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參與第12屆UNPFII:台灣原住民教育反思(3)

立報/本報訊 2013.08.15 00:00
■陳堯(Tajlimaraw Suliyape)

另一方面,團隊此次參與論壇的經驗也發現,目前國際上的原住民族人所訴求的教育改革仍處在較基礎的層次,例如:原住民族的歷史應出現於教科書裡、原住民族不應該受到歧視、政府應挹注更多經費改善原住民族的教育問題、文盲和輟學率的改善等等。

雖然前篇所述的問題在台灣仍是需要被倡議的,但若對照台灣原住民族的現況,我們應該要進一步思考下一個層次的問題,例如:原住民籍師資的培力和員額保障問題(註)、部落大學的原住民人權教育思考、打破學校框架的思維、民族教育應回歸部落和社區中、傳統智慧和耆老的生命經驗的傳承、典藏和延續等。並且應試圖將受教權轉變成為學習權的觀念,也試圖重新定位部落,將學習的主導權和場域拉回族人本身和部落。

最後,筆者認為,原住民族之於教育,本就應尊重、回歸民族本身,而並非使用同質化的單一思考來「教育」原住民族。參與此次論壇,聽取來自不同地區官方和民間的聲音,更讓我們強烈的感受到教育之於民族是何等的重要。

雖然普世價值皆肯定多元文化和教育的價值,但若要推動屬於原住民意願的教育,仍須再花上相當多的時間和心力,讓國家、社會、部落甚至個人達成共識。

回歸台灣,我們不但要持續與政府爭取權利,更要和社會、部落進行更深更廣的對話,也期盼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做為原住民族最高的行政決策機關,能夠更有效地支持與協助原住民族,更期許身為原住民的我們能以更宏觀的視野、更多元的方式,關心我們的教育議題與方向,付諸實際行動,透過自覺而自決的行動開啟更多的對話和交流。

(全文完,作者為魯凱族,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團員/政大民族所)

註:《原住民族教育法》於民國102年5月22號修正通過「原住民學校原住民教師比例不得低於三分之一」,但依據〈100學年度原住民族教育調查統計〉資料可知目前全國原住民重點國中及國小原住民教師(包含專任與代理教師)人數比例僅達1成3。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