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洪仲丘案首開! 范佐憲三被告不認罪

TVBS/ 2013.09.10 00:00
洪仲丘案件,副旅長何江忠竟然是被告當中最積極的嗎?洪家律師閱卷時,發現何江忠不斷以電話、簡訊詢問懲處令的結果,甚至范佐憲在休假期間,還回到連上押送洪仲丘關禁閉,非常不合常理,而且徐信正當庭坦承受到副旅長施壓,才加速辦理懲處文件,三人都否認惡整洪仲丘,其中范佐憲、何江忠當庭落淚,在旁聽席上的洪慈庸說,可以理解情感流露,但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洪仲丘三名被告,何江忠、范佐憲、徐信正,收押後首開庭,其中兩人哭了,何江忠說自己無罪,洪家律師不那麼認為。洪家律師劉繼蔚:「(何江忠)他不但下午很積極地傳了簡訊、打了電話,到了餐桌前面還跟連長說『要趕快辦』,到了晚上又打了電話,在會議上還要求旅長趕快辦。」 洪家律師認為,副旅長何江忠涉嫌喬床位,讓洪仲丘加速關禁閉,他否認,但在269旅副旅長旁邊講電話,說禁閉室有床位,這不叫協調,那什麼才叫協調呢?何江忠說,都是幕僚簽公文,他相信部屬才沒有詳細閱讀批核,答辯結束,何江忠和旁聽的妻子相望,他也哭了。 記者vs.被告何江忠妻子:「何太太,妳有話要說嗎?妳對於官司樂觀嗎?」 范佐憲整個訊問過程,三次偷瞄旁聽席,面對訊問重複以不知道、我真的忘記了,像跳針一樣,回答大多問題,審判長問出,他竟然在休假期間回連隊,幫忙押送洪仲丘關禁閉,父親旁聽,眼眶泛紅離開法院。 洪家律師劉繼蔚:「是不是上面真的有一個高層,在支配洪仲丘送禁閉的流程?」 記者:「當庭有落淚的情況,您看到您感覺?」洪仲丘姊姊洪慈庸:「親人之間一定有情感的流露,但是如果早知道這樣,當初又何必那樣呢?」 洪仲丘的連長徐信正整個庭訊,坦承受到何江忠施壓才加速辦理懲處文件,三人口徑一致,都不知道義務役士官違反資安條例只能記申誡不能關禁閉,雷同之處,則是說法沒有交集。 相關新聞:
《洪仲丘案 范佐憲撇責:不知不能關禁閉》
《范佐憲:不懂法也與洪無過節》
《何江忠當庭落淚 妻子沉重心如刀割》
《「不知不能送禁閉」 徐信正撇責非故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