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重續發哥足球情緣

民生@報/何長發 2013.09.07 00:00
發哥從小喜歡運動、看比賽,老早便立志做個專業公正的體育傳播人,抱持這一理念升入世新學新聞專業知識;1979年我以毛遂自荐方式推銷自己,進入當時全國最紅的體育專業報「民生報」工作;到2004年為了全心擔任TVBS轉播歐洲國家杯及美洲杯的球評工作,選擇服務了25年毅然申請退休。

現在樂當自由的足球評論作家。1982年世界杯足球賽便恭逢大賽,即將迎接連續九屆世足賽寫說情緣,伴我大半人生,堅信最終將寫下歷史紀錄。

在當今運動傳播界,發哥擁有三個比較特別的頭銜:一、國內目前唯一連續八屆世足賽(從1982年開始)的最資深專業球評,如今即將迎來連續九屆的大賽情緣。二、從2006世足年開始至今,首創國內「校園社區巡迴開講」的第一人,已先後在北中南各地進行35場左右的演講。 三、以個人名義著作世足專書,算是台灣最多的作者。

我對足球有股狂熱,從小踢球,在台中大同國小求學時,營養午餐吃完,便號召同學上操場踢足球,進入四育國中後,開始成為足球校隊擔任主力前鋒,一踢就與足球結下不解之緣。

民生報在1978創刊時,我正在金門當兵,成了民生報在金門前線的第一位忠實訂報讀者。退伍回來後,一心要進入當時全國最紅的體育報民生報工作,於是在1979年12月27日以毛遂自荐方式推銷自己,如願進入民生報體育新聞組「試用」,後來並獲聘為正式記者。

民生報創刊那一年,正逢阿根廷世界杯足球賽年,民生報的世足報導轟動了全國讀者,雖然我人在外島當兵未參與其中,但仍從中吸取了寶貴的足球資訊,成了我退伍回來後,加入民生報體育新聞組一員的重要一課,從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足球賽開始,一直到現在,雖然已從民生報退休多年了,仍然堅持在各個通路發表足球國際評論。

在民生報的前幾年,我跑過很多路線,包括熱項如棒球、籃球、田徑、舉重、足球等等,但為了專精於足球的更深入發展,逐漸放掉那些台灣的體育熱項,唯對足球情有獨鍾。並在服務滿20年後,獲民生報頒予「經營足球專業領域,盡心竭智深入執著,報導權威普受肯定,逾二十載始終如一」的獎座獎勵。

在民生報,自我的期許,「不在升官,而在個人工作成就上能夠得到肯定。」因此,用心專研世界第一大球類運動足球,從82年世界杯足球賽開始,每屆大賽都精寫足球。並且從98年世界杯開始,一直擔任電視足球轉播的「球評」工作。精寫足球外,還策畫台北市上班族足球聯賽,參與壯年足球活動。

個人足球著作方面,最引以為傲的是,在1994年世界杯足球賽,著作「百大球星」及「射破太空迎足神」兩本民生報世界杯足球專書; 四年後的1998 年世界杯足球賽,再著作「笑傲足球」及「足角爭輝」兩本足球專書,起碼至今,發哥仍是台灣本土為世界杯足球賽著作足球個人專書最豐富的作者。

個人參與電視足球講評經驗,曾擔任1998年、2002年及2006年三屆世界杯足賽「球評」,以及2004年歐洲國家杯、美洲國家杯大賽,還有2004年台北世界FUTSAL室內五人制錦標賽、2012年倫敦奧運足球的講評工作 。

2010年9月6日發哥上了外交部國際事務委員會(NGO)的網站,該網站認同我對台灣足球運動的推廣,稱我為台灣足球運動的民間代言人。甚至被足球圈內老友直言發哥是「台灣的足球字典」,這是恭維更是責任,雖退休仍堅守崗位扮演著台灣足球運動的幕後觀察家,直言我們推展該走的正確方向為己任。

足球一直是發哥的最愛,也是我的專業與自傲,曾抱著為足壇改革的心切參與全國足協事務,但那十個月卻成了發哥前半生最窩囊的回憶。2006年1月春節前夕,毅然決定離開足協,簡單一句話,足運推展無法落實「制度化、組織化」,不去除「人治化」的話,台灣足球之路遙遙。

雖然不願再介入國內足壇事務,我仍持續在個人的專業領域耕耘,2004年退休以來,這幾年個人足球專欄,相繼發表於海外美、加地區「世界日報」的《品球論足》專欄,國內網路「NOW news今日新聞」足球世界的《發哥論球》、「yam蕃薯藤民生@報」的《發哥評足球》,ETtoday運動雲的《發哥論球》,還有「大A運彩紅不讓」、「頭家報運彩網」、「運動好彩頭運彩網」的網路足球賽事分析。

我在無名雅虎也闢有「歡迎進入發哥部落格」,七年後搬家到現在的Xuite隨意窩新開闢「歡迎進入發哥隨意窩」,我的blog基本上有兩大主軸,一個是平日發表在各媒體或網路上的足球專業評論,另一個就是傳達「健康改變人生福音分享」的正面思維。

50歲以前,青春、少壯的25年歲月全奉獻給民生報,「為志趣而活,更樂在工作中,享受我的生活」,一直是我的人生態度。年過半百後,選擇堅持只為一生最愛足球的專業,快樂地自由自在過人生,看足球、踢足球,更評論足球。照說,足球應該是影響我的一生最大,不過,慢跑卻是更讓我刻骨銘心,不僅僅是與一位侯老牧師曾有段30年「跑出來」的忘年之交情緣,慢跑更成了我平日享受感恩的時刻。

尤其在2006年上一屆世界杯開幕前兩個月,在高速公路上經歷一場大車禍之後,能夠車毀卻全家大難不死,現在正值「天命」的開始,我對人生抱持著:「一切盡其在我,主動出擊但不強求的態度。」

2004年退休後,我在每逢世界杯足球年來臨的時候,都規畫了「世足校園、社區巡迴開講」活動,先後在北、中、南各地進行了35場左右的演講。希望藉由這樣的機緣,讓時下的台灣年輕族群,能先掌握與全世界足球迷同步的應有足球基本知識,以迎接全球瘋潮的來臨。

現在,從全球關注的奧運會與世足熱兩大運動焦點,擬定了另一波的「從奧運到世足熱,談人生必修的運動教育」主題,就兩大運動競賽中,無數激勵人心的感人故事,還有值得讓我們深思的社會教育問題,我把這些稱為「人生必修的運動教育」,希望分享給時下的學生族群參考,並同步感受運動教育的熱力。

發哥有幸在1979年年底進入當年全台灣最紅最專業的體育報紙民生報工作,並且早在1982年世界杯足球賽便恭逢大賽,寫足球、講足球,至今,正要邁向連續九屆世界杯足球賽的情緣,伴隨著發哥的大半人生。只要發哥健在,堅信,我與世界杯足球賽的情緣將「緣緣不斷」,直到「天命終止」,最終將寫下一個歷史紀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