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熱到長汗疹」賴素如哭求交保

自由時報/ 2013.08.10 00:00
〔自由時報記者侯柏青/台北報導〕台北地院昨首度開庭審理賴素如涉貪案,賴哭求交保,激動抱怨「夏天熱死了,每天只有中午能洗澡,背部長滿汗疹,一定要押我嗎?」賴的律師團也質疑污點證人彭建銘打著賴素如名號向太極雙星金主程宏道等人要錢,但彭仍說「該認我會認」,審判長則安慰他「不要有壓力,要講實話」。

賴素如昨不認罪,她的委任律師李宜光說,彭建銘指稱賴素如向他及賈二慶索賄一千五百萬元,但賈卻說賴沒提過錢,彭的說法連檢察官都「深表懷疑」;李直指彭打著賴素如名義向程宏道索賄,連程宏道都曾說,「我認識的賴小姐,不是這樣子的人,我認為有鬼怪」。

賈二慶則表示,他只是把彭建銘轉述的話告訴程宏道,不知道真假,程宏道則堅稱沒行賄;三人說法都對彭建銘不利,但彭仍說「該我認的,我就認罪」,審判長林惠霞勸他,「法院不會給你壓力,只要你說實話,該認就認,該讓別人承擔的也要承擔。」

庭訊快結束時,賴素如改採淚水攻勢求交保,她說「我又不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我第一時間就講出這件事,也退還一百萬元,為什麼要被押?」

她要法官看看背後「象徵公平的天秤」,還搬出大法官解釋想說服法官,「羈押要符合比例原則,同案證人都具結了,讓我交保,我不可能聯絡他們,請法官給我公平審判機會」。

律師陳明說,賴在禁見房,兩天才放封十分鐘,很不人道,賴素如面露悲哀地附和:「我一天睡不到四小時,吃安眠藥也沒用,被押到腦袋不清(楚)了」。

賈二慶說,在中國、香港開公司,彭建銘則說九月六日須到中國廈門參加「兩岸四地工商企業聯合會」,兩人聲請解除境管,賴素如也聲請具保,合議庭將一併評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