認為王金平「關說」,41%認為王金平只是「關心」。其中中立民眾,39%覺得此案「關心」成份居多, 26%認定是「關說」。 不只這樣,67%認為國民黨撤銷王金平黨籍的處分過重,僅 19%民眾認為處分恰如其分,1%認為處分太輕。後兩者加起來20%,這表示連認為王金平關說的民眾(33%)都有1/3認為馬總統下手過重。高達66%知情民眾認為這件事根本是國民黨內的政治鬥爭,只有19%認為馬總統是為了司法而戰。

在這場國民黨內鬥風暴中,民進黨主打「特偵組濫權」,這項攻勢非常成功,63%民眾認為特偵組有濫權之嫌,僅17% 力挺特偵組處理得當。在綠、王夾撃下馬總統民意滿意度依 TVBS調查竟掉到了11%的新低,真是災情慘重。

短短10天馬受傷這樣慘重,得理不饒人的蘇貞昌主席乘勝追撃,宣布將發動對總統的彈劾和罷免。蘇主席的主張依蘋果日報的民調來看,非常符合民心的向背:支持彈劾高達 59.23%,馬真是慘透了。

民進黨這樣地呼應民意發動猛攻,效果怎樣呢?現在試試評估一下:

一,馬團隊一定很生氣,大感受到羞辱,必將嚴陣以待。但不只彈劾要立委2/3支持,通過不易,還由於王金平採取「軟攻勢」,對馬不硬碰硬,甚至強調肯定「馬總統的領導」, 所以王將不可能支持彈劾,結果彈劾連署成案的1/2門檻恐怕都過不了。這一來本來想組成彈劾聯盟擴大國民黨的裂解,結果反而轉變成藍在藍綠對決中不得不團結。二,王寓戰於和,訴求低調,以假處分四兩撥千鈞,手段雖令人啼笑皆非,卻有實質效果,比較起來,民進黨的彈劾,大動作訴求高調,卻沒有實效,將令人議論。三,現在大家都在氣頭上,自然多數民意支持彈劾,但政局已亂到這程度,很快的社會會有强烈憂慮,提出解決僵局方案的作法將比擴大衝突的更被社會期待,彈劾明顯不是上策。

四,注意,反對彈劾的,雖少卻仍有26.74%,比TVBS馬英九民調滿意度11%仍高出一倍多,所以彈劾顯然不會有把馬滿意度再進一步壓低下去的效果。五,最重要的是,民進黨有沒有像王金平一樣,當馬的支持度大幅被打下去以後,自己的社會支持度自然而然地大幅上升。這應該是最值得民進黨關心的事。

不幸的,在馬下王上的鬥爭中,民進黨雖然全力投入攻馬,作戰時間比王久,動員人力遠超過王,動作之大更不是王能比得上,但民進黨的社會肯定度,顯然並沒隨著王的上升而上升;依聯合報民調,和王金平同列「關心案」兩大主角的柯建銘和民進黨不只肯定度不隨王而上升,浮沈方向反而和王背道而馳:支持馬對王的處分恰到好處和太輕的合計才20%的情形下, 卻有48%認為民進黨應該以黨紀重罰柯建銘,只有22%覺得沒有必要。41%認為柯建銘嚴重到應該辭去立委,反對的才 36%。

2000年後民進黨總統大選得票率是2000,39.3%;2004,50.11%;2008,41.55%;2012,45.63%。綠營立委得票率是2001,45.2%;2004,43.3%;2008,40.1%;2012,43.5%。依這些數據,40%可以算是綠的基本盤。這樣看來,連綠的基本支持者都將近一半並不認同民進黨對柯的不處罰;這和藍的基本支持者都不支持馬總統重罰王金平是一個強烈的對照。換句話說,在這場政治風暴中國民黨民進黨兩敗俱傷,都嚴重受損,只有王金平獨贏,王的支持者跨越了不同黨派民眾,柯、馬,兩大黨則連基本盤都保不住,甚至流失得非常嚴重。

這實在「很不公平」,因為從9月6到12日王大部分時間在國外,並未應戰,相反的民進黨既在10日前獨撐戰局,10 日後火力也遠比王猛烈,結果戰果由王獨得,民進黨反而重傷。更何況,在戰火中,國民黨主攻議題集中在柯王兩人一起關說上,絕大部分炮火又集中在王身上,為什麼同樣涉關說,爭戰下來,王無傷反盛,民進黨和柯欲大損特損。 理由應該是關說不是在這場風暴中民眾追究的重點,那麼民眾追究的是什麼?對馬很清楚是動用特偵組和黨考紀會,非法除掉議長;對民進黨又追究什麼?其實也很明顯,那就是民進黨對柯背信案的真相既「不肯」以証據澄清,也不肯認錯並處分柯,只拿「因王金平關說才無罪定讞的判決」來敷衍。

我相信柯背信罪根本是個寃案。寃案、關說、非法監聽,三樣都不對,社會都反感,但其中民眾最痛恨的寃案,而這寃案又是整個政治風暴的源頭,因此要在這惡鬥中令馬黃計謀「一槍斃命」的,應是民進黨對柯進行可以被社會信賴的公開調查,証明背信案是寃案而不是彈劾或罷免總統。 針對黨內應該調查柯建銘的背信罪,如果屬實就應該開除黨籍,如濫訴則嚴厲追究檢察官責任的建議。主席蘇貞昌拒絕,他說:『我們有堅持,有罪絕不護短,但柯總召無罪是(法院)確定的。』

這怪,民進黨不是說法官只有30%的公信力,司法不能信賴?為什麼這件被指控「因藍的王金平關說而定讞的無罪」就可以信頼?

無疑的,假使真是寃案,那麼內容公諸於世是唯一能一舉使馬支持度掉到個位數,又提昇民進黨信任度的利器而不是法院判決。捨利器而不用,民進黨實在不明智。 據媒體報導,黃世銘也考慮對無罪定讞的背信案提非常上訴。民間司改會打狗隨棍上,反將一軍,呼籲黃世銘非特別上訴不可。

非常上訴是一個偏鋒手段。因為我國特別上訴的規定是以保護人權為目的,所以最後的判決縱使認定原來定讞的判決違背法令,撒銷後,另行審判時只能比原判判得更輕,不能更重,柯背信案己無罪定讞,因此柯不會再判決有罪。所以這個案特別上訴是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的立法的目的,但如最高法院受理,卻可以達到證明原定讞無罪的法官誤判,林秀濤不上訴是不對的。因此,對社會支持度已經和陳水扁沒什麼差距的馬總統來說,非常上訴雖然風險非常大,但透過非常上訴來坐實背信案不是寃案卻是馬翻盤的唯一機會,就像民進黨翻盤的唯一機會是自行公開調查柯案一樣。

李國鼎基金會,群我關係促進會調查出來的,信賴度只有三成,因此,一旦非常上訴,最高法院也受理,法院怎樣審理這案子,國、民兩黨必定都提心吊膽,而判決會不會就能讓 社會信任是非曲直已經明白,風波就隨猜忌的中止而平息也仍然是未定之天。

要不要面對背信案的真相,怎樣面對,如今雙方很明顯地都陷入了驚心吊膽的弱鷄賽局中了:兩人飆車對開,在筆直的公路上向對方衝去,看誰有膽量敢一直衝,不會心生恐懼而縮手閃開。賽局中固然有可能出現直衝的英雄獲得全部報酬,閃開的人變成「弱雞」,也可能雙方都閃,不分勝負。無論如何,真相若因此不明,社會恐怕對雙方都難諒解,政局亂局更看不出結束的可能,台灣的民主政治將在政黨、政治領袖都被社會強烈不信任之中持續沉淪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