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單親爸爸經濟弱勢 艱辛誰人知

立報/本報訊 2013.08.04 00:00
【記者李威撰台北報導】父親節將至,許多人正想著如何慰勞父親的同時,可能較少留意到,台灣社會存在一群經濟弱勢的父親,因為必須獨力撫養兒女,正過著相對艱難的日子。

為讓社會大眾看見這些父親,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4日在西門町舉辦「非凡老爸,讓愛發芽」活動,希望讓單親爸爸們感受到更多溫暖。活動中,邀請到兩名單親爸爸現身說法,分享過去獨自照顧兒女的辛苦歲月。

父代母職 小孩不習慣

身為單爸的導演張烈東,曾因嚴重惡化的婆媳關係而走上離婚一途。他說,離婚後,正好遇上公司裁員,老闆又拒發非自願性離婚書,導致他不能領到失業救濟補助,經濟陷入困頓。即使是應徵工作,也要帶著兩個小孩一起出門。

身為過來人的張烈東表示,因為父親尚未準備好承擔母職,所以離婚的前半年,日子特別難熬。他說,母親離開後,小孩常哭鬧要見到媽媽,結果反而成為父親的折磨。

有時候,因為男人較不擅於家務,還會被小孩嫌棄。張烈東說,有時候真的「很嘔」!爸爸已經很認真在學,但小孩就是用過去看待媽媽的標準來衡量爸爸。他說,不只是爸爸辛苦,小孩也跟著受苦。

社工多女性 溝通隔層紗

單親爸爸在求助社工時,也經常遇上困難。張烈東表示,單親父親經常面對的是年輕女性社工,跟她們溝通時,就像是「隔了一層紗」,往往成為單方面的傾訴。儘管社工們能夠發揮同理心,但不容易幫助到單親爸爸。

另外,跟女性相比,雖然社會大眾經常假定男性經濟能力較佳,但張烈東指出,不少單親爸爸都有經濟困難,中年失業的父親更是如此,找工作可說難上加難。他說,雇主通常要年輕人,不想錄用40多歲的人,而且做沒幾年又要退休金,不少單親爸爸最後只好從事一些薪資條件較差的工作。

男性有苦難說 求助不易

同樣是單親爸爸的侯剛本,與妻子離異之後,女兒便罹患上失語症。當時醫師給他建議,要治好失語症,只能靠父親。因此,侯剛本放棄了工作,決定陪女兒一起跟失語症搏鬥。

目前在世新大學傳播所念博士班的侯剛本表示,由於母親比較願意分享自身的脆弱,所以比較容易獲得彼此間的扶助。在非正式的軟性求助系統上,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獲得幫助,除了姊妹淘可以分擔壓力,在職場上因為願意示弱,同事或長官也比較願意伸出友善的援手。

相對於女性,男性則較不易取得協助。侯剛本表示,因為男性比較不願意示弱,因為不敢講、不想講,所以只能硬撐。但他認為,扮演父親的角色,未必就要堅強勇敢。他說,也許是念藝術的關係,自己算是比較「中性」的父親。

盼政府提供就業協助

張烈東呼籲,政府單位應多加關注單親爸爸,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所以單親爸爸大多隱而不現。他表示,政府如果將孩子當作國家財產,就應該提供更妥善的照顧;另外,如何協助單親爸爸找到出路、解決經濟上的難題也是重點。

他認為,政府政策有時與現實產生落差。他舉例,在他拍攝的紀錄片《帶子苟熊》中,飾演男主角的賴家梁在29歲離婚時,曾提出急難救助申請,但礙於父親領有18%、彰化老家又有土地,因此不符請領資格。加上先前與父母產生爭執,所以廖家梁也無法獲得家中的奧援。結果,原本在西華飯店當廚師、月薪有5萬的賴家梁,離婚之後因父母不願幫忙照顧小孩,只好換掉餐廳的工作。

雖然上班時間變成朝7晚5,且有週休2日,但月薪卻頓減為2萬2。安親班1萬、房貸9千,1個月只剩3千元供父子兩人在台北市生活。

關於法令不符現實所需的問題,出席活動的台北市社會局局長江綺雯表示,雖然請領補助有法條上的規定,但政府其實有提供某些資源,像是緊急救急款項及一些免費居家服務,可供不符規定的單親家長取得。

江綺雯指出,目前台北市約有8百多戶單親爸爸家庭,但許多人是不願出面求助的。

社群留言