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翼視野:急徵:肯出外曬太陽的法官與檢察官

立報/本報訊 2013.08.14 00:00
■郭耀中

8月13日「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舉行了一連串與台灣司法對話的行動。訴訟已進入密集開庭程序的關廠工人與聲援者,先到司法院抗議幾位法官便宜行事;接著拉起貼滿冥鈔的百米長黑色布條,先遊行至收取代辦費的華南銀行,期望銀行將不義之財捐出;再行經3個勞委會委任的律師事務所陳情,呼籲大律師們能夠放下屠刀、回歸公益;最後到達立法院,由義務律師團和法律系學生以草根、集體合作方式協助法律弱勢的關廠工人。此反司法壓迫的路線與行動,深具政治符號意義,也讓參與者體會到:大部分老百姓是沒有資格成為法律之前的「人人」的!

數百人的抗爭,不僅掀開勞委會的「裹防布」,又不斷重提讓資方不悅的《勞基法》28條修法,怪不得政府官員紛紛避之。光從今朝政府處理關廠工人的案件中,國家機器的其中兩隻手如何便宜行事,亟欲雙手遮天。一方面勞委會用「shift+Delete」將所有證明「代位求償」的有利文件悉數湮滅;另方面,竟然不只一位地方法院法官用「ctrl+C」將先前判例直接複製貼上作為個人見解,實在難平眾怒。

政府治理無方,由官商搭建的鬆軟社會結構勢必出現漏洞。此時對現狀不滿、權益被剝奪的人民稍有反抗,在中央無暇插手或冷眼旁觀的情況下,國家的司法機器就更肆無忌憚地執行禁令,再將看起來不乾淨、聞起來不芳香、聽起來不悅耳的人事物,透過司法程序配送、打包、處理以解決雜訊。

尤有甚者,過水代辦委任的銀行與大律師,內心不需歷經「拿人錢手軟」的掙扎,可理直氣壯秉持「拿錢辦事」的服務熱誠,放心將勞工血汗錢匯入戶頭。在一切都理所當然的氛圍中,如何讓「理性平和」、庸庸碌碌的市民們,理解關廠工人16年來的賣命突圍,並感懷他們為大家爭取勞動權益的犧牲呢?

時隔一年,勞委會依舊拒絕正式公開談判協商不說,「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還必須面對「集遊惡法」、公共危險罪的威脅,以及許多不擅與外界互動的司法人員。本應為人民最後一道防線的司法體系,卻似閉門用功的聽話考生,「維穩」的政治正確已深入意識,無心耙梳過往歷史與結構的曲折,更吝於感受「民間」疾苦,一心一意以「安全下莊」作為宣判依歸。看看「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目前身陷法律泥沼的遭遇,若要為台灣往世開太平,恐怕得將「肯出外曬太陽」作為入選法官與檢察官的徵才條件。

(台大城鄉所博士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