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瞭望台:埃及革命的悲喜劇

立報/本報訊 2013.08.28 00:00
■曾健民

就在距離2011年的「1.23革命」不過兩年半的8月14日,埃及軍方組成的臨時政府,對紮營在阿達維亞廣場的穆希總統支持群眾進行了武力清場,造成了成千上萬的死傷者慘劇,驚悚的場面舉世震驚。

更令人驚異的是:今天這個遭軍事政變的穆希政權,原本就是2011年「1.23革命」的產兒;而遭軍事鎮壓的穆斯林兄弟會原本也是2011年埃及解放廣場上的革命者。兩年前,被西方賦予「阿拉伯之春」浪漫名稱的「1.23革命」,在推翻了所謂「舊法老」的穆巴拉克政權後,馬上舉行了埃及憲法修正案的全民投票,並分三階段舉行了埃及人民議會選舉;結果,代表穆斯林兄弟會的「自由正義黨」獲得壓倒性席位成為議會第一大黨。2012年6月17日,穆希在大選中成為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這個穆希新政權不但具有革命的合法性,也具有民主程序的正當性。然而,6月30日以來爆發的軍事政變和流血悲劇,完全顛覆了傳統的革命理論和民主理論。

有人舉馬克思的話解釋這個悖論。說歷史總在重複自己,「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第二次是作為笑劇出現」,想以法國1848年的2月革命重複了1789年大革命最後以資產階級反革命政變結束的歷史來譬喻。的確,2011年埃及自由派(世俗派)曾與伊斯蘭派(穆斯林兄弟會)聯手利用軍方推翻了穆巴拉克,可是當伊斯蘭派上台欲進行特色變革時,自由派卻恐懼了,轉而與軍方和舊勢力聯手上演了這幕軍方和「舊法老」復辟的「笑劇」。

這個譬喻,大綱相似,但是內容在本質上完全不同。因為穆斯林兄弟會不是初生的無產階級大軍,而自由派更不是完全的資產階級。只不過,馬克思在這篇《路易.波那巴的霧月十八》中,指出了更有啟發性的事實,他說:

「如果說,後來憲法被刺刀葬送了,那麼不要忘記,在它還在母胎中時刺刀(是指向人民的)就保護過它,而且它是在刺刀幫助下出世的。」

在刺刀幫助下出世的憲政民主,很容易被刺刀葬送;這把刺刀正是埃及60年來的內外政治經濟社會的深層結構。埃及的悲劇也是發展中國家的政治教科書。

從「1.23」到「6.30」,在兩年多的時間裡,埃及民眾喊著反專制獨裁、要溫飽、實現自由平等尊嚴的口號,走上激烈的街頭抗爭,甚至造成了政權的更迭,似乎是場轟轟烈烈的「革命」;然而,從「6.30」以後舊勢力再度班師還朝來看,一切都沒有改變,又像一場幻滅的「革命」。的確,埃及的「革命」只釀成了政治派別之間的權鬥,並沒有觸及埃及深層社會政治結構的變革,更沒有觸及歐美在埃及的地緣戰略利益的結構。怪不得軍事政變後,美歐各國僅口頭譴責「暴力」並沒有實際行動,倒反是沙烏地阿拉伯等海灣國家和歐盟的金援馬上到位。

(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