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左右看:跪求治水預算

立報/本報訊 2013.09.02 00:00
左看:現金政策之惡例

颱風帶來水患,中南部再現「水鄉澤國」景象,雲嘉南三地災情尤為嚴重,3位民進黨籍縣市長一致要求延長治水特別預算,至少6年6百億。其中兩位女縣長甚至下跪懇求中央儘速給錢。雲林縣長蘇治芬帶著數百位縣民到行政院跪求經費;嘉義縣長張花冠則是直接跪倒在下鄉勘災的行政院長之前。

過去最大筆治水預算8年8百億,乃是在民進黨阿扁總統時代編列的2006年立法院通過「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特別預算」時,甚至擴增到1,160億。這種動輒以百億為單位的預算編列模式,其實是「現金政策」的典型,以預算多寡來象徵執政良窳。譬如,「邁向頂尖大學計畫」也是以「5年5百億」為口號,於2006年和2011年兩度編列。

然則,我們所看到的現實卻是:千億治水預算下去了,水患卻是年年依舊,不管大颱小颱,說淹就淹,說崩就崩;千億教育預算下去了,我們的大學不僅沒有邁向頂尖,反而是每下愈況,學生的程度如土石流一般崩落。

最可議者,於今悲情下跪的幾個地方首長,其主政之處正好也是治水預算分配最多的幾個縣市。跪求預算,其背後的邏輯就是:有錢就能辦事。事實證明,錢灑下去了,事卻未必辦成。現金政策最後是成為愚懶者和無能者的護身符!

劉鳴生/研究員

右看:苦民所苦,為民請命

地方首長下跪討錢,此一動作有多重意義。首先是「苦民所苦」,作為父母官,縣民遭逢天災,縣長同表受難;其次是凸顯中央、地方財政劃分之不均,地方水患之成因,乃源自中央撥款治水之不足。阿扁時代能夠一編就是上千億預算,國民黨卻是水患當前還一再推三阻四,兩相比較,顯然是民進黨政府比較重視水患的問題,也比較能夠理解民眾淹水的痛苦。蘇治芬和張花冠自屈下跪,這其實就是民進黨執政精神的延續,苦民所苦,為民請命。

相較之下,更見國民黨的沒有心肝。於今,當年通過的治水特別預算即將於近年用罄,民進黨縣市長要求延編6年6百億,此乃合情合理,否則過去未完成之工程必然功虧一簣。詎料,國民黨當局說東道西,就是不願意像阿扁時代那樣爽快通過,加碼通過。

據知,國民黨的猶豫其實是出自於陰謀論,認為明年即有七合一大選,此時此刻,就是不能夠拿錢給綠營縣市做業績,甚至讓敵營拿此鉅款去分發工程,做為綁樁助選的工具。國民黨如此雞腸鳥肚,實是可笑至極,難道綠營執政縣市的民眾就不是中華民國國民?就該受到歧視待遇?心眼如此之小,算計如此之多,也怪不得藍營在南部的選舉永遠翻不了身!

于尚白/媒體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