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隱形生產線 暗無天日的血汗勞工群像

立報/本報訊 2013.09.15 00:00

隱形生產線

作者:白曉紅

出版社:南方家園

ISBN:9789868953826

【本報訊】本書改編自作者入圍的報導文學作品《Chinese Whispers》,緣起於多年前的2則新聞:58名中國偷渡客在肯特郡多佛港入境的貨櫃車裡,被發現窒息身亡。從比利時的幸布若支港越渡英吉利海峽,60名中國男女在攝氏30度以上的暑熱中,一路被運到多佛港。離開比利時不久後,貨櫃車上的冷藏裝置便被駕駛關掉,而他非常清楚車後藏著60個人。另一則新聞是,在莫克姆灣,23名在海上拾貝的中國勞工因生產要求,工頭不顧漲潮時間,而讓他們溺斃海上。

這是社會檯面下隱形勞動者的處境。他們的生活卻暗無天日,每日往返於住所和工廠,只能趁休息的短短幾分鐘偷閒打盹,磨耗生命。今日,全球化的論述已成為最熱門的市場語言,跨國企業之間金融的流通,不需受制於國界的管制。然而,全球化僅僅帶來資本的自由。

內文試讀

國華又說:「孩兒他媽要貼補家用,每天在村裡的塑膠廠幹活,一個月也就掙兩百多塊。太辛苦了!我是個沒用的男人!三十九歲了,連家都養不起啊……」

「別這麼說,大家生活都不容易。這也不是咱個人能做得了主的。」

「我心裡對不起他媽,又不知道怎麼辦……我想了很久,只有想辦法掙多點錢,讓家裡過點好日子。但是沒有機會啊!」

李然聽著,沒說話,心裡為他難過。國華嘆了口氣,又說:「咱村裡都是種地的,哪裡找得到機會?好幾年前,好多人就開始到外面去打工,他們都往北邊走,走到快到俄羅斯了。很多我們村的都到滿洲裡去打工,幹幹零活──聽他們說,滿洲裡那邊暖和,住著舒服。而且,因為它是邊境,就快出國了,政府在它的建設上投資了不少。咱村民說,那裡工作機會多,什麼活兒都有,他們一到了那兒,都很快就找到活了,那種力氣活,一天能掙到五六十塊錢……咱村裡面比較有辦法的那些人,那些能夠借到錢的,膽子更大,他們直接進到俄羅斯,像以前開荒一樣。他們在西伯利亞那些城鎮賣木頭,賣衣服,造房子,啥都做。咱中國人有力氣,肯幹活又便宜,他們就是喜歡這樣的人,所以大夥一批批地都去了俄羅斯,而且每年離開的村民越來越多啊。咱都看傻眼了!也有不少人在老外的地方種地,就是西伯利亞周圍那些鄉下的地方。不過,聽咱村裡人說,在西伯利亞種田可不容易,農場主把中國人當作奴隸一樣,一年勞動沒有休假,更不能離開農場,好像被賣身給農場主一樣。而且,在那兒幹幹農活還要受到員警的欺壓──他們經常來突檢,查到沒證件或證件過期的,就會馬上罰款,罰款差不多是一人半年的工資啊!」

「這麼苦,他們幹什麼還往俄羅斯跑啊?」李然問。

「哎,咱剛開始也很不理解,他們為啥要到國外去遭這種罪呢?種田幹嘛不能在家種呢?後來,那些回來的村民說,在西伯利亞,雖然幹農活很苦,但那比自己村裡農活收入翻了六倍多!這才是他們老外的一半呢!你想想,再怎麼苦,是不是也比待在自己村裡要強得多?」

想像這些農民的辛苦,李然感慨地點點頭。國華又說:「咱眼見越來越多的村民一個個都出國打工去了,特別是近幾年,日子更不好過了!書記說,是因為中國加入了什麼WTO的會,外國的菜也能賣到中國來。你們城裡人可能不知道吧,咱們東北的農村受好大影響。村民都清楚得很,我們辛辛苦苦種的糧食賣不過外國進來的那些洋糧食,尤其是美國的,那麼多,人家又願意買──誰還收咱們的菜?咱村民的收入都從那個時後不停地往下掉……」中國加入WTO對於以種地為生的農民到底能產生多大影響,國華並不清楚,但他清楚地知道村子裡每家每戶的收入都在減少,養家糊口越來越難了。村裡少數比較有野心的農民,覺得去俄羅斯掙得錢不夠,就開始想盡辦法借錢,到城裡找仲介公司辦南韓出國手續。然而,中國人能拿到正式工作簽證的很少,村民到南韓打工,也只能用簽證逾期不歸的方式。聽國華說,村民們在南韓,工作好找,但也好丟,因為抓黑工抓得可緊了。

李然不作聲,想起自己在國內的掙扎,想起當鐵路服務員的日子。國華苦笑,說:「咱村裡真下定決心改變自己命運的,就選擇來英國。咱當時也受到了村裡人的鼓勵,說應該去英國掙英鎊!最後,咱下了決心,要做村裡的少數,要為家裡人到外國好好闖一闖!在鄉親的幫助下,好不容易借到了足夠的九萬塊手續費,才能來英國討生活……一個月後,咱真拿到了六個月的商務簽證。」

「是啊,我也記得當時大夥都羨慕我,說我要到英國這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謀生了。我記得自己那時多麼興奮,」李然應,一邊想起離家的那天,父親在門口目送他走。

「真的要遠行了,但咱不知怎麼開始!」國華憶起,「心裡慌得很,英國的打工路途要怎麼走,是一點把握也沒有。對英國,咱一無所知。最多僅能靠幾位鄉親幫幫忙,提供消息。出國的前幾天,咱每想到自己眼前這份艱難的任務,就心跳加速,連飯也吃不下。但在老婆面前,卻一再地說:『沒問題的,英鎊好掙,過一陣子就回來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